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亚洲市场将主导生物制药业发展

2015年生物制药亚洲大会(BioPharma Asia Convention 2015)最近在新加坡举行,参展商和出席者普遍认为,生物制药业方兴未艾,亚洲市场势将主导业界发展方向,业界亦因此要面对截然不同的挑战和诉求。

照片:亚洲市场将主导生物制药业发展方向。
亚洲市场将主导生物制药业发展方向。
照片:亚洲市场将主导生物制药业发展方向。
亚洲市场将主导生物制药业发展方向。

在生物制药业的发展进程中,亚洲是增长最快的市场韩国生物制药公司SK Biopharmaceuticals行政总裁Dr Christopher Gallen指出,亚洲多个经济体中,中国被视为带动业界发展的龙头,这和中国的中产阶层日益壮大有关。

Gallen在2015年生物制药亚洲大会上发言:「亚洲已经是个庞大的市场。到2050年,亚洲人口会比现在增加10亿,西方人口却有减少之势。今天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以研发开支计算也是第二大国,预期中国在这两方面很快便会超越美国。」

他说:「其他亚洲市场也在扩大,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实质增长可见一斑。目前,中国是全球发展最快的国家,第二是印度,第四位是印尼。相较之下,美国和大部分欧洲国家的GDP实际上正在收缩。」

Gallen指出,中产阶层的增长情况是衡量市场潜力的最佳指标。他阐释说:「现在亚洲的中产阶级已有能力花钱在保健方面,而且人口远较富裕人士为多。由现在到2030年,亚洲的中产人口将大幅增加571%,是全球其他地区中产人口总和的两倍。由此推论,到2030年,全球的生物医药开支估计有多达七成来自亚洲。」

2015年生物制药亚洲大会汇集了全球多家数一数二的生物制药公司。这项活动在2008年首次举办,当时名为亚洲生物医药展(BioMedical Asia),之后每年举行,8年来合共吸引近20,000 名业界人士参与。大会宣称举办目的是探索亚洲已开发和未开发的市场,以及提供关于区内生物制药业的最新信息。

英国阿斯利康(AstraZenica)的行政总监兼亚洲及新兴市场协作部主管Ajay Gautam强调,现在生物制药业的资金许多都来自西方以外。他说:「特别是中国,投资生物制药业的年增长率达32%,西方国家却已出现负增长。巴西、中国、以色列、韩国、俄罗斯和新加坡等6个国家,现时每年在公共生物医药研发方面投放超过4亿美元。同时,不少业界人才也从西方国家回流亚洲。」

然而,Gautam说至今为止,亚洲还没有一个国家的产业生态系统能达到三藩市或波士顿的水平。他预期到2020至2025年,能达到这个水平的亚洲城市将会是中国的北京、上海和苏州,而在其他地区则有班加罗尔、首尔、新加坡和特拉维夫等。

China Market Research Group创办人及董事总经理Shaun Rein强调,中国将会在各方面担当重要角色。他说:「过去30年,中国甚少创新成果,但情况正在改变。」

他表示,生物科技是具有创新潜力的领域,因为它不是政治敏感范畴,资金不成问题,尚未到位的是来自官方的支持。举例来说,由于要打击贪污,政府已经暂停采购程序,要待新政策实施后才能恢复。

谈到亚洲市场兴起的趋势,医用呼吸机供应商OneBreath Inc (总部设于美国加州) 行政总裁兼董事总经理Ajarananda Vijayasimha强调,亚洲市场的诉求与西方分别很大。他说:「在亚洲,我们要应付一些传染性和生活模式引致的疾病,以及一些新见的疾病。可是,某些地区的基础设施落后,人员缺乏技能,而且公共经费不足。」

Vijayasimha表示:「西方发展的技术在这里未必适用。以印度为例,高血压筛查仪器需要用电,但在偏远乡村地区未必有电力供应。再者,这部仪器十分昂贵,又需要零备件,要由受过训练的人员操作。

「任何人尝试推行创新的解决方案,都要面对很多挑战。其中一个问题来自政府政策,政府未有尽力促进创新,特别是没有妥善保护知识产权。学术界和其他相关界别也要协助建立产业生态系统,尤其是在商业流程和实务方面。」

照片:Bagchi表示,创新带来的回报递减。
Bagchi表示,创新带来的回报递减。
照片:Bagchi表示,创新带来的回报递减。
Bagchi表示,创新带来的回报递减。
照片:Li表示,研发狂犬病疫苗是当务之急。
Li表示,研发狂犬病疫苗是当务之急。
照片:Li表示,研发狂犬病疫苗是当务之急。
Li表示,研发狂犬病疫苗是当务之急。

