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亚洲护老需求殷切 日本欧洲先例可循

亚洲多国面对人口结构剧变,势将成为长者比例极高的经济体。今届新加坡亚洲高龄创新论坛(Ageing Asia),参加者都希望汲取其他国家的成功经验,制定应对问题的方案。

照片:亚洲经济体已无法对人口老化问题视若无睹。(Shutterstock.com)
亚洲经济体已无法对人口老化问题视若无睹。
照片:亚洲经济体已无法对人口老化问题视若无睹。(Shutterstock.com)
亚洲经济体已无法对人口老化问题视若无睹。

现时,全球发达国家几乎全都出现出生率下跌及预期寿命延长的现象,导致65岁以上高龄人口比例奇高。不过,很多国家至今尚未正视这个人口结构问题。在亚洲,高龄化的情况尤其显著。例如,日本是全球高龄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而区内很多国家的情况也相差不远。

另一方面,在短短一个世代间,如何处理认知障碍症、护老服务供给等问题已成为很多政府的施政重点。今年5月,第八届新加坡亚洲高龄创新论坛就在这样的背景下举行。

今届论坛由香港安老事务委员会主席兼行政会议成员林正财医生担任主席。他在开幕致辞中提出多条值得参加者深思的问题:「我们该如何让长者活得更有尊严,鼓励他们重新就业及融入社会?人类的寿命越来越长,将来70岁会不会像现时的50岁一样?还是80岁、甚至90岁才是?亚洲人口年龄持续上升,很多长者的最大愿望是在家人陪伴下于熟悉的社区终老,而非在宁养设施或护老院舍静度余生。我们怎样才能充分满足他们的需要?」

日本东北大学智能老化国际研究中心教授村田裕之简述人口老化带来的庞大挑战:「2030年,全球将有34个超高龄社会,超过20%居民将届65岁以上。这些地方主要位于欧亚地区。其中,日本现在已是超高龄社会,到2025年,香港、新加坡、韩国和台湾也会出现相同情况,紧随的是中国内地和泰国。

「一直以来,日本居民都以事不关己的态度看待长者问题。现在,这种思维已经改变,越来越多人意识到人口老化与自己和家人都有关系。这种想法直接衍生的结果,就是全国各地都有声音要求增建护老设施,因为很多人都不愿被送到遥远的地方度过晚年。

「同样,在2005年之前,很多人都很害怕认知障碍症,觉得这是无法医治的疾病。现在,社会普遍觉得这种疾病虽然比较棘手,不过可以治疗,甚至还会痊愈。殓葬事宜没多久前也是社会禁忌,现在很多人都觉得讨论身后事只是面对现实。整体而言,社会的心态已不再像过往百般回避,反而会寻找方法,纾缓年老带来的最坏影响。」

村田教授在演讲中谈到日本社会为应付人口老化而作的改变。例如,当地一些商场都经过重新设计,加入更多方便长者的元素,而社会也开始出现专为65岁以上人士而设的修身班。

应付认知障碍症

不过,除了上述改变外,日本有不少范畴在迎合人口老化需要方面尚有改进空间,最明显的便是为长者及认知障碍症患者提供的专业护理服务。东京护理服务机构Sompo Care行政总裁奥村干夫谈到这些挑战:「日本现时有68,000名人瑞,较1963年多440倍。同时,居民的健康寿命也越来越长,女性晚年健康欠佳的时间约为12年,男性则为9年。

「随着人口更加长寿,护老需求也急速上升,令本地市场不胜负荷,而近年劳动力萎缩也令情况雪上加霜,长者与在职人口的比例只有1比2.2。换言之,目前日本的护理员数目较实际所需人数少50,000人,估计到2035年,这个差距将多达逾680,000人。事实上,现时日本每3.5个职位空缺才有1名护士可以出任。

「认知障碍症也是个严重问题。现时,日本每年在这疾病所花的开支为1,380亿美元。Sompo Care从三方面入手处理认知障碍症问题,第一是为全数2,000万名客户提供认知障碍症检查服务;第二是收集20,000名护老服务用者的数据,分析什么活动、饮食习惯或两者的组合可最有效地加强认知能力,作为日后疗程的基础;第三是在护老设施及上门支援服务中引入人工智能及其他数字技术。」

