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中美贸易摩擦与经济博弈

三种认识

如果没有特朗普挑起的贸易战,今年世界贸易的增长将会是近十年来的高峰。虽然,到目前为止,中美贸易战的杀伤力还没有改变全球经济复苏的态势,但不少从事中美贸易的企业已承受着极大的压力。譬如说,美国加州一些以出口农产品到中国为主的港口,其业务量据说在过去数月里就下降了六成多。随着贸易战的逐步升温,人们对此次博弈的认识也在不断的修正。主要有三个方面:

  1. 贸易战的时限
    自去年到今年初,很多人估算特朗普只是摆姿势作秀,「只讲不打」。经过三次301清单行动后,当前不少人估计特朗普是为了中期选举拉票而「大闹短打」。但以白宫近期一连串在贸易方面联系欧日,压缩北美自贸谈判战线,集中火力围堵中国的态势,中美贸易之战看来会延续到中期选举之后,要有长期作战的准备。

  2. 贸易战的范围
    从针对大型家用洗衣机和太阳能电池及模组以保护个别行业为主的201法案,到针对钢、铝产品以保护国家安全为由的232法案,以至针对中国知识产权行为的301措施,贸易战涵盖的范围从前二者包括所有有关行业的贸易伙伴转移到只针对中国一方,而牵涉产品的贸易额也从数十亿美元一步步扩大到过千亿美元,对中美之间的商品贸易逐步接近全覆盖。

  3. 贸易战的性质
    从上述的发展可以看出,当前中美之间在贸易方面的摩擦已远超贸易的层面,而是一场经济以至政治之争。从美国政府把「中国制造2025」有关行业的所有产品排除在301豁免范围外,可以清楚看到美方针对的是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而不单是对美贸易的行为。除了贸易领域,美国同时也通过「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FIRRMA)加紧了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对外国在美投资方面的监控。虽然此法案不只适用于来自中国的投资,但却明显是冲着中国而提出的。

由此看来,中美当前面临的是一场持久的政经博弈,而非短暂的贸易冲突。贸易只是一个藉口,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但美国政府在贸易战背后要达到的目的是甚么?从最坏打算,有人说是要中国经济全面倒退以至大乱,以白宫当前鹰派当道的格局,持这种看法的人应该会有,但他们能否一直占据政策主导而不受限制,以特朗普的善变和专断,以及美国国内众多不同利益集团和分散的权力体制,要达到上述的目的难度不小。较为多数的想法可能是利用贸易和投资的棍子把中国的崛起限制于可控的范围内,甚至于加强中国对美国的从属,保持美国在全球的领先和主导地位。当然,也应该有些非冷战思维的人士,只是想藉此打开中国的市场和改善美中贸易的不平衡。

两大谬误

虽然我们没法得知美国当权者的真实意图,但从最坏处打算,对内中国首先要保持经济的稳定发展,消除重大系统性隐患,特别是金融、就业方面。其次,对外要掌握主动,化危为机。有关国内经济的对策并非本文重心,在此不赘。至于如何对外掌握主动,化危为机,则要先弄清楚两点事实:

图: 美国企业最大的海外市场
Trade Facts: Importance of China to the US Economy,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2018年5月
图: 美国企业最大的海外市场
Trade Facts: Importance of China to the US Economy,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2018年5月
  1. 中国是美国最大的贸赤来源
    据美国统计,去年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3,760亿元(美元,下同)。但这只表示以两国为产地来源的货物进入对方边界价值的差额,并不等于两国国民和企业从两国之间贸易中收益的差距。因为中国(产地来源货品的出口商可以是美国在华的企业,而且,以中国为产地来源的货品也不是百分之百在中国制造。以在中国制造的苹果手机为例,按一些研究显示,源自中国加工的价值不到4%,比来自韩国的增加值少一半,更只是美国苹果公司利润的零头[1]。按此推论,如果所有中国出口到美国的货物都是苹果手机,那中国货品输美越多,美国企业就盈利越大。据世贸组织2011年的贸易增值统计[2],中国输美商品平均含65。3%的国内产值,而美国输华商品的平均国内产值含量则达85%。按此推算,中国去年出口美国的5,060亿元商品只有3,304亿元是中国产值,而美国输华的1,300亿元出口则有1,105亿元的美国产值。两者相差2,199亿元,比海关统计的3,760亿元贸易逆差少42%。

