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东京家具展气氛不俗 参展商谢绝奢侈品之名

随着日本经济步出严冬,今届东京国际家具及家居用品展也弥漫一股乐观情绪。不过,很多参展商都不愿背负奢侈品供应商之名,担心买家会因预算问题却步。

照片: 简约朴素、典雅小巧的产品最受欢迎。
简约朴素、典雅小巧的产品最受欢迎。
照片: 简约朴素、典雅小巧的产品最受欢迎。
简约朴素、典雅小巧的产品最受欢迎。

东京国际家具及家居用品展秋季展览会是日本高档家具及家居用品业的年度盛事,也可说是当地经济现况的指标。今届,很多参观人士心里都有相同的问题:日本经济近来出现的起色足以推动奢侈品市场发展吗?经济向好又会如何影响富裕一族的喜好及消费模式?一如以往,这些问题都没有绝对答案。

展览弥漫一股近年少见的乐观气氛,场内人士对前景抱有一定信心,但整体仍相当审慎,不敢贸然行事。很多参展商虽然积极招徕生意,但同时步步为营,避免冒险。

至于买家喜好,同样以审慎务实为主。各款简约朴素、典雅小巧的产品依旧最受欢迎,设计现代之余又绝不浮夸。整体上,商家注重产品是否耐用及以真材实料制造,花巧夺目反而不受欢迎。

这种喜好从产品的选料中可见一斑。不少产品都以木材及其他天然材料制造,特别是藤。很多较受欢迎的进口款式也同样以真材实料取胜,包括中国设计师品牌Onever一系列糅合现代元素的经典中国家具,其中多款以瓷及樱桃木制造的桌椅,售价最少约4,000美元。

Onever行政总裁兼首席设计师Wu Ha认为,中国设计目前的发展就像1980年代的日本家具业,很多业内公司均希望把传统风格升华,创造更现代、更适合全球市场的产品。不过,他指出,虽然两者看来相似,但也有一些根本性的差异。

Wu Ha分析道:「民族不同,想法也颇有分别。日本人相当注重细节,中国人则喜欢看整体布局。」

Wu Ha的设计甚为倚重几何形状和流畅线条,体积也要比日本习惯的大得多。不过,曾担任建筑师的他认为这不是问题,而是善用空间的表现。

他解释自己的设计手法:「设计产品时,我会想像它日后所处的室内布局。这跟中国传统绘画类似。一般而言,中国绘画会留下很多空白地方,我们称为留白,或是气韵。我的家具就是专为这种宽敞有气派的环境而设。」

Wu Ha很多产品优雅出众,对普通家居而言或许过于堂皇,用于办公室或酒店则较为合适。事实上,酒店正是今届展览的重要主题。随着东京成为2020年奥运主办城市,当地酒店业料将蓬勃发展。

这次Onever参展,反映中国设计终于开始打进日本市场。不过,若说要取代北欧设计,成为最受日本欢迎的外国风格,则仍言之尚早。今届展览,大型芬兰展馆再度登场。

日本市场素来异常热爱芬兰的各种事物。有趣的是,不少日本人对该国的好感竟是源自大受欢迎的芬兰卡通《小肥肥一族》(Moomins,原创者是一位芬兰插画师),而当地2006年上映的喜剧《海鸥食堂》,也让人对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生活产生无限憧憬。因此,很多商家也和往年一样从这个北欧国家远道而来,发掘商机。

照片: 市场追求以真实及天然材料制造的产品。
市场追求以真实及天然材料制造的产品。
照片: 市场追求以真实及天然材料制造的产品。
市场追求以真实及天然材料制造的产品。
照片: Onever的樱桃木系列桌椅。
Onever的樱桃木系列桌椅。
照片: Onever的樱桃木系列桌椅。
Onever的樱桃木系列桌椅。

另一方面, Norwegian Icons旨在宣扬挪威的设计潜力,也为这次展览带来不一样的北欧风格。过去数十年来,挪威设计业的声势几乎被一众出色的邻国完全淹盖。有见及此,该公司分别在网上商店及位于东京市区的商店售卖挪威设计师的作品,期望可重振国内设计业的名声。

