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前苏联国家冀望参与「一带一路」项目

卡内基莫斯科中心的亚太地区俄罗斯项目主管Alexander Gabuev称,不少前苏联国家起初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构想反应冷淡,其后有见中国大举投资「一带一路」项目,这些国家的态度转趋积极,更希望配合国内的发展需要,参与其中。

照片:西伯利亚铁路会否成为「一带一路」的一部分?
西伯利亚铁路会否成为「一带一路」的一部分?
照片:西伯利亚铁路会否成为「一带一路」的一部分?
西伯利亚铁路会否成为「一带一路」的一部分?

2013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哈萨克首都阿斯塔纳发表演说,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构想,当时内容尚未明确,没有引起前苏联国家领袖广泛注意和回应。但随着「一带一路」项目日趋成熟,15个前苏联国家的态度也渐趋积极。

这些国家对于中国的动机,以及「一带一路」未来的发展路线提出了疑问。对于一些直接的诉求,中国官员的回应相当笼统;官方传媒新华社发布的未来路线图又经常修订,令人觉得不够明朗。

在2015年3月举行的博鳌论坛上,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布「一带一路」的发展蓝图以及指导原则,加上中国政府斥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多个前苏联国家的政商界才更认真地对待「一带一路」。

各国对「一带一路」的反应,大致受三个因素左右:一、本身的经济规模和结构;二、本身是否超国家共同体的成员,例如欧盟或欧亚经济共同体,而后者的成员国有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哈萨克、吉尔吉斯以及俄罗斯;三、政府及商界是否有相关的专才。

联系欧亚经济共同体

当中国首次提出「一带一路」时,俄罗斯的反应不一。最初,中国政府于2013年宣布「一带一路」概念,克里姆林宫尚未愿意与中国进行实质磋商,探讨如何与总统普京牵头成立的欧亚经济共同体互相配合。在莫斯科,不少人忧虑俄国作为中亚超级大国的地位正在褪色,「一带一路」无疑入侵了俄罗斯的影响力范围。因此,他们认为俄罗斯应向中亚国家施压,要它们拒绝参与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北京的观察家正是担心这一点。

当俄罗斯第一副总理舒瓦诺夫在博鳌论坛宣布,欧亚经济共同体已作好准备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合作时,中国官员显然如释重负。其后,舒瓦诺夫代表普京与中国领导人商讨框架文件。

今年5月8日,习近平到访俄罗斯,与普京签署联合声明,正式推动「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共同体合作,承诺拓展欧亚「共同经济空间」。中国正式承认欧亚经济共同体,将与共同体商讨合作,而非直接与个别成员国商谈。同样地,欧亚经济共同体授权辖下的欧亚经济委员会,与中国商讨贸易及投资协定。对保护主义浓厚的俄罗斯与中亚国家来说,与中国磋商自由贸易协定是个敏感问题,因此列为长期目标,延后商议。

对俄罗斯领导层而言,这项共识来得不易,之前经过一番内部激辩,最终结论是欧亚经济共同体与中国「一带一路」合作利大于弊。未来,中国势必成为中亚地区的主要投资者。该区天然资源丰富,中国将是主要的出口市场。

俄罗斯要维持影响力,唯一途径是调整它在中亚的角色,方可同时满足俄国的政治野心、中国对原材料的需求和中亚国家对中国资金的渴求。克里姆林宫期望,俄罗斯与中国可以在中亚分工合作。在这项鸿图大计中,中国是经济发展的火车头,而俄罗斯则透过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维持地区安全。

照片:海参崴港可受惠于「一带一路」相关投资。
海参崴港可受惠于「一带一路」相关投资。
照片:海参崴港可受惠于「一带一路」相关投资。
海参崴港可受惠于「一带一路」相关投资。
照片:贝阿铁路有助促进贸易。
贝阿铁路有助促进贸易。
照片:贝阿铁路有助促进贸易。
贝阿铁路有助促进贸易。

现时最大困难是实际的衔接过程。莫斯科视之为官方项目,由外交部领导的专责小组制订规则。不过,中国并无具体的规划大纲,要优先发展哪条通向欧洲的陆上路线,反而可能是希望同步建立所有路线,为国内停滞不前的基建业争取更多项目。中国的融资条款及俄罗斯公司的参与程度,尚待观察。

欧亚经济共同体与「一带一路」的首个合作项目,是往来莫斯科与喀山的高速铁路。俄罗斯铁路于2012年提出该项目,期望获得政府拨款及德国承建商参与,但发生乌克兰危机后,俄铁改变策略,与中国达成贷款合同计划。

俄罗斯亦担忧,「一带一路」的陆上路线穿越中亚及俄罗斯的欧洲部分,将削弱西伯利亚铁路成为欧亚市场之间主要陆路连系的机会。因此,莫斯科将要求中国把西伯利亚铁路与北部的贝阿铁路纳入「一带一路」项目。同时,俄罗斯亦期望中方承诺,协助改善远东区港口的基建设施及监管质素,这从今年普京宣布海参崴为自由港可见一斑。俄罗斯希望,来自中国的投资以及简化过境程序,可以加强俄罗斯作为东西方桥梁的角色。

白俄罗斯亦期望与俄罗斯合作,借助海关联盟的优势,在「一带一路」分一杯羹。在海关联盟下,来自中国的货品只须通过两个边境海关,即中国与哈萨克之间的海关,以及白俄罗斯与波兰之间的海关,便可进入欧盟。过往,乌克兰亦有意参与「一带一路」,前总统亚努科维奇曾争取把克里米亚港口纳入计划。不过,自从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半岛,以及乌克兰东部爆发军事冲突后,乌克兰应难以如愿。

中亚五国与波罗的海诸国

综合而言,中亚五国最能受惠于「一带一路」,其中哈萨克的角色最为吃重,3条规划中的丝绸之路都途经该国,当中北路经哈萨克北部进入俄罗斯,然后从白俄罗斯或波罗的海港口进入欧盟。

至于中路,它通过阿克套港及巴库港横越里海,途经亚塞拜疆及乔治亚伸延至土耳其。南路则取道土库曼进入伊朗。哈萨克很快便明白到「一带一路」的潜力,提出了该国的基建发展计划「Nur Zhol」,包括多个需要融资的项目。不过,哈萨克官员及企业家仍有顾虑,尤其担心中国公司将垄断所有工程合约,当地公司无从参与。俄罗斯亦忧虑其地位及欧亚经济共同体的角色备受动摇。

其他中亚国家对「一带一路」贡献较少,没有甚么筹码可以游说北京参与国内的基建项目,特别是塔吉克和乌兹别克,前者受局势恶化所累,后者由于总统卡里莫夫日益倾向孤立政策,因此难以受惠于「一带一路」。波罗的海诸国中,拉脱维亚对「一带一路」最为欢迎,这与该国是区内中转枢纽、港口发展完备,铁路管理得宜大有关系。

照片:Gaubev认为,中国将成为中亚的主要投资者。
Gaubev认为,中国将成为中亚的主要投资者。
照片:Gaubev认为,中国将成为中亚的主要投资者。
Gaubev认为,中国将成为中亚的主要投资者。

除俄罗斯外,「一带一路」在欧盟亦惹起争议。欧盟主要成员国及重要组织,包括德国及总部设于布鲁塞尔的欧洲议会,仍未订出应对「一带一路」欧盟境内项目的政策及监管方针。此外,欧盟与俄罗斯的关系恶化,俄国可能游说把属于欧盟成员的波罗的海国家排除在「一带一路」以外。

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亚太地区俄罗斯项目高级研究员兼主管 Alexander Gabuev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