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东京国际电影节:本土电影及中日合作成为焦点

随着2020年东京奥运会临近,今届东京国际电影节(TIFF)积极宣扬日本的电影文化,同时也坦承本土业界越来越需要开拓新市场,以及加强与中国内地同业的合作。

照片:日本动画电影《天气之子》在各地大收旺场。
日本动画电影《天气之子》在各地大收旺场。
照片:日本动画电影《天气之子》在各地大收旺场。
日本动画电影《天气之子》在各地大收旺场。

东京国际电影节绝对是东京每年最盛大的文化界活动之一。不过,今届电影节的举行日期与德仁天皇的即位礼相当接近,加上同期进行的榄球世界杯,因此被抢去不少风头。在这三大盛事带动下,东京的海外访客数目也自然创下高峰,酒店房间因而极为抢手。有见及此,电影节主办机构特意安排附属交易会日本影视大赏(Japan Content Showcase)提前于正式活动之前数日举行。

不过,东京国际电影节与日本影视大赏的参加人数未有因连串活动而大幅减少。事实上,电影节本身吸引了65,211人入场参观,仅比去年的66,801人略低。日本影视大赏的参展商数目更达到破纪录的405家,买家人数也上升4%至948人,当中76%来自国外。

现时,东京正紧锣密鼓为2020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做好准备。今届电影节也因此较以往更注重推广日本的电影和文化。电影节总监久松猛朗谈到这个方针上的小转变:「世界的目光正慢慢转到日本身上,因此我们决定集中重新探索我国的电影文化。」

今届电影节的开幕电影是山田洋次执导的《寅次郎的故事:欢迎回来,阿寅》(Tora-san, Wish You Were Here),多年后再次为其深受欢迎的《寅次郎的故事》电影系列(港譯:《男人之苦》)带来新作。同时,多部日本电影都在电影节期间举行全球首映,包括周防正行的历史背景电影《王牌辩士》(Talking the Pictures)及武士时代喜剧《决算!忠臣藏》(The 47 Ronin in Debt)。《寅次郎的故事》系列始于1969年,新电影为第50部作品,以数字强化影像方式把已故男主角渥美清加进由尚存演员拍摄的新情节中。该电影共有6名演员出席电影节的开幕礼,在红地毯亮相时引来热烈欢呼。

今届东京国际电影节继续有Japanese Cinema Splash和Japan Now两个单元,后者今年深入回顾资深导演大林宣彦的光辉生涯。同时,电影节还新增一个以日本动画及视觉效果为主题的单元,除了播映著名科幻动画电影《亚基拉》(Akira)等多部经典作品外,也展示了日本动画近年如何风靡全球,受欢迎的作品不再限于宫崎骏那些享誉全球的大作。该单元介绍的5部现代动画作品中,4部于过去一年上映,其中新海诚的《天气之子》(Weathering With You)除了日本票房收入达到1.3亿美元外,在多个海外市场也取得亮丽成绩。

电影节从不同角度介绍日本本土作品,不过无论是电影节本身还是日本影视大赏,今年的最大焦点都在于日本影视业界就与欧亚同业合作所展现的浓厚兴趣,原因之一是北京近年已取代东京,成为大部分美国电影公司进行世界巡回宣传的亚洲首选城市。

久松猛朗更具体地阐述以上想法:「电影节放映的好莱坞电影正在减少,最大原因是各方很难就多形式同步推出商定日期,尤其很多电影现在都不会来日本宣传。因此,我们也顺理成章更专注在中国及亚洲其他国家上。」

事实上,除了未能吸引美国业界人才出席外,电影节焦点有变,还受其他原因影响。首先,虽然日本本土市场庞大,流行文化影响全球,但国内人口无疑正在收缩,意味着票房及电视广告收益难有增长。

同时,随着越来越多亚洲电影在全球大放异采,日本业界面对的竞争也日趋激烈。这些对手包括香港的武打电影、广受欢迎的韩国电影,以至东南亚众多口碑甚佳的动作及惊悚电影。因此,日本业者越来越意识到,与其他国家合作既可助日本作品开拓新市场,也能为本地电影业带来生气。

传统上,日本在制作作品方面向来比较保守,但最近已跟中国和法国签订合拍协议,并正和意大利商讨定立协议。东京国际电影节6年前与当地公营文化推广机构日本国际交流基金(Japan Foundation)合作,推出对外推广计划,令更多东南亚电影在Crosscut Asia单元及电影节其他环节亮相。最近,该计划与内地电影制作人的合作也日益紧密。

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理事长安藤裕康今年夏天接任电影节主席,他谈到该计划如何影响电影节扮演的角色:「亚洲现在有很多新的电影节,所以我们必须了解自身特点,再加以发挥。我们希望让大家认识日本的新晋电影制作人,也想加强和中国的关系,因为当地市场正不断扩大,而且日中两国也订有合拍协议。」

