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香港澳大利亚自贸协定 促贸易投资迈向新台阶

根据两份双边协定,香港公司可在澳大利亚市场就各类服务行业享有具法律保障的市场准入及国民待遇,而香港也可藉此加强吸纳澳大利亚人才,进一步巩固作为服务平台的优势。

货物贸易承诺有助强化香港贸易枢纽地位

马颖德

香港贸发局亚洲及新兴市场助理首席经济师马颖德撰文指出,根据《自贸协定》,香港及澳大利亚的所有原产货物可以零关税进入对方市场。双方也协调了食品产品及葡萄酒贸易的技术法规,促进香港发展成澳大利亚产品的贸易及分销枢纽。《自贸协定》的其他好处还包括简化商务旅游安排、方便双方参与彼此的政府采购市场、有效保护知识产权,以及促进竞争等。

香港及澳大利亚承诺在《自贸协定》生效后,撤销对原产自另一方的货物所有关税。一般而言,以上待遇涉及税则归类改变标准或区域价值含量须达40%的标准。申请免关税待遇的程序十分简单,生产商、出口商或进口商只须填妥并提交原产地声明便可。

马颖德指出,香港是一个以服务业为主的经济体,本地制造产品数量甚少。香港于去年向澳大利亚出口的本地产品总值达5.74亿元人民币,仅占香港对该国的总出口1.9%。目前,澳大利亚的平均适用关税率为2.5%,但纺织品、服装及皮革产品等若干类消费品的关税率最高为5%。根据香港工业贸易署资料,在澳大利亚的免关税待遇承诺下,香港每年可在关税方面节省近1,370万元人民币。

图表一

分阶段减免关税措施 满足大湾区增长所需

马颖德同时提到,香港的出口商大多在中国内地设有生产基地,因此可受惠于2015年生效的《中国–澳大利亚自由贸易协定》。在该协定订明的分阶段减免关税措施下,自今年1月1日起,所有中国内地货物已可免关税输入澳大利亚市场。同时,《中澳自贸协定》也考虑了现代的贸易惯例,容许商家使用香港等第三方运输及分销枢纽付运货物。因此,出口商只要符合该协定订明的各项条件,即使经第三方国家或地区输出货物,也可享受免关税待遇。

除了中国内地,澳大利亚已先后与新西兰、新加坡、美国、泰国、智利、东盟、马来西亚、韩国及日本订定自由贸易协定,澳大利亚也是《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的11个签署国之一。

目前,香港并无对澳大利亚货物征收任何进口关税。不过,为便利澳大利亚产品输往香港,特别是澳大利亚对香港两大出口食品及葡萄酒,两地政府协调了相关方面的技术规定。具体而言,两地政府会为葡萄酒的标签规定制订标准,从而减低葡萄酒生产商及出口商的疑虑。食品产品方面,双方同意设立机制,迅速处理涉及易腐坏货物的通关延误问题。双方同时为非关税贸易壁垒达成以上协议,预料可增强澳大利亚出口商的信心,令他们更乐意以香港作为贸易及分销中心,以及透过香港满足粤港澳大湾区日益增长的需求。

图表二
图表三

全面开放仲裁服务

马颖德表示,香港及澳大利亚都是以服务业为主的经济体。2017年,澳大利亚是香港的第七大服务贸易伙伴,服务贸易总值约376亿元人民币,主要领域包括运输、专业及金融服务,以及个人及商务/教育相关旅游等。

《自贸协定》的服务贸易承诺覆盖商业、运输、金融及电讯服务等140多个服务行业,而香港的服务供应商也享有指定行业的市场准入待遇,包括可在澳大利亚设立公司、在类似情况下所获待遇不逊于当地服务供应商,以及自动享有澳大利亚根据日后任何自贸协定向其他经济体提供的任何进一步开放措施等。《自贸协定》还包含多份附加函件,两地政府将继续协商制订专业资格及注册互认安排。

在《自贸协定》下,澳大利亚向香港开放的服务行业,较其于世界贸易组织所作的承诺多40%。这些行业包括自然科学及工程类研发服务、技术检测及分析服务、制造业附带服务、多种环保服务等。其中,澳大利亚更承诺全方位开放仲裁、调停和调解服务及若干铁路运输服务。除了新西兰外,澳大利亚此前从未向其他自贸协定伙伴提供相关待遇。

不过马颖德提到,香港向澳大利亚作出的承诺同样覆盖多类服务,且在多个行业提供的待遇都超越了世贸水平。这些承诺不但令香港服务供应商更安心进入澳大利亚市场,也有助香港吸纳澳大利亚的人才,对香港维持区内服务平台的地位极为重要。

澳大利亚食品及葡萄酒
为便利澳大利亚产品输往香港,特别是输往香港的澳大利亚食品及葡萄酒,两地政府协调了相关方面的技术规定,包括为葡萄酒的标签规定制订标准,以及设立食品处理机制,以迅速处理涉及易腐坏货物的通关延误问题。

电子商贸承诺扫除数码贸易疑虑

电子商贸方面,根据《自贸协定》,香港及澳大利亚同意不对电子传送征收关税,包括以电子形式传送的内容。先前,香港及澳大利亚仅以世贸成员的身分,同意暂时不对电子传送征收关税,也无就此明确界定范围。

另外,《自贸协定》也订有措施促进电子商贸活动,内容涵盖电子签署、无纸贸易、为跨境交易提供电子付款服务、个人资料保护,以及自由选择电脑设施所在地等。在贸易保护主义阴霾笼罩全球下,这些承诺可为两地从事数码贸易的企业提供法律保障。

图表四

投资审查门槛放宽

除《自贸协定》外,香港与澳大利亚还签订了《投资协定》,取代1993 年签署的原有版本。据此,澳大利亚同意把香港投资者到当地投资时须接受审查的投资金额门槛,由2.66亿澳元(12.72亿元人民币)放宽至11.54亿澳元(55.2亿元人民币)。此举可为到澳大利亚发展的香港投资者营造公平环境,与当地其他外来投资者竞争。同时,在新《投资协定》下,两地投资者也可受惠于投资待遇及保护方面的现代化条文。

截至2017年年底,澳大利亚为香港的第八大向外直接投资目的地,投资存量为1,146亿元人民币;澳大利亚也是香港的第17大外来直接投资来源地,投资存量为282.2亿元人民币。

澳大利亚及香港
香港是继新西兰之后,第二个享有澳大利亚同等高规格待遇的地区,在《自贸协定》下,澳大利亚向香港开放的服务行业,较其于世界贸易组织所作的承诺多40%,包括承诺向香港全面开放仲裁、调停和调解服务及若干铁路运输服务。



相关网页:



延伸阅读:

资料提供 香港贸易发展局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