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东京国际电影节:好莱坞电影不再是业界焦点

今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有别以往,好莱坞电影及本土业界发展不再是业界焦点。另一方面,美国业者积极扩展中国内地及日本电影市场,而电影节也有意与东南亚各国业界加强合作。

照片: 菲律宾电影《菲常嘻哈》成为Crosscut Asia的焦点。
菲律宾电影《菲常嘻哈》成为Crosscut Asia的焦点。
照片: 菲律宾电影《菲常嘻哈》成为Crosscut Asia的焦点。
菲律宾电影《菲常嘻哈》成为Crosscut Asia的焦点。

今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以华纳兄弟(Warner Bros)发行的好莱坞电影《星梦情深》(A Star Is Born)揭开序幕。不过,出席人士对亚太区市场的关注有增无减,其中中国内地和东南亚更是焦点所在。这股趋势正好反映地缘政治的发展,最明显的包括中日关系好转,以及日本积极强化与东南亚各国的关系,抗衡中国崛起之势。

今届电影节也反映国际电影市场的变迁。日本曾经是亚洲最大电影市场,不时有好莱坞影星到访东京,进行世界巡回宣传活动。然而,该国的龙头地位已于6年前被中国取代。目前,中国的票房总值是日本的4倍,而北京也成为电影公司筹办亚洲宣传活动的首选城市。例如,《星梦情深》由毕列谷巴(Bradley Cooper)及Lady Gaga主演,有望角逐来届奥斯卡多个奖项,是开幕电影的明智之选。不过,电影公司却未有派员到东京出席活动,为电影造势。

内地电影业发展迅速,从多个层面而言都对日本日趋重要。现时,内地电影院每年放映约10部日本电影,今年最卖座的包括由是枝裕和执导、荣获康城电影节金棕榈奖的《小偷家族》(Shoplifters),以及《多啦A梦》系列的最新作品。

另一方面,日本素来盛产漫画、动画及小说,很多内地电影公司都深受吸引,积极购入不同作品的版权,当中以小说作家东野圭吾的作品特别受欢迎。近年,数部华语电影都是根据其小说改编而成。

日本电影业一向予人遗世独立的形象,不过中日两国在电影制作方面的合作却越来越多。今年5月,两国政府签订电影联合制作协议,令两地制片商进入对方市场时容易得多。

在今届东京国际影视展,上述协议可谓初见成果。该展览是与电影节同期举行的影视作品交易平台。今年,北京博纳影业集团、日本东映动画等多家内地及日本著名制片商宣布将联手制作动画电影《齐天小太子》,预计成本3,000万美元。

另外,在影视展上,有研讨会集中讨论日本与中国以至欧洲等其他地区业者的合作,以及当中的潜力,吸引大批出席人士参与。日本监制中泽敏明是该研讨会的演讲嘉宾之一,先前曾与英国监制Jeremy Thomas联手监制由三池崇史执导的电影《十三刺客》。他说:「日本的人口正从1.3亿慢慢下降,而全球却有近70亿人,所以我们应以国际市场为目标,积极吸引各地观众。」

博纳影业集团常务副总裁陈永雄也是该研讨会的嘉宾。他认为,内地票房将超越美国,虽然电影制作成本不断上升,但中日两国的电影公司仍大有合作空间。

他特别谈到一些合作领域:「日本漫画在中国很受欢迎,而日本小说的改编权售价也十分高昂。现在,制作成本越来越高,在中国拍摄电影也不再便宜。今年上半年上映的电影中,很多都赚不到钱。」

资深电影监制麦安礼(Andre Morgan)在美国出生,现于中国工作,为东京国际影视展主持大师座谈会,谈及中国的高通胀水平和中日电影业合作的前景。对于中国政府近期针对影视界逃税问题以及中国电影业的异常现象,他说:「我认为2019年将是进行大清算的一年,有多笔款项会被调查,因为有太多电影账目不合情理。」

照片:低成本丧尸片《尸杀片场》。
低成本丧尸片《尸杀片场》。
照片:低成本丧尸片《尸杀片场》。
低成本丧尸片《尸杀片场》。
照片: 日本电影《小偷家族》赢得金棕榈奖。
日本电影《小偷家族》赢得金棕榈奖。
照片: 日本电影《小偷家族》赢得金棕榈奖。
日本电影《小偷家族》赢得金棕榈奖。

