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多情無情錯綜複雜 張抗抗論盡筆下情

第29屆香港書展邀得張抗抗出席名作家講座系列,與讀者見面,並以「多情卻被無情惱」為題,論盡筆下多情與無情。

(線上觀看)「多情卻被無情惱」講座

刻劃人性光輝與醜陋

張抗抗於1970年代末開始寫作,她以知青文學聞名,作品具浪漫和文學色彩,同時思考人性、刻劃人性的光輝與醜陋,既多情亦無情。張抗抗則說,多情與無情之間錯綜複雜,彼此更有固然的因果關係。

她指出,內地社會曾處於無情狀態:「人與人之間是沒情的,不論愛情、友情、親情均情斷義絕。」其後改革開放,社會休養生息下,亦令人的情感復來,並於1990年代開始流行愛情小說。

當年內地讀者對愛情小說甚為渴求,張抗抗於1996年出版《情愛畫廊》,引來不少讀者的注目;該書在深圳舉行賣書簽名會,吸引大批讀者排隊買書,會場擠得水泄不通。

張抗抗(右)
張抗抗(右)以「多情卻被無情惱」為題,論盡筆下多情與無情。

多情反被無情惱

張抗抗形容,內地社會正不斷轉變,從文革時的無情年代,到文革後的多情,其後演變成濫情、虛情,現在進入幾乎冷漠年代。「多情反被無情惱,世間煩惱出自多情,亦會被無情所傷。」她在其800萬字作品中,精選可讀性高的文章重新輯錄成《回憶找到我》,當中不乏多情與無情的對峙。

《白罌粟》講述兩名知青,為了回家路費,殺死了在勞改農場內經常照顧他們的勞改老軍官後,搶去了老頭的手錶變賣。後來,兩名知青雖然回到老家,卻因殺人被判死刑:「知青對殺人無動於衷,更認為自己殺的是階級敵人勞改犯,這並沒有錯。」

張抗抗說的是人道主義的多情,與文革無情的對比:「軍官具有人性,他是多情的,而兩名知青卻不知世間情為何物,因文革提倡無情有恨,若長期處於無情無愛狀態,最是可怕。」

張抗抗
張抗抗的讀者分享會吸引不少書迷入場,座無虛席。

在無情世界重燃有情

用倒敍手法說故事的《殘忍》,更極致地表達了無情的可怕與殘忍。故事同樣以文革上山下鄉為背景,它講述一名女知青遭受連長性侵,一直暗戀這女知青的男主角,為了替她報復,聯同友人把連長活埋了。

當局對連長的失蹤追查不果,最後以為國犧牲表彰連長為英雄,男主角不欲連長被追封,故決定自首,並被處決。改革開放後,友人成了貿易公司老闆,他認為男主角為女人死得不值,若他在世定必正在享樂,這完全否定了死者當年伸張正義的行為,最後,友人更認為男主角死得好,因他不死,說不定自己也會被男主角殺掉。

「友人的念頭是可怕的,看似有理的說話,卻只從自己利益考慮,他的內心黑暗冰冷,對歷史毫不反省。」張抗抗解說。她續指,世間最無情的不是人心,而是歲月,歲月把有情燃燒,化為蠟燭淚;文學作家的責任是將燃燒下的燭淚灰燼小心保存,讓讀者在內心重燃。

香港書展
香港貿發局 於今年7月18至24日舉辦第29屆香港書展,以「愛情文學」作為年度主題,七天展期吸引104萬人次入場,破歷屆紀錄。

 

 



相關網頁:



延伸閱讀:

 

 

資料提供 香港貿易發展局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