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伏特加危机:俄罗斯人转饮威士忌和葡萄酒

俄罗斯消费者饮酒的喜好正在转变,多种外来酒类产品争相抢夺「国酒」伏特加的市场份额。

照片: 俄罗斯新一代饮家突破传统,爱饮外国烈酒。(Shutterstock.com)
俄罗斯新一代饮家突破传统,爱饮外国烈酒。
照片: 俄罗斯新一代饮家突破传统,爱饮外国烈酒。(Shutterstock.com)
俄罗斯新一代饮家突破传统,爱饮外国烈酒。

一般认为俄罗斯人很爱饮酒,其实与10年前相比,当地人已少喝了酒。2007年,俄罗斯人每人平均消耗16.4公升的纯酒精,主要是啤酒和烈酒,但现时已减少至10公升。

俄罗斯人减少饮酒的现象,虽然在每个年龄组别、阶层和性别都出现,但最显著的是20至40岁的男士,而这部分人口正是酿酒商最积极争取的销售对象。除了饮酒量减少外,也有迹象显示消费者的喜好正在转变,而得益者是葡萄酒以及伏特加以外的烈酒。

2017年,俄罗斯输入的葡萄酒总量为2.444亿公升,增幅达40%之多。总的来说,西班牙是最大供应地,葡萄酒进口量为5,300万公升,其次是意大利(4,300万公升),格鲁吉亚去年首次超越法国排第三(3,370万公升)。粗略看看这些国家出产的葡萄酒售价,便会明白价钱是消费者选购葡萄酒的一个重要决定因素。意大利、格鲁吉亚和法国的葡萄酒,每公升售价分别为3.57美元、2.92美元及4.54美元。至于西班牙葡萄酒,平均每公升1.36美元,毫无疑问这是令其大受欢迎的主要因素。

格鲁吉亚葡萄酒能成功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具竞争力的定价并不是唯一因素。事实上,格鲁吉亚葡萄酒在两个方面吸引俄罗斯消费者。年长的俄罗斯人特别喜欢格鲁吉亚葡萄酒,借此缅怀以前往访格鲁吉亚的往事;那个时候,格鲁吉亚仍是苏联的一部分。

对年轻一代来说,格鲁吉亚在他们心目中另有吸引力。格鲁吉亚靠近俄罗斯南部,是一个热门的周末度假胜地,特别受40岁以下的城市人欢迎。格鲁吉亚吸引俄罗斯游客的原因包括:价廉、天气好、当地人普遍喜欢俄罗斯人,以及风景十分美丽。

另一方面,俄罗斯越来越多格鲁吉亚菜餐馆,并且广受欢迎,许多食客因而有机会一尝格鲁吉亚出产的佳酿。在此背景下,难怪格鲁吉亚对俄罗斯的葡萄酒出口,占该国葡萄酒总出口60%。

俄罗斯的葡萄酒销量虽然上升,但许多俄罗斯人的口味变得较为讲究,以致过去10年当地葡萄酒产量大幅下降。2017年,俄罗斯葡萄酒总产量为3.2亿公升,较2016年下跌13%。

俄罗斯的伏特加酿酒业也出现类似趋势。不少消费者舍弃俄罗斯的传统烈酒伏特加,改喝进口葡萄酒,或其他优质烈酒,主要是威士忌、干邑白兰地,令许多伏特加酿酒商难以维持本身的市场份额。最近,甚至一些较重异国风味或新派的酒类饮品,例如苹果白兰地酒(calvados)和龙舌兰酒,也开始挖走一向对伏特加忠诚的俄罗斯嗜酒者。

鉴于俄罗斯消费模式出现上述转变,世界最大的酿酒商Diageo现于莫斯科的Kristall 伏特加酿酒厂生产3个威士忌品牌产品。这家酿酒厂过去一直酿制Stoly 和Moskovskaya等两个伏特加品牌,现时则生产金铃(Bell’s)、白马(White Horse) 及黑白(Black & White)等威士忌;而讽刺的是,该酒厂之前生产的伏特加在俄国饮家中渐失欢心,这三大威士忌品牌都是当中的推手。

俄罗斯饮家的喜好转变也令该国成为欧洲一个主要的玻璃瓶供应地。为了节省大量物流成本,很多酿酒商现时把大箱大箱的优质烈酒运送到俄罗斯,在当地进行包装工序,因此装瓶服务需求激增。

整体而言,在俄罗斯装瓶可节省高达30%的生产成本(不计算材料成本及关税),而俄罗斯最大烈酒公司Beluga Group已把握了这个新机遇。该公司总部设于莫斯科,现时向苏格兰单一纯麦威士忌品牌威廉劳森(William Lawson)提供在俄罗斯的本地装瓶服务。威廉劳森威士忌早于1849年面世,自1998年起成为总部设于百慕达的烈酒商巨擘百家得(Bacardi)旗下品牌。

莫斯科顾问办事处 Leonid Orlov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