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一带一路、英国脱欧与香港

相片:香港在促进「再全球化」中扮演独特的角色
相片:香港在促进「再全球化」中扮演独特的角色

一带一路」看似与「英国脱欧」不相关联,但实际代表了「再全球化」和「非全球化」两大阵营的对弈,其影响远超中、英与欧洲的范围,而香港则适逢其会,也许能扮演一个关键和微妙的角色。

工业革命以降,全球经济加速整合;到上世纪初,非全球化势力抬头,引发三十年代的大萧条和两次世界大战;战后全球化重拾动力,出现了各种自由贸易区、关税联盟、共同市场、甚至货币同盟。

然而,「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由于多个主要国家、地区发展未能适应全球化的要求,造成日益严重的政经失衡,表现为贫富悬殊、环保公害、文化与宗教冲突、金融海啸、经济危机、导致非全球化力量近年全面兴起。保护主义抬头、极端思潮泛滥、恐怖活动蔓延、地区冲突不断,处处都在把世界推向分离、割裂、以至对抗。而被誉为战后全球化典范的欧盟,其苦心经营的经济一体化在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连串债务、货币、银行和财政冲击下,最终导致了英国脱欧,成为这一波「非全球化」的猎物。

在这麼一个大环境里,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可以说是一个反潮流的「再全球化」构思。虽然,对「一带一路」的理解千差万别,有人说它是中国版的「马歇尔援助计划(Marshall Plan)」,也有人把它看成是中国对美日为首的「泛太平洋伙伴关系(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的回应,更有人从非经济的角度去推测它的涵义,但不论倡议者的原意如何,那么一个横跨数十国,连接亚非欧,投资过千亿,涵盖经济、社会、文化,牵涉全球过半人口互联互通,共同发展的计划,只要有四分之一的地方参与受益,其影响足可相当于另一个中国的发展成就。

相对於TPP或高度成熟的欧盟,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明显是一个整合程度较低、且较松散的方案。但以当前非全球化势头凶猛,各地差异不断加剧的情况来看,一个低门槛,多维度,高包容的「再全球化」方案可能更灵活变通,更易起动,更快见效,更能起到克制「非全球化」的作用。

英国脱欧的正反影响

「英国脱欧」对英国的短期影响主要体现在金融市场,例如英镑贬值,股市下跌等。中长期来看,随着英国与欧盟关系的重新定位,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将会逐步浮现,特别是与欧盟关系密切的行业,如物流航运,金融保险,以至研发制造等。从加剧「非全球化」的角度看,英国脱欧对英、欧双方总的影响是倾向负面。在这件事情上,我们除了需要关注英国怎样脱欧,当前更重要的是留意它会否导致欧盟的进一步分裂,以及它会对其他地区性的经济组合造成什么影响。

对中国而言,西欧目前是中国海外投资的重点,尤其是对掌握先进技术、建立品牌、以及开拓市场方面的投资。英国脱欧以后,以英国为跳板,进军欧洲大陆的发展布局将需要重新设计。如果英国脱欧导致欧盟的进一步分裂,则中国与西欧的政经关系将需要作更深刻的调整,对双方关系的长远发展会带来很大的不明朗。

但是,机遇与风险很难一概而论,在瞬息万变的世界里,最先及最能适应变化的,便能把握到机遇。虽然英国脱欧的负面影响难免,但从「一带一路」的推广来说,也不无正面意义。英国是西欧各国最积极参与「一带一路」的一员,在脱欧的阴霾下,其承接「一带一路」开拓新机遇的动力可能会相应增强。

「一带一路」沿线包括不同的传统经济区域:东南亚是以英、美为主导;南亚、中东历史上与英国关系密切;东非、北非也曾经是英国势力范围。在不同传统势力范围内从事贸易投资建设,多少需要与当地传统的势力合作。从这个角度说,中国在推行「一带一路」时,如果能得到英国加强的配合,再而推动欧、美国家、企业的参与,将会事半功倍。

香港的独特角色

香港一直以来是中国对外经贸投资的窗口,长期扮演著超级联系人的角色。在法律、经贸规范上与欧美发达国家接轨,而且是全球跨国企业最集中,国际金融、航运、商贸最发达的城市之一。由于与英国的独特联系,香港历史上与东南亚、南亚、中东等地区有密切交往,在促进中、英两国合作,及共同在上述「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发展经贸投资方面香港都有独特的优势。利用好香港这个超级服务平台,推动「一带一路」,助推「再全球化」,将能带来不少发展的机遇。

 

本文原载于《东方财经》(2016年9月)

资料提供 图片:关家明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