新加坡长者

日本因人口老化导致种种问题,对其他即将出现相同情况的国家有警示作用。面对这场「银色海啸」,很多地方的政府已开始制定长远方案,准备面对人口结构剧变。不少人认为,新加坡是准备得最周全的国家之一。

照片:新加坡的「海军部村庄」护老社区。
新加坡的「海军部村庄」护老社区。
照片:新加坡的「海军部村庄」护老社区。
新加坡的「海军部村庄」护老社区。
照片:丹麦城市奥尔堡积极发展新一代护老院舍。
丹麦城市奥尔堡积极发展新一代护老院舍。
照片:丹麦城市奥尔堡积极发展新一代护老院舍。
丹麦城市奥尔堡积极发展新一代护老院舍。

新加坡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谈到该国的策略:「到2030年,每4名新加坡人便有1人为65岁或以上,而年长居民数目估计也会增加1倍至超过900,000人。因此,新加坡政府深知医疗保健的需求将持续增加。令情况更坏的是,不少长者欠缺家庭支援,加上整体劳动人口萎缩,年轻一代人数越来越少,却要背上更沉重的财政及医疗负担。不过,我们不应因为这些因素,便忽略健康寿命延长的正面趋势。

「新加坡政府的政策目标是让更多居民享受医疗保健服务,方法包括以可持续方式提升设施数目,改善服务品质,以及令服务收费更加实惠。我们至今已增加1,700个急诊医院床位,1,200个社区医院床位及5,300个护理院舍床位,而医疗保健业的就业人数也增加了36%。同时,为照顾在家调养的长者,我们也提供更多设施,令可享上门支援服务的人数增加4,200人,而日间护理院舍的可照料人数则上升2,900人。另外,我们还计划发展多个特别护老社区。」

新一代护老社区

「海军部村庄」项目(Kampung Admiralty Project)是新加坡首批特别护老社区之一,今年5月正式落成。项目联席主席陆圣烈谈到它的特点:「海军部村庄由两幢大楼组成,合共提供100个开放式公寓。这些公寓配备最新的护老技术,仅供55岁或以上的新加坡居民购买。

「项目还设有大型社区广场、餐厅、摊贩中心、医疗中心、超市、商铺、银行,以及儿童和日间护理设施。大楼顶层更有天台花园和社区农庄,种植超过100棵果树。这些社区适合各种不同年龄人士的活动,居民既可安心静养,也可参与社区活动。」

这些特别护老社区对亚洲而言是崭新构思,但在欧洲一些地方则已成为整个护老制度的重要一环。其中,丹麦是这类计划的先驱,该国北部城市奥尔堡(Aalborg)近年致力改善护老问题,积极程度堪称全球前列。

奥尔堡市议员Thomas Krarup曾是该市长者及残疾人士管理局的成员,他分享当地的策略:「奥尔堡是世界最快乐的城市之一。然而,和欧洲各地一样,我们的现有医疗保健体系恐怕难以持续满足居民需要。因此,政府决定摒弃过往成本高、人手多的护老院舍模式,开始注重提升居民生活品质。

「我们着手发展新一代护老院舍,而且选址不是偏远地区,而是在市中心。这些护老社区设有餐厅、健身中心、医疗及牙科设施、图书馆等,另外也提供免费的公共无线上网服务,促进人与人之间的交流。现时,社区共有75间公寓,每间设有两个睡房,并配备供行动不便人士使用的天花悬吊设备,以及智能地板感应装置。

「基本上,我们为护老院舍赋予全新定义。整个计划的理念是为长者营造家的感觉,同时确保他们享有正规护老设施的一切应有资源和保障。

「成效方面,从财政角度而言,我们把长者医疗保健开支由每年300万美元减少至150万美元。同时,年长居民的满意度也由20%上升至超过70%。目前,我们正计划发展第二个社区,规划上会较注重认知障碍症患者的需要。」

照片:今届亚洲高龄创新论坛展出多种最新护老技术。
今届亚洲高龄创新论坛展出多种最新护老技术。
照片:今届亚洲高龄创新论坛展出多种最新护老技术。
今届亚洲高龄创新论坛展出多种最新护老技术。

亚洲高龄创新论坛2018已于5月15至16日在新加坡金沙会议展览中心举行。

特约记者 Ronald Hee 新加坡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