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香港初创单挑科技巨擘 AR智能眼镜问鼎王者

"就是看到AR(扩增实境)技术将越来越普及,但Google Glass却有很多问题,市场上未有一副真正令用家满意的AR智能眼镜,这是机会。没错,Google是名气大,但毕竟它的核心业务是互联网,不是AR智能眼镜。我有信心,只要专注做研发,一定会做得比Google Glass好。"MAD Gaze创办人郑文辉肯定地说。

郑文辉
配戴着自家研发AR智能眼镜的郑文辉说:"我读书时已决定要创业,因为我的性格不适合打工。我喜欢就每样事物都给意见,有时不一定是自己范畴的事。但如果打工,老板不接受这种性格,就会有很大限制。"

创业挑战科技巨擘Google

扩增实境(Augmented Reality, AR)技术能带领用户游走于虚拟世界,体验不一样的视听盛宴。MAD Gaze是当前世界第三大扩增实境智能眼镜生产商之一, 2015年推出第一代眼镜MAD Gaze,至今已推出第三代产品Vadar。品牌并在全球多个国家开设代理点,包括欧美、日本和韩国这些科技电子产品王国的市场。

回想2013年创立MAD Gaze的时候,当时只有20多岁的郑文辉已拥有一家发展得相当不错,在香港有一定知名度的电脑程式公司,年赚千万。但郑文辉却选择从零开始,走进一门连当时的科技巨擘Google也做不好的生意:AR智能眼镜。志气满满的郑文辉说:"我创业并非为钱,我做人喜欢为自己订立一些很大的目标。编写手机程式发展无疑是很好,但在我看来,发展已到顶点。况且,写手机程式就算多成功,也只是在香港出名已而。我想做一家世界知名的公司,冲出香港。"

 MAD Gaze Vadar
MAD Gaze第三代型号Vadar改为双示屏设计,提供 90吋画面,像素达1280*72,大大提升了用户的官能体验。

孤注一掷 研发AR智能眼镜

要冲出香港,郑文辉看准了AR智能眼镜的发展潜力。当时,市场上已有Google、Epson等国际知名大机构生产的AR智能眼镜,可惜反应非常一般,郑文辉却从中看到机遇。

"坦白说,我当时觉得做AR智能眼镜成功率是少于1%。但我从小到大都是一个喜欢研发的人,要研发出一个世界通用的产品,但同时又有市场机遇并不容易。好像手机,全球市场庞大,但已有很多大品牌在做,你再做最多也只是优化产品,很难在市场上分一杯羹。但AR智能眼镜不同,这是未来的大势,是全球的人都会用到,机会可谓千载难逢。没有理由不做吧?机会是很微,但我仍然决定奋力一搏。"于是,郑文辉孤注一掷,把之前在程式公司赚到的2,000万港元全部投入研发AR智能眼镜。

郑文辉
郑文辉认为,参加比赛对初创企业尤其重要,有助提高公司及产品知名度,打开市场、获得融资。图为郑文辉代表公司接受初创汇企业资本对接星级大奖。

凭毅力迎难解难 实现"比Google Glass更好"

2015年,第一代MAD Gaze AR智能眼镜终于面世,投入的资金也一早用完,必需融资才可以把MAD Gaze投产。可惜由于Google Glass在当日在市场遇上冷风,影响了投资者的意欲。"融资的确有困难,我们见了差不多300位投资者,但看的人多,潜在投资者都问‘Google都做不好的事,你有什么本事会做到?’所以真正愿意投资的人很少。"

处于未知,人自然会动摇。但这便是考验,更要勇往直前走下去,要相信自己的付出是会被看得见的。最后,郑文辉找到了。" 很多人赚到钱都会平安进袋,但我们居然肯all-in,自资2,000万港元放入公司。更甚的是,团队三年来零收入都没有放弃,可能投资者看到我们团队的拼搏和坚持,于是向我们注资1,050万元人民币。"