药物开发公司Covance总部设于新泽西州,该公司副总裁兼全球法规事务部主管Bill Hanlon是出席会议的代表之一。对于中国的监管法规,他说:「2011年有140种新药物面世,其中91种在美国获批,只有14种在中国审批。通常,制药公司首先主力在美国和欧洲申请批文,之后才到其他地区申请。但中国规定外国新药物须做额外试验才会获批;若有中国病人参与试验,便有机会缩短程序。中国公司的审批程序较短,换言之,共同开发是未来发展方向。将来,新药物很可能会先在中国研发,因为欧美国家没有同样的法规壁垒。」

辉瑞(Pfizer)是制药业巨头,总部设于纽约。该公司副总裁Indranil Bagchi提醒业界,由于全球人口结构正在转变,业者有必要探讨如何削减成本。他说:「全球而言,业界面对不少挑战,包括创新带来的回报递减,以及人口老化和出生率下降,而后者意味越来越多昂贵的治疗要由不断收缩的税基承担。此外,越来越多有见识的病人以自己的一套方法进行部分的医疗保健。所以,现在业界除要考虑药品是否安全、有效和优质等常规标准外,还须设法降低成本。」

Bagchi表示:「在符合监管机构的要求之余,制药公司还要自问:我们应否提供某种特定药物? 某种治疗方法应否在某个市场优先采用? 我察觉业界投资研发的意欲下降,这可能会影响产品品质和安全性,或导致供应短缺。」

依生生物(总部设于北京)行政总裁Dr Victor Li表示,参与这次活动是为了物色新的合作伙伴、为新疫苗在中国和东南亚物色牌照,以及观摩学习。他的态度较为乐观:「依生在过去10年有机地增长。2012年,我们第一次获得股权融资,资金来自美国一个私募股权基金。

「我们主力研发针对亚洲需要的药物。2014年,我们在新加坡开始试验一种乙型肝炎疫苗。研发狂犬病疫苗也是当务之急。狂犬病在西方国家不是一个问题,但在印度和中国,每年分别有50,000人及1,000人死于狂犬病。现时的疫苗不是那么有效,而中国的疫苗产量只及实际需要的2%。我们有信心可以发展出新的治疗方案。」

苏州康乃德生物医药的代表Wang Zhengqian表示,这次来新加坡是要为他们的研究和临床试验寻找投资者,也为公司的中国业务物色合作伙伴,并且寻求方法在中国以外保护公司把科研成果商品化的权利。他说:「我们正在进行一项临床试验,并计划进行3项针对多种自体免疫疾病的试验。其他在准备阶段的试验,则针对在中国影响650万人的牛皮癣、影响3,000万人的哮喘病,以及影响4,500万人的皮肤炎。」

生物科技公司Stempeutics的参展目的也是寻求合作伙伴。该公司总部设于班加罗尔,专门研究干细胞。董事总经理兼行政总裁B.N. Manohar介绍公司的目标:「我们以印度为首要服务对象,然后是世界各地。另一方面,目前我们正由研发公司转型为商业企业。

「我们的干细胞药物Stempeucel(用于治疗血栓闭塞性脉管炎)刚在美国获得专利。此外,我们与瑞士的龙沙集团(Lonza)合作,进行商业规模的大量生产。Stempeucel是唯一从一群捐赠者的骨髓提炼出来的干细胞药物;只需3名骨髓捐赠者,便可培养出100万剂药物。

「我们期望在2015年5月获得批准,可于印度各地以这种药物治疗血栓闭塞性脉管炎。这个病影响100万印度人,目前缺乏治疗药物。之后,我们会扩展至治疗其他疾病。我们的计划路线是印度、日本、欧洲,然后是美国和亚洲。」

总部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的Moderna Therapeutics是一家药物研发公司。该公司主席兼行政总裁Stéphane Bancel解释经改良的信使核糖核酸(mRNA)治疗法的突破性研究。他说:「我们正处于一个20年药物革命的开端。我们能够在数分钟内设计一种新药物,然后在数星期后把培养物送到临床医生手上。我们每年在这项新技术投资1亿美元。」

Bancel说:「我们有些重要的合作伙伴,让新药可以很快推出市场,当中与阿斯利康的合作投资额为2.4亿美元,与Alexion的合作投资额为1亿美元,与默克(Merck)的合作投资额为5,000万美元。正在进行的试验有56项,预期未来18个月会有5至6项可以进展至商业化阶段。」

照片:生物制药亚洲大会8年来共吸引2万人出席。
生物制药亚洲大会8年来共吸引2万人出席。
照片:生物制药亚洲大会8年来共吸引2万人出席。
生物制药亚洲大会8年来共吸引2万人出席。

2015年生物制药亚洲大会于3月23日至26日在新加坡新达城会议展览中心举行。

特约记者 Ronald Hee 新加坡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