麦安礼曾经监制的作品包括奥斯卡得奖电影《击情》(Million Dollar Baby)及陈可辛的《如果 ·爱》(Perhaps Love)。他在座谈会谈到中日合作的潜力:「在文化上,你们和中国人有很多共同之处,中日两国电影产业的结构方式也有很多相似地方。显然,你们要避开某些政治历史范畴,不过在过去一年,中国的反日言论无疑已经大大淡化。

「中国年轻消费者也很值得关注。他们越来越崇尚日本和韩国的时尚风格,美国和欧洲的影响力渐减。」

与此同时,东京国际电影节向东南亚拓展,主要是与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亚洲中心(Asia Centre of the Japan Foundation)合作。电影节主办机构与国际交流基金亚洲中心联合举办Crosscut Asia单元,重点推介东南亚电影。两个机构也合办了第二届Three-Fold Mirror混合电影单元,让日本和其他亚洲电影制作者合作拍摄的一系列短片在电影节首映。

今年的Crosscut Asia,焦点放在以音乐为题材的东南亚电影,这些电影大多包含政治信息,其中最为突出的是菲律宾导演Treb Monteras的作品《菲常嘻哈》(Respeto)。这部电影以饶舌唱法揭示菲律宾的戒严时代和当前的毒品战争状况。Monteras解释作品的构思:「这部电影实际上是反映菲律宾循环不息的暴力现象,由1970年代的戒严令,到2016年以来数以千计的人在扫毒行动中被杀。不过,要向观众表达这些信息是困难的,所以我们把这部电影当作《街头痞子》(8 Mile)或《冲出康普顿》(Straight Outta Compton)来推销。」

第五次举办的Crosscut Asia,让日本观众逐渐认识东南亚电影。东京国际电影节「亚洲未来」节目策划总监石坂健治概述Crosscut Asia的成绩:「过去几年,我们已看到有不少东南亚电影在日本上映,包括柬埔寨的《最后的胶片》(The Last Reel)、新加坡的《辰巳》(Tatsumi)和《亲爱的大笨象》(Pop Aye),以及菲律宾的《私法拘留》(Ma’ Rosa)。这些电影有许多是在东京国际电影节放映后在电影院上映。」

不过,东京国际电影节的主要职责依然是推广和支持日本电影。值得庆幸的是今年日本电影有许多值得夸耀的地方。除了日本电影《小偷家族》在康城电影节赢取了金棕榈奖外,今年一部超低成本的丧尸片《尸杀片场》(One Cut Of The Dead)创造了真正的奇迹。电影的制作成本只有25,000美元,但至今单在日本的票房收入已达2,500万美元。导演上田慎一郎是一名独立电影人,他本是为东京一家电影学校某个研讨班制作这套电影的。《尸杀片场》现时已在香港和另外一些国际地区上映。

《尸杀片场》也在东京国际电影节的Japan Now单元放映。此外,在一个旨在让国际电影业熟悉日本电影人才的新计划中,这部电影也在播映之列。东京国际影视展的行政总监椎名保解释这个最新举措背后的理念:「我们的目标不仅是向海外买家介绍日本的电影,我们还希望介绍这些电影背后的制作人和创造者,包括导演、演员和编剧。我们认为这将有助日本电影界人才踏出走进国际市场的第一步。」

椎名保表示,东京国际影视展正筹划几项新的举措,旨在吸引更多买家。这些新计划大多与池袋区政府合作推行。池袋区政府现正致力把该区发展为一个国际文化中心,以迎接2020东京奥运会。

有鉴于此,东京国际影视展由明年开始将会在池袋Hareza Ikebukuro综合商业设施内两家电影中心放映电影,它们包括有12间影院的Grand Cinema Sunshine和有10间影院的Toho Cinemas。不过,东京国际影视展至少在未来两届还会继续在太阳城举行,而电影节本身则不太可能会离开目前的六本木举行地点。

照片: 东京国际电影节2018开幕礼。
东京国际电影节2018开幕礼。
照片: 东京国际电影节2018开幕礼。
东京国际电影节2018开幕礼。

东京国际电影节已于2018年10月25日至11月3日在东京多个场地举行。

特约记者 Liz Shackleton 东京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