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巴西海运业历经风浪迎来曙光

过去12个月,巴西海运业受到贪腐案和过度官僚作风打击。不过,今年在里约热内卢举行的一个海事展览会,不少出席的参展商和参观者都认为,2016年巴西海运业或会出现新曙光。

照片:Marine Office:为11家美国供应商在南美处理业务。
Marine Office:为11家美国供应商在南美处理业务。
照片:Marine Office:为11家美国供应商在南美处理业务。
Marine Office:为11家美国供应商在南美处理业务。

过去一年,巴西的海运工程业界出现不少动荡和混乱。然而,第12届巴西南美海事展览会(Marintec South America – 12th Navalshore)却明显弥漫着活力和乐观的氛围。大会设有7个国际展馆,共有370家来自17个国家的参展商,吸引了约16,000名人士入场参观。参展商涵盖业界每一个范畴,包括造船、翻新维修、推进器、电子、通讯、平台、安全等各种设备及服务。

山东潍柴进出口有限公司设置的摊位规模庞大,在会上数一数二。潍柴总公司设于中国山东省潍坊市,市场营销经理Luis Lu Song解释为何前往南美参展:「我们是中国最大的引擎制造商,我们的引擎应用范围包括货车、巴士、工程机械及其他专门设备。在巴西我们的主要目标市场是海运。

「我们7年前在巴西圣保罗设立办事处,拥有本地销售和售后服务团队,并有7个服务中心分布巴西各地。」

潍柴在巴西已有稳固的地位,亦是南美海事展的常客。但正如很多公司一样,潍柴认为近期巴西的商贸环境有点艰难。Lu说:「今年不是那么理想。汇率是1美元兑3.5雷亚尔,令我们的订价变得不够竞争力。我们还要面对高税率和保护政策,再加上我们得不到巴西发展银行(BNDES)的信贷,因而要面对付款问题。为此,我们正物色一个本地合作伙伴,协助我们在这里设立生产线。」

这做法其实是效法潍柴在全球多个国家已成功采用的模式,Lu说:「我们在印度、意大利、德国、法国及美国等国家均已设立生产线。潍柴现在拥有Linde Hydraulics的30%股份,亦拥有意大利豪华游艇制造商Ferretti的70%股份。我们是一个真正的环球集团。」

在展览会上设有多个国家展馆,各自汇聚来自本国的参展商,例如韩国展馆有Conotec、Decomarine、Dongjoo Engineering、Dong Kang Metal、Hanshin Electronics、Ilhung Co、Lino Co、Metal-Korea、Prosave、Sam Hoi Industrial、WSM及Jungang Polytech等多家韩国公司。丹麦和荷兰都设有类似的国家展馆。

日本亦一样,由日本船舶机械及设备协会(JSMEA)组织多家日本公司到场参展。展馆中央放置了巨型展板,展示钻井平台补给船的完整示意图,详细说明船只的所有部件和配件,包括锅炉、引擎、涡轮机、照明、油漆、密封装置、阀门等等,涉及的日本供应商超过70家。

至于中国展馆,参展公司和展品包括:江苏兆胜的空调;山东南海工程的气囊及漂浮型橡胶防撞装置;重庆东港的轴承;汉盛(上海)海洋装备技术的抽水机、海水淡化装置、焚烧炉及污水处理装置;南通海景的压载水处理系统;浙江双鸟(TBM)的吊索设备。

对浙江双鸟的营业经理Xu Jun来说,来巴西参展是一次新体验。他说:「我们参加过迪拜、新加坡和德国的海事展,但来巴西参展是第一次。我们前来主要是派发印刷宣传品,并希望物色一家代理商。」

另一中国参展商上海罗凯坶展出了浮标、照明用具、雷达应答器及声纳探测仪等。洋山船舶(YSH)则是一家经销商,销售中国生产的海洋机械以及Wärtsilä和MAN柴油机的零配件,在会上展出一系列惹人注目的空调和阀门。事实上,Wärtsilä在会上设有其中一个最大型的展览摊位。

会上有一些较大型的参展商,他们在巴西设有办事处,代表多个海外制造商推销不同的产品和服务;在里约热内卢注册的Macnor Marine便是其一,该公司代表12家供应商参展,当中大部分是挪威公司。

Macnor Marine的服务经理Leo Moteff说:「我们采用这种方式参展是有原因的。举例说,造船厂接了订单建造一艘新船,他们从一开始便需要找齐所有设备的供应商,例如船身、照明用具、推进器、住舱等等。我们可一次过汇报价钱、交货时间及售后服务的详情;我们必须在里约热内卢这里才可参与这些招标过程。」

