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哈萨克欢迎「一带一路」倡议 声频

相片:Rafis Abazov, 哈萨克国立大学(Al Farabi Kazakh National University)客座教授
Rafis Abazov, 哈萨克国立大学(Al Farabi Kazakh National University)客座教授
相片:Rafis Abazov, 哈萨克国立大学(Al Farabi Kazakh National University)客座教授
Rafis Abazov, 哈萨克国立大学(Al Farabi Kazakh National University)客座教授

哈萨克国立大学(Al Farabi Kazakh National University)客座教授Rafis Abazov向香港贸发局研究副总监邱丽萍表示,中国在中亚的投资正合其时,并受到欢迎。

邱: 中国提议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以推动与哈萨克及其它中亚国家的经济合作。但是,俄罗斯、土耳其及西方国家传统上在区内的经济联系及影响力都比中国强得多。那么「一带一路」倡议能否改变中亚区域合作的面貌?

RA: 在当前的国际政治经济形势下,一切都在改变。例如,仅数年前,西方(对哈萨克来说就是俄罗斯、东欧和西欧)是中亚的主要经济及政治合作伙伴,占该区国际贸易的60-70%。然而,今时今日,中亚包括哈萨克在内,与中国和东亚的贸易及合作较多,而与俄罗斯、土耳其及西欧的贸易则在稳步小幅下降。

近几年的重大变化是由两大因素造成:其一是国际市场的石油、能源及商品价格大挫;其次是俄罗斯与西欧国家的关系恶化,影响到西方与东方之间的所有关系。

鉴于上述经济及政治问题,「一带一路」倡议来得非常及时。因为此举会带来贸易及投资的新机会。例如,俄罗斯面对经济困难,目前不会轻易在哈萨克投资。西欧及美国也面临各种挑战,不会大举投资。所以,中国在这个时候愿意前来投资不同项目,是非常受欢迎的。

(英文)

邱: 欧亚一体化项目(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能否互补,在区内建立更紧密的经济关系?

RA:正如前面提到,有些人认为哈萨克及中亚与东欧的往来会更多,但亦有人认为,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将为中亚提供更多新机会。也许两者都正确。

虽然我们仍是俄罗斯及东欧的紧密合作伙伴,不过「一带一路」倡议将打开哈萨克通往东方的大门。我认为,就与中国公司打交道、与中国人合作的问题来说,目前哈萨克企业及政府都持更开放的态度。在5到10年前,俄罗斯、西欧及美国的投资者纷纷前来哈萨克投资,中国只是众多投资者之一而已。当时哈萨克往往选择西方投资者为合作伙伴。例如,据哈萨克投资局的官方统计数字,2012年,哈萨克吸纳的外商直接投资为288亿美元,可是到2015年,投资额几乎减少一半。现时哈萨克得到的机会及投资意向较少,因此做法会有所不同。在与中国合作伙伴打交道方面,他们更加开放。

邱: 「一带一路」倡议会对哈萨克的发展带来什么好处,有哪些投资机会?

RA:「一带一路」倡议是在东西方之间搭建桥梁的一大良机,而哈萨克和中亚就曾在丝绸之路上扮演这个桥梁角色,并持续了多个世纪。

「一带一路」其中一个走向,是由中国经中亚、哈萨克通往欧洲,当中需要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据联合国的数据,哈萨克基础设施的质量并不很好,公路在全球排第170位,港口排第158位。另一数据来源则显示,按照国际标准,哈萨克的公路只有5%属A级,而17%的道路则低于三级标准。这些指标表明,哈萨克作为发展中国家,需要大量投资于基础设施,包括公路、铁路、机场等,以提升到国际标准。有专家估计,未来几年,该国需要高达1,000亿美元的基建投资,亦需要专才来管理大量外来投资的项目。

在交通运输基建方面,还有其它商机。现时陆港的概念为人津津乐道。陆港就是在陆上处理铁路及货车所运送货物和货柜的物流中心。哈萨克已动工兴建至少5个陆港,至于我们的邻国,吉尔吉斯已表示需要建两个,乌兹别克是两三个,塔吉克则是5个。换言之,他们需要建设整体的基础设施,包括货站、仓库和其他处理货物的设施。

当然,还有国际旅游,到访哈萨克的商务人士与日俱增,就需要建设国际标准的办公楼,以满足需求。哈萨克正在发展之中,许多方面需要提升至国际标准。

邱: 服务业及制造业有哪些商机?哈萨克对未来发展有何计划?

