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土耳其国际纺织布料及配件展:中国出口价格上涨土耳其企业受惠

相片:土耳其纺织业能否卷土重来?
相片:土耳其纺织业能否卷土重来?
土耳其纺织业能否卷土重来?
土耳其纺织业能否卷土重来?

中国工资普遍上涨,全球各地企业是否感到时机已到,可以摆脱中国强大的经济影响力?可以肯定的是,参加今届 土耳其国际纺织布料及配件展 的公司及买家确有这种想法。

中国公司提高出口价格,是否真的可以为土耳其生产商带来机遇?抑或这些生产商长期受到挤压,只能在国际布料贸易市场做一些零碎生意,因而产生妄想?

事实上,土耳其与中国的贸易轻微倒退。2012年,土耳其从中国进口的服装相关产品总值为17亿美元,金额相当庞大,但与2011年相比却减少约3亿美元,原因之一是土耳其政府向中国进口货征收关税。

上述情况似乎反映贸易保护主义已在土耳其抬头,而非中国作为出口国的地位有所下降。不过,很多与会者预计,中国服装生产商将会踏入困难时期。一些土耳其生产商预期,土耳其与中国之间的生产成本差异很快便会消失。

丝绸领域的情况尤其明显。时至今日,中国主导了全球绢纱市场。不过,于1991年前,土耳其仍占全球绢纱供应量15%。1980年代末,中国才涉足国际市场,以每千克4美元的低价供应市场,其他地方的绢纱很难与其竞争。可是,中国的绢纱价格于近几年急升。

土耳其商人Tahir Mert在伊兹密尔 (Izmir) 经营贸易生意,与中国内地公司合作了25年,发现土耳其与中国的贸易关系正在逆转。他称,土耳其、希腊、意大利及巴西曾经是绢纱的主要产地,但这种情况早已成为过去。现时,主要产地只有印度及中国。随着中国工人的工资上涨,纺织品的价格差距正在收窄。

两年前,土耳其丝绸以每米12美元出售,中国丝绸的售价则是9美元。时至今日,中国丝绸的售价介乎10.5至11美元,土耳其丝绸仍是12美元。 

虽然价格仍然存在差异,但Mert相信,土耳其布料整体质素较佳,加上漂染技术优良,应该能够突围而出。他又认为,土耳其公司较中国公司更严格遵守产品安全指引。

除了技术之外,一些土耳其商人也积极对外推介与当地制造商合作的好处。以伊斯坦布尔为基地的Feyzullah Özdemir与一家中国制衣公司合作,但合作关系并非一帆风顺。

他表示,土耳其与中国有6小时时差,他曾致电中国公司要求在中国时间下午4时安排赴运货品,但员工不是已经下班回家,就是需待翌日才可以完成文件工作。

此外,中国公司要到早上10时才开始工作。相比之下,土耳其公公司比较勤奋,而且从欧洲各地获得更多经验,技术知识更加丰富。总的来说,土耳其公司更加积极争取生意。

Özdemir计划从中国购入机器及材料,目标是在10年内向中国销售纺织品。Özdemir承认,计划面对多项挑战,但相信定能完成计划,因为他有朋友已在中国销售土耳其制鞋履。他表示,中国市场庞大,在10年内对奢侈品的需求将会十分殷切。

Firat Özpehlivan是另一名土耳其商人,他对这25年来与中国进行贸易的经验百感交集。他是钮扣及配件公司EMR的东主,以埃森余尔 (Esenyurt) 为基地,过去数年曾与中国供应商多次争拗。

他透露,当要求付运iPhone,他们会给你一部计算机。所以,他学会了必须小心处理产品规格。

Özpehlivan称,中国公司时常向他推销产品,但产品价格甚低,他对产品质素存疑,怀疑这些中国公司是否使用了未经验证的化学品或在合金内掺杂了劣质金属,例如拉链会很容易折断。

6至7年前,该公司从中国进口的货量占总货量90%,但土耳其实施反倾销法例及更严格的全新健康规例令情况逆转。

现时,Özpehlivan进口的货品若违反土耳其法律,他必须把这些货品销毁,并购入新存货满足客人需要。他表示,除非土耳其公司对海外供应商十分了解,否则不值得冒险。

