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无人飞行器送货暂难实现

在第12届美国供应链及物流峰会上,不少参展商认为,碍于法例及安全问题,以无人飞行器送货也许只属纸上谈兵,但自动化却为物流业其他领域带来革命性改变。

照片:亚马逊的PrimeAir短期内难以起飞。
亚马逊的PrimeAir短期内难以起飞。
照片:亚马逊的PrimeAir短期内难以起飞。
亚马逊的PrimeAir短期内难以起飞。

第12届美国供应链及物流峰会 (American Supply Chain and Logistics Summit)的与会者表示,物流业使用自动化系统来提升货品处理效率,蔚然成风,但要实现以飞行器送货,前路仍然漫长。部分与会者认为,外判及云端解决方案为有意节省物流时间及成本的公司提供便捷途径;另一些与会者警告,把供应商纯粹视作商品提供者有其风险。亦有与会者强调协作的重要性,在这方面亚洲企业似乎有不少地方可供西方同业学习。

Vanguard Defence Industries是一家以得克萨斯州为基地的无人飞行器制造商,行政总裁Michael Buscher认为,无人飞行器送货概念,例如亚马逊(Amazon)的PrimeAir,虽然技术上可行,却难被社会接受。

他说:「关于亚马逊Prime送货的报道很多,但暂时不会成真。这并非技术问题,而是受周边因素所限。假如使用无人飞行器运送书本到私家车道上,应如何避免儿童或动物走近机翼?在空中又如何避免与其他飞行器相撞?」

Buscher续说:「货仓内的自动化系统却是另一回事。2012年,亚马逊收购了流动机械人执行系统制造商Kiva,逐步把旗下的货仓及配送设施全自动化。当初人们对亚马逊以7.5亿美元收购Kiva大惑不解,但很多人并不知晓的是,未来5年亚马逊省下的员工成本将会是收购价的3倍。」

虽然无人飞行器送货难以成事,但是其他无人系统却可能改写物流业的运作常规。Buscher认为,奔驰未来卡车2050 (Mercedes-Benz Future Truck 2025)实际可行。奔驰曾作多次示范,车队每辆车之间能保持约24英寸距离。当引路车开始煞停时,会以八分之一秒的速度把讯号传送至尾随的卡车,车辆可以同时由时速60英里减速至零,反应比真人司机快得多。

同时,Buscher认为,劳斯莱斯(Rolls-Royce)的全自动货船将革新海上运输。这种货船可以跨洋过海,无须任何船员。他估计大约25年内,全自动货船便可取代大部分传统航运公司。

除了机械人技术外,互联网也大大提升了供应链及物流效率。EShip Global是一家以得克萨斯州为基地的运输管理公司,全国销售总监Tegrin Bridgeforth称,利用云端相关技术是现今供应链及物流业的主流趋势,没有人想自行管理或维修,宁愿把这些事务的成本转嫁他人。

Bridgeforth说,使用云端技术却使企业未能掌握业务发展。虽然有时间从事其他活动,但若把业务委托他人处理,便会失去成功感。

把物流职能外判专业管理公司是「速赢」策略,对缺乏专业人员或财力进行大规模系统更新的中小企来说尤其如此。Metabolix是一家以马萨诸塞州为基地的生物塑料公司,环球供应链总监Ray McGuire认为,对中小企而言,重点是与系统完善的第三方物流供应商合作,借助他人之长管理供应链。

McGuire以Kuehne & Nagel(德迅货运代理)为例,他说在亚洲营商的人大多认识这家公司,正如世界各地的企业都会熟悉敦豪(DHL)及联合包裹运送服务公司(UPS)。这些都是业界龙头,但业内肯定亦有其他具备优良信息科技、系统及监察工具的中小型公司,用家可以通过它们的网站获取这些工具,形式可以是订立合约,或是缴付小额费用。

McGuire说,每月付出100美元,便可享用第三方物流管理及第三方物流监察服务,有些监察服务更十分深入,由供应商的店铺楼面一路追踪至配送阶段,这种做法肯定比花费500,000美元购买物流管理软件更佳。在一家50人或100人公司,也许没有人懂得操作或至少充分利用这类系统;因此,公司并无理由购买一套只会应用其一成功能的软件。

照片:Kiva协助亚马逊迈向自动化。
Kiva协助亚马逊迈向自动化。
照片:Kiva协助亚马逊迈向自动化。
Kiva协助亚马逊迈向自动化。
照片:奔驰的未来卡车。
奔驰的未来卡车。
照片:奔驰的未来卡车。
奔驰的未来卡车。

深入了解供应链及供应商业务,特别是外部因素对货源稳定有何影响,才能预防供应链出现差池。美国太空总署(NASA)的补给、制造及供应链管理首席业务策略师Michael Galluzzi表示,从项目经理的角度看,他要考虑谁是最重要的下游单一供应商,他们从哪里采购原料,改动设计对这些供应商有何影响等。

Galluzzi说:「穿梭机计划终止后,我们要到很久之后才再落单采购。这对太空发射系统亦即后继的运载火箭有何影响?如果没有洞察力便不会知道。」

「另一个例子是自然灾害。2011年海啸侵袭日本后,署方系统很快已得知日本一家供应商出现问题。我们随即采取应对方案,减轻影响。」

部分与会者认为,在与客户或供应商交往合作方面,西方企业有不少地方可以向亚洲公司借镜。McGuire指出,美国公司集中考虑要买甚么和何时需要购买,亚洲公司却期望建立伙伴关系,认识对方。

据McGuire分析,美国及欧洲公司著重结果多于建立关系,亚洲公司不应为此感到失望。幸好,现在很多公司高瞻远瞩,不会压榨供应商,而是希望建立长期合作关系。他认为,最有效方法莫过于开诚布公,供应商应坦言双方需要建立关系,虽然乐意供应优质产品,但断不能以最低价钱提供。

CCI是一家来自伦敦的管理顾问公司,供应链副总裁Carl Loubser与McGuire同样认为亚洲企业有较西方同业优胜之处。Loubser称,CCI虽然规模较小,但是不乏跨国大客,他们往往列举拉丁美洲或亚洲的设施或机构作为范例,而这些公司都重视执行,以办妥工作为先。

Loubser认为,美国企业的管理方式与亚洲公司大有不同,前者有需要调整领导作风。亚洲国家有很多忠心耿耿的员工,愿意跟从指令工作。

照片:劳斯莱斯的无人货船。
劳斯莱斯的无人货船。
照片:劳斯莱斯的无人货船。
劳斯莱斯的无人货船。

第12届美国供应链及物流峰会在达拉斯的Hyatt Regency举行,期间安排了30场研讨会及工作坊,吸引200多名业界代表参与,探讨适切有效的供应链及物流管理方案。

特约记者James O’Donnell达拉斯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