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呼召计程车燃起电商战火

照片:风行内地的手机打车。
风行内地的手机打车。

近来出现一种奇特现象:出门招手打车(召唤计程车),街上空车一片却鲜有车停下来;好不容易打到车,快到达目的地时,司机却问起是否可以用支付宝付钱。原来近段时间流行起两款打车软件:快的打车以及嘀嘀打车。

杭州的交通拥堵,打车难已经是由来已久的大难题。「打车全靠运气,遇上空车福气,拒载是你晦气,拼车没有脾气。」这类段子的流传,透露着人们对于打车难这一问题的无奈。在「2013中国公共服务小康指数」调查的15个城市中,除了当仁不让的北京、上海两大城市之外,杭州排在第三位。打车难问题的背后,显示从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公司化剥削」问题突出;预约服务的市场份额较少;计程车经营者类型单一;服务品质监管乏力等「计程车管理」问题。因而衍生出了打车软件这一时代的产物。根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打车类软件已超过30个,但在众多打车软件中,已经形成了「北嘀嘀,南快的」的大致格局。

从年初开始,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这两款APP在背后金主腾讯和阿里巴巴撑腰下,都开始对用户以及司机双方面发放打车补贴10元。以抢占打车市场占有率。2月11日,嘀嘀把补贴从10元降到5元,快的维持10元不变。2月16日,嘀嘀的市场份额开始往下掉,于是又重新把补贴调至10元。2月17日,快的的补贴变成11元,同时打出口号,「永远比对手多一块」。嘀嘀2月18日上午随即宣布补贴提高到12元,还额外送微信「飞机」等道具产品。2月18日下午快的再加1元。

根据中国经济网的调查,由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嘀嘀打车,覆盖城市达23个,下载量达740万,注册司机13万。其实际覆盖人数和软件使用次数都处于打车软件市场的领先地位,市场份额60%(来源于艾瑞谘询统计)。而由杭州快智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的快的打车,发迹地在杭州,快的是市场份额最大的打车软件。从全国来看,快的打车覆盖的城市达30个,累计乘客端下载量1,000万,司机用户20多万。市场份额40%,是市场上覆盖面最广的打车软件。

毫无疑问,这场打车烧钱之战自开战之日,就已经形成了恶性竞争的局面。其中最为核心为对打车加价的指责。虽然在软件方以及司机方都没有对加价进行强制的要求,但在上下班高峰以及打车极为难打的杭州,打车加价只会导致司机开始挑乘客。从而在价格上形成了一种「加价就抢单,不加价就不予以理会」的不良局势。也直接导致了到今天的「挥手打车没车停」局面。为了保障人们能够打得到车,特别是不会使用打车软件的老人与孩童,政府紧接着推出了一系列政策以规管打车软件的抢占市场行为。比如北京规定计程车每车每人只允许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上海自3月1日起暂行早晚高峰时段计程车禁用「打车软件」;杭州的计程车接到预约后要打「暂停」灯不能再用「空车」灯,边开车边打手机将受交警运管双重处罚。

如今,互联网电商平台在做的都是线下的竞争,电子支付是现在最火热的互联网金融的一部分。阿里巴巴与腾讯这两个巨头看到了O2O关于衣食住行领域的未来趋势,都想尝试O2O这块蛋糕的甜头,双方烧钱圈人的行为可以理解为流动支付于O2O的试水,也可以理解为双方金融之争的延伸。他们用产品使某个行业带有互联网属性,然后名正言顺的抢占地盘,然后会有多个平台进入,说到底这是互联网企业与线下企业的竞争,当然确确实实能看到的还是互联网平台之争。而打车烧钱之战,恐怕还只是巨头们的开场炮而已。

杭州办事处 徐力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