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从「CEPA」子协议到「自贸区」与中国经济「新常态」

相片:中港合作
相片:中港合作

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简称CEPA)自2003年签订以来,每年都按中港两地发展增订「补充协议」,扩大国内市场开放,前后十份。到2014年,更把补充协议提升为「子协议」,专注推动广东与香港服务贸易全面自由化。而且一反过去每年正面增列开放行业的做法,转而采用负面表列的开放清单。并首次明确双方互相享有最惠待遇,及准入前国民待遇。

表面看来,从正面表列改为负面清单,只是新瓶旧酒,表达方式的转换而已。更有人说,从幅盖全国的「补充协议」变成只适用于广东一省的「子协议」,不是意味着CEPA范围的缩小,角色的淡化吗?

从开放的行业数目看,正、负表列两者的确没多大的分别。直到2013年CEPA「补充协议十」为止,国内对香港全面或局部开放的服务贸易部门共149个,与「子协议」中开放的153个部门差别不大。

关键是服务贸易与商品贸易不同,后者的市场开放主要在关税,只要关税归零,货物就基本上自由进出。但前者的开放则牵涉到标准,资格,服务型式等因素。特别是以跨境设立营运机构的「商业存在」服务模式,在「非许即禁」的正面表列原则下,要用正面列出所有的开放条件会非常复杂,挂一漏万,故此经常有大门开小门不开的问题。但是改用国民待遇加上「负面表列」后,根据「非禁即许」的原则,开放就来得简单得多。只要不在禁止之列,就按国内企业同等待遇。一「面」之差,可有天壤之别。

说「子协议」只适用于广东一省,意味着CEPA范围缩小、角色淡化,也是以偏概全。正好相反,「子协议」集中于广东省与香港的服务贸易自由化,是为了落实「十二五」规划提出的全国与香港基本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的要求。也就是说「子协议」是广东省「先行先试」实现与香港服务贸易自由化的一个过渡安排。如无意外,下一步便是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由此可见,「子协议」的角色比过去的「补充协议」来得更重、更宽。

对香港来说,能够率先实现与内地服务贸易基本自由化,自是千载难得的先机。但更重要的是,通过CEPA的经验,让国内能够更稳妥地开放服务业,推动服务贸易自由化,在更大范围内参与国际分工;促进服务业的竞争力,帮助国内产业升级转型。从这个角度看,CEPA的发展,跟自贸区的扩大和深化又是息息相关,互补互联。也是中国经济新常态的一个关键环节。

 

本文原载于财新网(2015年1月6日)

资料提供 图片:关家明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