    此外,根据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3],中国市场2017年吸纳了5,500亿元由美国公司在全球(包括美国和中国)生产的产品(见图)。反之,由于中国企业在美国生产和销售的产品不多,美国市场吸纳的中国产品基本上与当年美国直接从中国进口的5,060亿元差不多。以此观之,纵使中国是美国最大的贸赤来源,按两国市场吸纳对方产品的价值算,中国同时也可能是美国企业最大的净收益来源。

  2. 贸易并非零和游戏
    这个近乎常识的道理在特朗普的字典里却几乎找不到。当然,如果承认了贸易是互通有无,互惠双赢的活动,那贸易战就无从挑起。赤字与盈余也只是进出口结算后手上拿的是货物还是货币的分别而已。要把贸易说成是一场零和游戏,只能建基于不公平的买卖,而中国经济的「非市场」性质便成为所谓不公平的根源。问题是「非市场」经济这名词不论在美国法律以至世贸组织的章程均没有明确严谨的定义[4]。而且,当今全球贸易的架构规则主要是美国带头的发达国家订定的,要说有甚么严重的结构性不公平,也应该只是对发达国家有利,对发展中国家不公。譬如在农产品、纺织品的补贴和配额等问题上,发达国家就长期拒绝减低保护壁垒。说白了,当前美中贸易的矛盾主要不在于公平与否,而在于竞争力的高低。由于中国在越来越多行业的竞争力提高,美国有些人怕会逐渐失去一家独大的地位,觉得需要用新的(那怕是更不公平的)手段去压制中国的发展。

两点对策

明白了以上两点,在应对当前贸易摩擦的策略上可以有下面一些考虑:

  1. 争取主动
    既然美中贸易美方的利益远超海关统计之数,那贸易摩擦对美方带来的伤害也不在少数。除了以牙还牙,更应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帮助鼓励美国受害企业团结起来保护它们的自身利益,反对美国当局的倒行逆施。在美国以外,则要更积极主动联系受美国单边保护主义所影响的国家,利用各种区域和国际平台,共同维护和促进多边贸易体系。

  2. 化危为机
    当前的美中贸易矛盾,既有偶然因素如特朗普的上台,但在反全球化浪潮上升和中国发展对美国独大的冲击下,也有它的必然性。而且,战后建立的国际经济秩序和架构随着主要发展中国家的兴起也着实到了需要改革的时候。特朗普连串的单边行为,从退出TPP,推倒NAFTA,重新谈判美墨加三边贸易协议,到祭出201、232、301等国内贸易法规单方提高关税壁垒,既破坏了美国一手建立的国际贸易秩序,也严重伤害了美国在国际上特别是传统盟友间的信用。这对推动国际经济和贸易体制的改革未尝不是一个契机。除了做好短期的应对措施减轻贸易摩擦的伤害之外,长远更要好好利用中国作为全球最大和最有潜力的市场这一优势,和坚持全面开放的政策去争取发展中以至发达国家的支持,适时有度地扩大中国在国际舞台的话语权,推动国际贸易体制的改革。以此观之,这次中美贸易之争,可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本文原载于香港中资银行业协会刊物《钟声》(2018年第4季)


[1] CBS News
[2] 世貿的貿易增值統計
[3] Trade Facts: Importance of China to the US Economy,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2018年5月
[4] Trade Facts: China’s Nonmarket Economy Status,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2016年7月

资料提供 图片:关家明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