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机器人时代催生三大智能商机

新兴科技的应用商机蓬勃。在内地「双十一」(11月11日)和「双十二」(12月12日)大促销活动期间,家用机器人和服务型机器人市场显示出了巨大的消费前景。

照片:在北京举行的世界机器人大会上的售货机器人。
在北京举行的世界机器人大会上的售货机器人。
照片:在北京举行的世界机器人大会上的售货机器人。
在北京举行的世界机器人大会上的售货机器人。

家庭清洁机器人旺销

自动真空吸尘器在内地市场已经成功实现了商业化,成为大众家庭的普及产品。

在内地大型电商平台淘宝的「双十二」活动中,价位在千元(人民币,下同)左右的扫地机器人仅在一家单店的日销量就达两百台以上,月销量突破4,000台。

而在稍早之前的「双十一」活动中,某款扫地机器人的销售额比去年增长一倍多,达到3.15亿元,是4年前的150倍。

最新一代的扫地机器人,不仅有智能防碰撞、自动返回充电功能,还升级出拖地功能,并可根据环境提供干拖和湿拖两种清洁服务。

照片:扫地机器人已在内地许多家庭普及。
扫地机器人已在内地许多家庭普及。
照片:扫地机器人已在内地许多家庭普及。
扫地机器人已在内地许多家庭普及。

一位趁促销活动入手智能扫地帮手的全职主妇戚女士说,「用了一个星期,感觉不错,家里的灰尘和宠物毛发少了很多。我的孩子喜欢光脚在地板上跑,现在脚也不会太黑了。」

在本月由淘宝网发布的《2015年我们为什么买单》的报告中显示,内地智能市场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发力,目前仍保持高速增长,同比增长率接近250%。根据对3.86亿使用者的消费现状与行为的研究,该报告指出:在智能家居市场中,扫地机器人占据了绝大部分份额;此外,由于受到雾霾扬尘等因素影响,北京、辽宁和山东地区显示出对擦窗机器人的特殊需求。

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与扫地机器人相比,内地市场中的擦窗机器人无论品牌还是型号,选择都较为有限,只有德国和本土的几家厂商有专业化生产,且平均价格达2,000元,在智能小家电中属于「贵族」,未来该领域还有更大商机可以发掘。

智能陪护机器人或成市场新宠

据业内人士分析,家庭服务机器人的进化一般会经历「工具—管家—陪护」三大阶段,在目前内地市场环境下,机器人还主要停留在「工具」阶段,完成部分代替人工劳动的基本使命。下一步则是朝着「管家」以及「陪护」的角色发展。

在今年夏季举行的深圳文博会上,内地厂商生产的新一代智能服务机器人成为关注焦点。该类产品目前已在电商平台推广,价格为3,000元左右,平均一天能售出两三台。

照片:今年问世的新一代智能陪伴机器人。
今年问世的新一代智能陪伴机器人。
照片:今年问世的新一代智能陪伴机器人。
今年问世的新一代智能陪伴机器人。

该款机器人身高不过1米,会唱歌会跳舞,具有远端视频操控功能,可与孩子及老人进行智能对话,下达简单命令亦能即刻执行。此外,还有智能安防设计,遇有非法闯入和火警情报等,会自动发送预警信息到指定手机上。

随着内地「二孩」政策全面放开以及老龄化社会来临,陪护机器人的需求将会持续增长。不过,虽然陪护机器人的身影已经在内地及海外市场出现,并被乐于「尝鲜」的家庭所接受,但还远未到普及阶段。近期一些国际制造业巨头都在加大研发投入,以期能解决更多日常照护的技术难点。

目前内地市场新兴的陪护机器人,在远距离通信、噪音识别方面还普遍存在问题。此外,与人的交互也是以被动交互为主,缺乏识别情绪并作出回应的能力。以一款在京东电商平台上热销的智能陪护产品为例,虽然语音辨识功能较为强大,但产品要求「尽量使用标准普通话」,否则可能产生识别障碍。对于地域广大、方言众多的内地市场而言,智能陪护机器人的「语言关」恐怕是首先需要克服的障碍。

机器人「玩」出教育商机

随着社会对青少年科学及实践教育的重视,机器人也成为许多内地家庭的教育投资热点。

以某家知名机器人教育机构为例,该机构去年在内地拥有35家直营校,到今年12月已拓展到62家,加盟学校则由70多家发展至100多家。

在主流的机器人教学体系中,普遍包含感测器、电子、机械、电脑技术教育,以及程式设计和操控实践等,目的是为儿童及青年提供未来技术基础、开发创意性涵养。

照片:内地企业生产的可程式设计教育机器人,锻炼儿童的实践能力。
内地企业生产的可程式设计教育机器人,锻炼儿童的实践能力。
照片:内地企业生产的可程式设计教育机器人,锻炼儿童的实践能力。
内地企业生产的可程式设计教育机器人,锻炼儿童的实践能力。
照片:进口到内地的乐高机器人教育产品。
进口到内地的乐高机器人教育产品。
照片:进口到内地的乐高机器人教育产品。
进口到内地的乐高机器人教育产品。

针对不同年龄层,机器人教育往往有订制化的课程开发。以从韩国进驻内地的ROBOROBO为例,其在内地开设的课程分为初、中、高级三个阶段,分别对应积木机器人、单片机机器人和人形机器人的教学。在北京的新东方百学汇,也有特别针对3到6岁幼童开发的专项机器人课程。

在新一代教育产品中,能够説明孩子们亲身体验图形程式设计、电子学的可程式设计教育机器人等也应运而生。有教育界人士把最近流行的开源机器人比喻为「孩子小手中的大世界」,认为可以促使内地机器人教育普及。

借助机器人教育产品,少年「创客」们可以亲手组装一辆智能小车,一个能够准确抓取物品的机械手,甚至一台3D印表机。这对孩子们不仅富有吸引力,也受到那些希望子女不再沉溺于手机和电脑游戏的家长欢迎。

这些教育类机器人往往具有「萌」或「酷」的外形,能够帮助不同年龄阶段的青少年学习程式设计语言,售价在500元到3,000元不等。

随着机器人教育业的快速发展,一些教育衍生品也越来多。例如某大型教育机构计画2016年开始实施机器人相关的海外游学项目,包括配合国际比赛开展夏令营和冬令营等,并针对内地学生寒暑假的假期空档,开展专门的机器人教育托管班,以满足个性化的教育需求。

特约记者 楚雯 北京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