可惜,第一代MAD Gaze推出后,市场反应一般,更没有"做得比Google好",只是售价比较平。"真的有一些挫败,与自己的预期有落差,不太接受到。但没有办法,市场清晰地告诉你‘你的产品未够好’。但也无办法,只能再研究怎样可以做得更好,例如是光学上的改良等。"

郑文辉与团队凭着迎难解难的毅力,MAD Gaze第二X5代在半年后终于面世,解决了Google Glass未解决的问题,例如是在室外的阳光环境下都清晰看到屏幕内容,以及将视野扩阔。直至这一刻,郑文辉终于实现当日的豪言"比Google Glass更好"。郑文辉笑道:"第二代销量大幅增加两万部,录得6,000万港元营收。很多本来使用Google Glass的客人都转用我们的产品,我虽然开心,但绝对不满足。随着X5的成功,MAD Gaze又再获得融资,之后再推出第三代Vader。"

MAD Gaze
郑文辉与团队凭着迎难解难的毅力,推出一代接一代的MAD Gaze,并通过优化新产品,最终获得市场肯定,更实现"比Google Glass更好"的豪言。
MAD Gaze X5
MAD Gaze第二X5代在半年后终于面世,解决了Google Glass未解决的问题,例如是在室外的阳光环境下都清晰看到屏幕内容,以及将视野扩阔。

MAD Gaze参展力拓环球商机

有了好的产品,下一步就是建立销售渠道。MAD Gaze目前四成的订单来自欧美,模式以企业对企业(B2B)为主导,客户包括中移动、IBM、微软等。在零售方面,则依靠世界各地的代理商拓展市场。
 
"我们每年都参加香港贸易发展局主办的香港秋季电子产品展,因为展览汇集了世界各地的业内人士,有助提高产品知名度及寻找代理商。就好像我们在今年贸发局的香港秋季电子产品展中签下许多海外代理商,有美国、台湾、新加坡、韩国,另一个澳大利亚的代理也在洽谈当中。新签的代理中,既有B2B(企业对企业),也有B2C(企业对顾客),大大帮助我们拓展海外市场。"郑文辉透露他们将加大力度拓展B2C市场。

香港贸发局香港春季电子产品展
MAD Gaze积极参加香港贸发局举办的香港春季电子产品展,既吸引众多买家驻足欣赏,也让品牌寻找合适的代理商。

AR智能眼镜挑战市场王者 平板电脑及智能手机受压

"在未来,AR智能眼镜不但可以取代平板电脑,甚或可以取代智能手机,届时用户可以用手势或声控方式来打电话及发短讯。再者,其他大品牌如苹果、华为亦已蓄势待发,计划推出AR智能眼镜,届时将会炒热整个市场气氛,AR智能眼镜的市场潜力将相当厉害。但同时正因为这样,我们的危机感很大,必需在技术、市场开拓上做好策略性部署,迎战大品牌。"

MAD Gaze目前已着手研发第四代AR智能眼镜,但郑文辉坦言,研发成本急升,由第二代的2,000万港元增至第三代的4,000万港元,所以融资就显得非常重要。"早前我们参加了由香港贸发局主办的‘创业快线’比赛获奖后,有机会获引荐一些投资者,以及有各个行业的专家就我们的业务发展给予很多宝贵意见。"郑文辉透露,目前正与一些投资者洽谈融资的事,相信很快有好消息。

很多初创企业的目标是上市集资,郑文辉亦不例外,不过,对于上市,他有另一种看法。"我把公市上司的目标不是钱,会不会被人收购?我拒绝。我觉得创业最兴奋是进入高速发展的行业,跟一些国际知名的大公司竞争,我是要全世界的人都识得MAD Gaze这个AR智能眼镜品牌,知道香港有出色初创企业。"郑文辉信心满满地说。

郑文辉
今年5月,郑文辉于香港贸发局创业日中向评委介绍公司业务,并成为"创业快线"十位优胜者之一。



相关网页:



延伸阅读:

资料提供 香港贸易发展局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