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乌兹别克厉行革新料可改变中亚珠宝贸易格局

中亚人口最多的国家乌兹别克近月推行结构及法律改革,除振兴本国经济外,对区内发展也影响深远。

照片: 乌兹别克传统珠宝是绝迹国际市场20多年的珍品。(Shutterstock.com)
乌兹别克传统珠宝是绝迹国际市场20多年的珍品。
照片: 乌兹别克传统珠宝是绝迹国际市场20多年的珍品。(Shutterstock.com)
乌兹别克传统珠宝是绝迹国际市场20多年的珍品。

乌兹别克总统米尔济约耶夫(Shavkat Mirziyoyev)去年11月上任后积极推动国内发展,珠宝业最近也因而受惠。60岁的米尔济约耶夫宣布豁免珠宝器材、原材料、零部件及制成品的进口关税,同时又撤销进口及国产珠宝的销售增值税,有效期起码至2020年1月。

不过,上述措施也附带若干规定。乌国政府表明,业界须把这些税项减免措施带来的所有额外收益再投资,更新行内的科技资源,而余下资金则须用作营运资本,提高制造商及出口商的产量。

假设珠宝企业遵守上述规定,提升技术,增加现金流,从时机来说也许合适不过。米尔济约耶夫的措施除可推动当地行业发展,也开放了乌兹别克市场。随着该国不再向进口商品征收沉重关税,当地珠宝市场对海外买家及投资者的吸引力立时大增。其中,俄罗斯、乌克兰、中国及土耳其都是最有可能得益的国家。

乌兹别克取消严苛的关税,让当地珠宝贸易重现曙光。同时,该国早前修订汇率政策,也带来显着影响。今年9月,乌国政府宣布摒弃沿用20年的汇率制度,令当地货币索姆(Som)不再以人为制定的低汇率与美元挂鈎。此外,该国也取消了当地企业及民众买入外汇时的金额限制。

乌兹别克作出连番改革,目的是要为长达20年的经济孤立划上句号。中亚地区由前苏联国家组成,其中乌兹别克人口最多,但由于汇率不公及货币限制,很多潜在投资者都对当地市场却步。上述新政策有望刺激当地的外商投资水平,甚至回升至1994年以前的高位。前任总统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自该年起实施固定汇率制度。

此外,上月底,乌兹别克珠宝业商会(Uzbekzargarsanoati)也根据总统命令于该国首都塔什干(Tashkent)成立,可见珠宝业将在新的自由经济制度下担当重要角色。商会的宗旨除了保留及改良当地拥有数百年历史的传统珠宝风格及工艺外,也将肩负一些与现时发展有关的工作,包括推动出口、监管整体品质水平,以及确保行内的大型企业响应政府呼吁,全面提升技术。

乌兹别克进行法律、结构及技术改革,除可令当地珠宝业重现朝气外,预计也会为中亚的发展带来影响。事实上,很多业内人士预计,随着乌兹别克重新开放市场,中亚的珠宝业将出现重大转变。

现时,中亚的珠宝贸易由哈萨克及吉尔吉斯主导,两国在市场担当截然不同的角色。哈萨克拥有大量富裕消费者,当中很多都热爱购买珠宝。因此,该国已建立了庞大的分销网络,当地的Esentai Mall更可说是区内唯一的高档购物商场。

另一方面,吉尔吉斯在中亚珠宝贸易的角色同样重要。该国奉行高度开放的营商制度,进口关税甚低,是区内的主要转口枢纽,地位举足轻重,商机源源涌现。

有趣的是,如今中亚各国争相成为区内的贸易中心,其实是重新扮演2,000多年前丝绸之路上的供应或分销角色。近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致力打造横跨中亚及东欧的经济走廊,理念与古代丝绸之路一脉相承。中亚各国再度发挥昔日的作用,可配合「一带一路」的基建及商贸发展,相得益彰。

莫斯科顾问办事处 Leonid Orlov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