现时,Özpehlivan每年到中国公干约5次,主要采购制造拉链的机器及树脂钮扣。虽然路途遥远,但洽谈生意必须要面对面接触。

他称,商业合作最重要是诚信,必须恪守承诺,但若干中国供应商往往出尔反尔。

当然,中国内地亦有很多质素优良的公司,但到当地营商时,会与中国公司有很多误会。

他相信,土耳其的纺织品及纺织配件业现时可以对中国内地公司造成冲击。以多个国际品牌为例,ZaraH&M 以及 Burberry 正从土耳其进口纺织品。

此外,他说土耳其公司开始加强顾客服务。举例来说,当地一家企业能在3天内向客户提供指定的钮扣和配件样本。

和Mert一样,Özpehlivan也认为中国内地面对的问题之一,是从事出口业务的热诚有所下降。他认为,中国企业在过去10年赚了许多钱,现在很多都转战内销市场,对出口业务的兴趣大大减少。事实上,中国出口商似乎已经厌倦应付外国的诸种法规。

不过,Özpehlivan的见解并非业界共识。例如,在土耳其工作的Zeynure Sabir是个中国贸易专家,她的意见迥然不同。

她说,土耳其公司向中国采购的成本仍较本土采购为低,即使税后亦然。同时,中国公司也借助土耳其拓展西方市场以及商机丰厚的俄罗斯市场。

相片:土耳其产品吸引,但价格必须合适。
相片:土耳其产品吸引,但价格必须合适。
 
土耳其产品吸引,但价格必须合适。

参展公司Mem Tekstil的客户经理Deniz Paksu说,不少中国公司曾经和她联络,表示有意采购布料销往俄罗斯。除了原材料,他们也希望生产成衣售往俄国市场。

Texbridge展览会已经踏入第三届,是土耳其布料业重要的展览活动,可是今年却没有来自香港或内地的参展商,这种情况值得注意。

一个不愿具名的土耳其参展商认为,香港和内地公司踪影杳然,可能是被故意拒诸门外。不过,其他在伊斯坦布尔举行的同类展览会,特别是Evteks家用纺织品展览会,还是有很多香港和内地企业参展。

假如猜测属实,那么土耳其和中国业者之间的对立和敌意便不言而喻。不过,土耳其并无阻挠亚洲公司到该国营商,目前已有大约20家华资纺织公司在土耳其营运。

土耳其商业分析员Ekrem Arslan说,虽然土耳其征收进口税,但是以财务来说,华商与土耳其贸易仍然相对容易。不过现在土耳其公司讲求的是品质,不单是最低价格。

面对这种情况,有些中国生产商似乎已经作出回应。伊斯坦布尔Genç Mert Tekstil公司营业统筹主任Tunca Tezer与香港和中国内地公司合作已有6年,这些公司在许多方面都令Tezer印象深刻。

相片:布料色彩鲜艳。
相片:布料色彩鲜艳。
 
布料色彩鲜艳。

Tezer说,他的公司向中国采购纱线,在土耳其织制布料。他们对品质十分谨慎,察觉到中国纱线的质素不断上升。整体而言,中国的纱线技术在许多方面都超越土耳其。

Nuri Güreler 是另一名和远东供应商合作愉快的土耳其业者。他在伊斯坦布尔经营零售店和批发业务,向香港和中国内地采购时尚配件已经超过18年。

他会到香港和中国内地发掘不同的设计意念,据称这些构思在土耳其鲜有见闻。目前他有20%产品购自香港和中国内地,其余80%来自土耳其。

他说,纵使现在香港物价高昂,4年来上涨了5倍,但是品质可靠得多。相比之下,内地价格无疑较低,可是必须监察质素。

谈到近年的转变,他说其中一种新趋势是中国供应商现在较愿意承接小批量订单,此举可以吸引更多买家。

他表示,有些中国厂家确实出色,但是要花点时间寻找;问题是同一所厂房每个月的制成品质素也可能不同。

他说,和中国业者交易,每10宗可能有1宗遇上问题。话虽如此,若能找到价格合适又与别不同的产品,他会非常高兴。

Texbridge纺织布料及配件展2013在伊斯坦布尔举行,展期为10月9至11日。

特约记者 George Dearsley 伊斯坦布尔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