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土耳其进口商对中国鞋履仍存戒心

较早时举行的土耳其国际鞋业博览(Aymod)上,不少参展商认为巴基斯坦已成为中国供应商的主要竞争对手。近年,劣质及有毒产品问题亦困扰着有意进军土耳其市场的中国鞋履出口商。

照片:大会展示传统造鞋工具。
大会展示传统造鞋工具。
照片:大会展示传统造鞋工具。
大会展示传统造鞋工具。

不久前,土耳其国际鞋业博览在伊斯坦布尔举行,参展商坦言,中国鞋履制造商要拓展土耳其市场依然困难重重。业界人士警告,由于中国的原材料价格飙升,加上买家投诉品质控制及营商手法不善,部分买家已转往巴基斯坦采购货品,认为当地更具吸引力。

很多问题都要追溯至2014年11月,当时一批含有毒物料的中国制鞋履被偷运到土耳其,令两国的鞋履贸易蒙上阴影。一些买家穿过有问题的鞋履后患上皮疹,需要入院治理,苦不堪言,而其他买家亦发现鞋履被雨水弄湿后褪色。

调查人员发现,约25,510双含有毒化学物的鞋履已经流入土耳其。当时的土耳其贸易部长Nurettin Canikli公布,海关官员在另外33,000双中国制鞋履的鞋油中发现致癌化学物。其后,该批鞋履被送往弃置设施时竟然不知所终。

面对如此丑闻,土耳其政府随即对中国制鞋履征收额外进口税,无疑为中国出口商带来沉重打撃。

土耳其业者Sayat Atanasyan对两国之间的鞋履业务却持独特见解。大约11年前,他只有17岁,获土耳其最大鞋履零售商Ziylan指派到中国从事品质监控工作。当时他的团队每年购入400万双鞋,花费数百万美元。

现时他在另一家伊斯坦布尔鞋履公司Urgan任职,在中国的工作经验依然可以大派用场。他称,这些经验非常宝贵。他们监督的公司,有些规模庞大得需要以高尔夫球车代步,才可以从公司的一端去到另一端。控制品质必须小心翼翼,有时外出午膳后回到厂房,便可能发现产品错漏百出。

Urgan每日生产10,000双鞋,为多个知名品牌代工,包括LC Waikiki、Zara、Bershka以及Wortman KG。5年来,该公司向中国采购铸模,制造注塑鞋及鞋底。

谈到较近期的经验,他说中国货品价格相宜,若干物料不能在土耳其找到;但论造鞋工艺,土耳其的整体水平胜过中国厂商。

他指出,内地厂房的机械化程度日趋提升,有土耳其公司甚至向中国购入专门机器。中国内地的成品鞋价格正贴近土耳其。数年前,土耳其一双售价10美元的鞋履,在中国的生产成本为4美元,现时已升至8美元。

Akar是一家男士鞋履制造商,位于伊斯坦布尔。高级经理Atta Coğhan认为,巴基斯坦才是中国出口商的真正威胁。该公司每日生产600双鞋,向中国购入热塑橡胶鞋底,但进口税占成本50%。

Coğhan称,中国的工资水平不断上升,但在巴基斯坦仍很容易招聘到月薪100美元的工人。此外,巴基斯坦可以提供优质的特种物料,如小水牛及小奶牛皮革,中国难以媲美。

在中国,沟通问题也十分常见,就算聘请翻译,仍然时有误解。

Krystyna Mandrykina 是Akasya公司的出口行政人员。Darkwood靴子是该公司的主要品牌。该公司在土耳其黑海沿岸的巴尔滕省(Bartin)生产鞋履,正计划向中国销售靴子。

照片:土耳其时尚女装鞋。
土耳其时尚女装鞋。
照片:土耳其时尚女装鞋。
土耳其时尚女装鞋。

Mandrykina表示,他们在广州发现一些靴子与该公司的产品十分相似,但质素低劣,售价24美元。她估计,若该公司大量生产同类型靴子,可以订价26美元。

Akaysa公司认为目前有能力在中国市场竞争,已聘请中国知名设计师Salangene Luo创作一系列风格崭新的靴子。大多数靴子选用质料独特的磨砂皮革,很多中国公司也从土耳其进口这类皮革。

Mandrykina透露,该公司的Darkwood靴子已行销到欧洲、俄罗斯以及中东。靴子已不再限于远足用途,该公司生产风格更时尚、适合日常穿着的靴子,售价只约Timberland的三分之一。

Ahmet Erdem是伊斯坦布尔Efe公司的财务总监,透露他们的营业额达3,300万美元,主要品牌有Hammer Jack休闲鞋,所用的合成鞋底购自中国。

Erdem称,与中国公司贸易往往发生意想不到的事。例如,华商通常使用个人银行账户,而非公司账户,原因不明,但海关会怀疑与洗钱活动有关,造成诸多不便。

另外,有一次他们汇款100,000美元采购一批货品,其后才知道多付款项。由土耳其汇款到中国只需两天,但退回余款却需时两个月。

现时,该公司每月向一家广东公司采购总值约100,000美元的物料,收货时往往发现货不对办或文件不齐全。

位于伊兹密尔的Altis公司高级经理Fazilet Kale亦有相同遭遇。该公司从事中高价鞋履业务,向门市店如Elle、Beta及Greyder供应鞋履。过去3年,该公司向中国采购配件,包括人造首饰和装饰宝石。

Kale称,首年合作一切相安无事,但去年部分产品质素似乎每况愈下。宝石从皮带脱落,还有其他产品问题。

据说,整个鞋履制造业都力求压低成本,所以很多人向中国采购物料。不过,中国的原材料成本也在上涨。该公司不想牺牲产品质素,认为即使以低成本生产鞋履,订价15美元,顾客依然会物色售价12美元的同类产品。

Kale相信,经营环境艰难不独是土耳其本土消费市场的问题,欧洲市场也是如此。她认为鞋履市场已出现危机。

她说,中国的鞋履生产存在黑市,若干公司暗中经营,没有缴付税项,并在西方国家物色批发商,令正规业者更难以经营。

设于伊斯坦布尔的Bueno公司每周生产4,000双鞋,有意进军中国市场。这家公司由父子经营,于1960年开业,现时生产200款女装鞋,行销35个国家。该公司正尝试透过澳洲分销商开拓中国市场。

Bueno的营业经理Ersan Ergul表示,该公司拥有若干香港客户,是在米兰Micam鞋展上认识。据称每次到该处参展,总有中国人试图拍摄该公司的展品,以便回国复制。

照片:2016年夏季鞋履系列,买家先睹为快。
2016年夏季鞋履系列,买家先睹为快。
照片:2016年夏季鞋履系列,买家先睹为快。
2016年夏季鞋履系列,买家先睹为快。

土耳其国际鞋业博览2015已于2015年10月7至10日,在伊斯坦布尔CNR会展中心举行。博览汇聚约500家参展商,估计吸引了50,000人到场参观。

特约记者 George Dearsley 伊斯坦布尔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