RA:哈萨克政府已推出多项宏图大计,包括「哈萨克2050年战略」和「光明大道」,以应对经济及社会挑战,藉此跻身全球30个最富裕国家之列。我想强调国际合作的三方面:

首先,哈萨克提出在中亚打造一个新「香港」的目标,至今已近5年,一直致力将阿拉木图建设为欧洲中部及欧亚大陆的金融中心。我国政府历来羡慕伦敦及香港所扮演的区域性角色,希望建立强大的银行业,处理各类金融业务及交易。虽然目前已私营化的哈萨克银行达十多家,不过,这些机构仍须不断努力,确保运作良好。哈萨克希望国内银行能精心筹划,发展完善,资本充裕,并按照国际标准运作。因此,在金融银行业,我国须与国际同业扩大合作,吸纳他们的经验及专业知识。

其次,制造业方面,哈萨克政府并不满足于仅仅将石油、天然气、金属及煤炭等商品出口到国际市场。他们希望至少能在境内加工一些商品,提高增值能力。他们希望出口更多制成品或半制成品。因此,他们需要发展工业及制造业基建。现有的基础设施建于20世纪,以前属于优良,但现在大多数技术已过时。为推行制造业现代化,政府不仅需要改造旧有设施,更需要从头开始发展新的设施。

第三,哈萨克国土辽阔,农业用地众多。事实上,政府有意把农业发展为继金融及制造业之后的第三大产业。他们希望按国际标准及国际需求生产农产品。目前,有机水果、有机肉类及有机蔬菜很流行,价格较高。哈萨克政府打算开拓这个市场。不过,农业与制造业的情况一样,哈萨克于1991年独立时农业已很发达。然而,今时今日,农业生产有不同的规定、标准及市场需求,因此,哈萨克需要改造整个产业,更好地规划耕作,为农业及食品加工业引进知识密集型技术,以满足国际及国内市场的需求。中国毗邻哈萨克,若决定进口更多有机食品,如牛奶、鸡蛋、肉类等,对无污染、不含化学物质、无基因改造的哈萨克农产品就会有很大的需求。

邱: 对不熟悉哈萨克的外国投资者来说,营商的主要挑战是什么?

RA:投资者应留意三大方面:

(1) 法规
现时哈萨克政府对执法相当严格。因为在1990年代,哈萨克刚刚独立,对大量的投资项目没有实施适当的法规要求。结果是忽略了很多问题,如工业污染的监管、项目发展的执行及财务安排等。现在,监管制度及规定已较完善,政府将认真执行法规。

(2) 观感
有时人们会以为哈萨克是发达国家,因为我国已跻身全球50个最发达国家之列,但有时却认为哈萨克发展程度低,只有沙漠及骆驼。其实两者都不对:哈萨克不是很发达的经济体,但同时亦非很落后的国家。现时哈萨克基本上处于中游水平,是一个中等偏低收入的国家。换言之,大家必须了解其发展水平,研究其市场,研究其需求,研究政府的规定和计划,以决定有哪些商机,以及哪类投资会得到政府的支持。

(3) 营商文化
哈萨克的营商文化与其它地方截然不同,明白这一点很重要。例如,德国人十分守时及讲求纪律,但哈萨克人却不同,对时间的观念不一样,在建立业务关系上亦然,比其他国家慢得多。这不是因为他们不好,只是文化不同而已。因此,要了解他们如何思考、如何建立关系及期望,这实在非常重要。
    
邱: 我们已讨论了外国投资者进入哈萨克的问题。那么哈萨克公司在其它国家的投资是怎样的呢?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哈萨克企业会否利用香港作为筹集资金及寻求发展机会的平台?香港与伦敦应如何比较?

RA:在石油及其他商品价格高企的好日子,哈萨克银行及主权基金在不同的国际项目投资很多。他们投资于俄罗斯的企业、乌克兰的企业、格鲁吉亚的企业等,更在东欧以至非洲投资,而对亚洲则没有多大重视。哈萨克投资者基本上不大了解亚洲。香港可以到哈萨克宣传其优势,例如作为进入亚洲及东南亚的门户,有能力及专长协助哈萨克银行、主权基金和退休基金取得更佳成绩,以及可为金融业开拓投资的新机遇及新方向。举例而言,听说哈萨克的退休基金有几年的投资回报以实质计仅略高于零。因此,若香港公司能向他们提供所长,使他们有更佳表现,就会不乏商机。主权基金也采用这样的策略:寻找回报更高的更佳投资方向。当然,目前哈萨克的主权基金并非全球最大,但在国际上仍居前列。只要石油及其它商品的价格回升至比现时更高的水平,这些主权基金将会壮大,并须寻找回报佳而且安全的新投资机会。

至于香港与伦敦相比,我观察到已出现一些变化。例如,伦敦过去是哈萨克众多企业及个人仰望的明星。他们送子女往伦敦读书,将资金投放在当地的物业及其它企业,而哈萨克公司首次公开招股亦在当地进行。过去,伦敦一度是所有金融产品的中心,但现时哈萨克企业及民众愿意进一步了解位于东方的香港。我认为哈萨克人不会在伦敦与香港之间只选其一,其实两地都对他们有吸引力。现时重要的是,香港应展示其竞争优势、可以提供哪些服务以及可以做什么,这样才能够吸引更多来自哈萨克的关注、生意及商机。

资料提供 图片:邱丽萍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