照片:日本展馆的船舶示意图。
日本展馆的船舶示意图。
照片:日本展馆的船舶示意图。
日本展馆的船舶示意图。
照片:Brastech:救援艇专家。
Brastech:救援艇专家。
照片:Brastech:救援艇专家。
Brastech:救援艇专家。

巴西另一家公司Ulstein Belga Marine已有34年历史,在会上展出15家高科技供应商的产品,包括导航及自动化系统、无线电收发机、卫星及内部通讯系统等。此外,巴西的Vision Marine也代表多家高科技供应商参展。

Vision Marine营业顾问Leandro Meireles解释为何要前来参展:「巴西需要进口很多高科技设备,但在外国找供应商的成本太高了,需要处理很多文书工作。我们在这里开设办事处可解决其中一些难题。」

总的来说,很多参展商都表示在巴西做生意面对不少困难,而大部分问题往往涉及应付各种官方规定所带来的烦恼。

巴西国营石油企业Petrobras是全球第四大能源公司。巴西政府通过该公司掌管全国80%的石油和60%的天然气储备,也掌控了50%的航运业。Petrobras总部设于里约热内卢,主要从事勘探、生产、提炼和供应石油及天然气,活跃于17个国家,其中12个是拉丁美洲国家。

Petrobras大部分的勘探和生产都在巴西沿岸进行,拥有134个生产平台和100个勘探钻井,以及一支有326艘油船的船队。在过去17个月该公司深陷贪腐丑闻,涉及为了获得生意合同而向政客及官员行贿,至今已有数十名商界人士和政客牵涉其中。案件仍在调查之中,而Petrobras在过去一年已削减了40%未来投资计划。

然而,有人认为国营石油公司贪污舞弊事件遭揭发调查,长远而言或会令业界变得更健康。其中一位持这乐观看法的是主办机构Marintec South America的董事Renan Joel。

Joel说:「巴西航运业过去10年每年平均增长19%,现正经历一个过渡期,好处是可作出革新,有望在未来创造一套更有效的规管架构,让产业价值链的每一方都可得益。」

大会举行了多场研讨会,其中一场名为「如何在巴西营商?」邀请了在巴西有多年营商经验的公司,探讨业界共同面对的种种困难。

巴西M&O – Maritime and Offshore Partners的执行董事Jan Lomholdt在研讨会上首先发言,他提出了目前业界面对的一些挑战,包括:高成本、回报缓慢、本土含量要求、缺乏人才及贪污等问题。

他说:「从好的方面看,过去12个月写字楼租金已下降约一半。能坚持经营的公司,应可化危为机。

「我在这里居住了5年,但在北欧的很多董事局成员对于等待回报方面却不是那么有耐性。其实只要你控制好成本、够耐性、做好所有文书工作,最终必定会得到回报。

「在过去3年,人才不足的问题已有改善,因为巴西开展了不少项目,相关人员从中吸引了大量经验。贪腐案其实也带来商机,特别对那些仍未在巴西经商的外国公司来说机会更多,因为很多原有服务公司将会被列入黑名单。

「这将会带来有利的改变。我们及其他一向透明度高的公司都希望业界可作出一场清理整顿,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

「2016至2019年巴西在生产石油方面的预算支出仅在挪威之后。无论有多大困难,我作为公司的董事自然希望公司能分得一杯羹。今年不是一个好的年头,但要知道巴西只开采了10%的油藏,未来10年还有90%的储藏有待开发。我们需要的是耐性。」

巴西Inventure Management的执行合伙人Erik Hannisdal在研讨会上接着发言,解释在巴西营商有很多问题都是官僚作风引致。他说:「为应付巴西的官僚主义,你必须配备大量人手,因而在员工和基础设施方面的预付投资很高。一般来说,一家欧洲公司每年只需花200个工时应付缴税的工作,但在巴西据说要花费2,600工时。

「不过,花点耐性是值得的。市场已跌至谷底,之后几年将会好转。」

但Moteff的看法有些微不同:「巴西的海运业其实一直以来都像波浪般高低起伏。市场之前不过是稍为冻结了,明年也许会活跃起来。」

照片:M&O:在巴西推销外国科技。
M&O:在巴西推销外国科技。
照片:M&O:在巴西推销外国科技。
M&O:在巴西推销外国科技。

巴西南美海事展览会在2015年8月11至13日于里约热内卢的SulAmerica会展中心举行。

特约记者 John Haigh 里约热内卢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