Norwegian Icons日本经理Wakiko Fukuda表示,自1970年代起,挪威的经济发展侧重石油生产,令显赫一时的设计业陷入长期衰落。不过,她相信现在是该国设计业翻身的大好时机。

Fukuda指,挪威设计一直备受忽略:「现时,北欧设计通常指丹麦、瑞典或芬兰,并不包括挪威。不过,在1950至60年代时,挪威设计也曾享负盛名。

「在石油年代期间,挪威设计业不受重视,声望也江河日下,令家具业发展大受打击。同时,丹麦设计业发展蓬勃,成为该国的主要产业。不过,我们相信挪威是时候重拾昔日光辉。」

Norwegian Icons在摊位展出多款产品,包括手织地毯(小型180美元,大型380美元)、灯罩(450美元)、枱灯(530美元)及一些大型家具。

对任何有意打入日本市场的商家而言,了解当地消费者何以钟情北欧风格可谓至关重要。Fukuda认为,那是因为北欧设计很多方面都与日本人的观念不谋而合。

她说:「一般而言,北欧人较其他欧洲人内敛,而且有很强的团体意识,合作做事时都是平等相待,不会刻意突出自己。日本的文化基本上也是这样,这可能是两者一拍即合的原因。」

东京国际家具及家居用品展向来形象清晰,主攻日本高档市场。然而,今届很多参展商都刻意与奢侈品一词保持距离。即使产品售价不菲,仍矢口否认以高档市场为目标。Onever便是一个好例子。

Wu Ha强调公司的定位:「虽然我们的目标顾客群较普罗大众略为富裕,但产品绝不属于奢侈品的范畴。我们的吸引面较广,也希望尽量打动更多人,令他们认同我们的理念。」

Fakuda与另外多家参展商也表达类似想法,可见很多公司都不希望被归类为奢侈品供应商。日本的奢侈品市场喜好清晰,发展空间也很小。对商家而言,当地零售业的最佳定位是奢侈品以外的高级市场,使中产市场也能负担相关产品。

京都的Tsuji Shoten便是这个市场定位的表表者。该公司已有数百年历史,专门生产烫金及烫银纸,一般用于茶艺活动,或在特别节日时用作筷子套。多年来,Tsuji Shoten一直在稳定的奢侈品市场发展不俗。不过,奢侈品市场本已较为狭窄,近年日本社会不断演变,更令情况雪上加霜。

Tsuji Shoten高级经理Chiharu Yamagata谈到公司计划如何重新定位:「我们要脱离这个狭窄的市场。这次展览,我们期望物色新的业务伙伴,协助发展新产品,进军其他市场。」

除了避过奢侈品标签的死亡之吻外,很多参展商也深明若只售卖贵价产品,便很有机会吓退潜在买家。为解决问题,部分公司特意在摊位摆放一些较轻巧便宜的产品,希望以较低价的交易作招徕,吸引顾客日后购买更大额的产品。

Onever便是采用这种策略的公司之一。该公司在摊位展出多款设计师品牌杯子、靠垫、零食碟等细小产品,售价约100美元左右,恍似是昂贵款式的体验版。

Norwegian Icons日本经理Fukuda谈到公司如何应对上述问题:「家具由于售价高昂,因此往往很难售出。不过,我们发现其实可以从一些小型产品入手,例如小地毯。成功吸引顾客购买后,我们便能建立关系,为日后其他交易铺路。」

照片: 东京国际家具及家居用品展是日本高档家具及家居用品业盛事。
东京国际家具及家居用品展是日本高档家具及家居用品业盛事。
照片: 东京国际家具及家居用品展是日本高档家具及家居用品业盛事。
东京国际家具及家居用品展是日本高档家具及家居用品业盛事。

东京国际家具及家居用品展秋季展览会2017已于去年11月20至22日在东京国际展示场举行,吸引16,654人次入场参观。

特约记者 Marius Gombrich 东京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