照片:历史背景电影《王牌辩士》。
历史背景电影《王牌辩士》。
照片:历史背景电影《王牌辩士》。
历史背景电影《王牌辩士》。
照片:以武士时代为背景的喜剧《决算!忠臣藏》。
以武士时代为背景的喜剧《决算!忠臣藏》。
照片:以武士时代为背景的喜剧《决算!忠臣藏》。
以武士时代为背景的喜剧《决算!忠臣藏》。

尽管真正的改变要由制片商及电影制作人做起,但电影节无疑在提供平台方面担当非常重要的角色。今届东京国际电影节,多部参展电影都是国际合拍作品,足见其发挥的作用。这些电影包括由伦敦电影公司Scott Free Productions及日本Twenty First City合拍,Wash Westmoreland执导的《地震之鸟》(Earthquake Bird);以及由日本、英国及德国合拍,风格火辣大胆的爱情故事《迷幻少女》(Tezuka's Barbara)。另外,今年还有两部由日本和中亚国家合拍的作品,分别是黑泽清远赴乌兹别克拍摄的《旅程之终、世界之始》(To The Ends Of The Earth),以及日本与哈萨克演员合作的《偷马贼:时间之路》(The Horse Thieves - Roads Of Time)。

整体而言,在今届电影节及日本影视大赏的影视作品活动中,大部分讨论都围绕国际合作,对象普遍是中国或意大利,而两国也派出庞大代表团出席。事实上,电影节在推动跨国合作方面可谓非常积极,包括把活动首日定为「中国日」(China Day),安排多场以内地为主题的讲座、研讨会及交流活动,其后的「聚焦意大利」(Focus on Italy)单元则集中探讨日本及意大利动画业之间的合作机遇。

具体而言,中国正逐渐成为日本电影的庞大市场。单以今年来计,内地电影院便放映了约20部日本电影。其中,宫崎骏的经典动画电影《千与千寻》(Spirited Away)推出近20年后,今年6月首次于内地上映,最终取得6,900万美元票房收益。另一方面,虽然中国电影在日本的票房一般都不太理想,但稍为令人欣喜的是,内地越来越多电影制作人选择以日本作为拍摄地点,例如动作冒险电影《唐人街探案3》(Detective Chinatown 3)目前便在东京进行拍摄工作,剧组成员除了内地影星外,还包括日本男星妻夫木聪。

中日两国除了视对方为具潜力的市场及拍摄地点外,在最近签订合拍协议后,还努力探索最佳的电影业合作方式。目前,两国业者正合力制作约6部电影。其中,日本的Sedic International正和多家内地公司合作重拍帕索里尼(Uberto Pasolini)的《无人出席的告别式》(Still Life),而中国电影制作人贾樟柯则与日本女星河濑直美携手拍摄新作《又见奈良》(Seeing Nara Again)。

今届电影节,一众演讲嘉宾都认为,中日这两个全球第二和第三大票房市场携手合作,可令两地业界大大受惠。然而,他们也指出两国在文化及行业惯常做法方面差异甚大,为合作带来挑战。日本电影公司松竹株式会社的中国主管野地千秋谈到这个问题:「举例说,我们的时间观念便十分不同。因此,双方若希望合作能够马到功成,便必须明白无论在投资还是整体制作过程上,彼此的做法都有很大分别。」

内地电影制作人张一白也认为两地差异是个问题。他在2007年执导的《夜。上海》(The Longest Night in Shanghai),是最早出现的中日合拍作品之一。张一白在演讲中谈到近年以日本电影、剧集、漫画及小说为蓝本重拍及改编而成的华语电影,剖析很多作品面对的问题。他表示,除了在2017年,根据东野圭吾同名小说改编而成的《嫌疑人X的献身》(The Devotion Of Suspect X)取得5,700万美元(4亿元人民币)票房收益外,这类作品很少能在内地取得理想成绩。

张一白分析问题所在:「现在,很多内地公司都会收购日本作品的知识产权,不过他们随后制作的作品中,成功的却不多,有时是因为改编作品不及原著好,但文化因素也有影响。

「日本和中国的文化虽然有相似之处,但不同的地方也很多。说到底,要制作一部可令两国观众产生相同感觉的作品,基本上并不可能,因此我们要决定是想从内地观众的思维角度出发,还是日本观众的。」

照片:《地震之鸟》是一部由英国和日本公司合拍的悬疑电影。
《地震之鸟》是一部由英国和日本公司合拍的悬疑电影。
照片:《地震之鸟》是一部由英国和日本公司合拍的悬疑电影。
《地震之鸟》是一部由英国和日本公司合拍的悬疑电影。
照片: 《迷幻少女》尺度大胆。
《迷幻少女》尺度大胆。
照片:《迷幻少女》尺度大胆。
《迷幻少女》尺度大胆。

东京国际电影节2019已于10月28日至11月5日在六本木新城的TOHO电影院举行。

特约记者 Liz Shackleton 东京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