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秘鲁纺织业尽力赶上拉美同业

秘鲁纺织业的规模明显不及多个邻国,但该业的历史却相当悠久。现时,该国力争成为具实力的纺织原料出口地,并尽力满足国际市场的不同要求。

照片:秘鲁国际纺织及成衣展展示秘鲁别具特色的印花图案。
秘鲁国际纺织及成衣展展示秘鲁别具特色的印花图案。
照片:秘鲁国际纺织及成衣展展示秘鲁别具特色的印花图案。
秘鲁国际纺织及成衣展展示秘鲁别具特色的印花图案。

秘鲁的纺纱业十分兴旺,而服装出口亦欣欣向荣,因此秘鲁国际纺织及成衣展(Expotextil Peru)充斥着一片乐观情绪。此外,秘鲁生产商对纺纱和布料的需求十分殷切,而且对先进的针织、缝纫、刺绣和布料印花机器兴趣日增,更令乐观气氛渗透会场每个角落。

很多业内人士认为,秘鲁的纺织及制衣业终于赶上其他较为发达的拉丁美洲国家,原因之一是秘鲁对北美洲及南美洲的纺织品及成衣出口有增无减,而且秘鲁若干类服装对美国出口时享有免关税待遇。另一方面,不少外国参展商亦关注,秘鲁的进口法规带有保护主义色彩。

尽管如此,展览会上有很多纺织机器品牌参展,全部都有意接触当地数目日增的纺织厂,积极争取生意。会上最受注目的纺织技术有丝网印刷机、工业用印刷机、直线和圆形针织机、刺绣机及缝纫机。与此同时,大会设有另一个展览厅,专门揭示纺织品、钮扣、扣子、纺纱、纤维、拉炼、弹性布及花边。

除了本土参展商外,哥伦比亚及墨西哥亦设立了各自的国家展馆,而中国代表团亦集合了28个小型参展摊位。虽然大多数中国内地参展商主要展出各类纺织品,但有一两家公司的展品却出人意料之外,其中包括拉炼、尼龙和聚脂纺纱、钮扣以及缝纫机。

中国参展商认为,秘鲁市场大有增长机会。Stars的总部设于江苏,总经理Zoe Gong表示,虽然该公司是首次参展,但很多中国参展商以前曾经参展。她称:「虽然秘鲁是一个细小市场,但我们现时专注于拉丁美洲市场,特别是墨西哥,当地的消费者数目是秘鲁的4倍。不过,秘鲁市场的发展还未成熟,秘鲁政府亦向进口棉花征收关税,设法保护当地的棉花业。」

今年,Stars展示林林总总的布料产品,包括聚酯针织毛毯、被子、浴袍及浴帘。Gong对该公司的业务前景感到乐观:「我们公司应可在秘鲁销售聚酯产品,原因是产品价格便宜,兼且不用缴税。不过,秘鲁消费者的消费力不强。」

长兴县鑫盛轻纺有限公司的总部位于浙江省湖州市,营业经理Eddy Xu已是第二次到场参展。他谈及该公司的营商经验时表示:「我们未受进口关税的影响,在秘鲁已有3家客户。我们在拉丁美洲销售各类布料,包括服装衬里、床单、浴帘及家用布料。不过,现时为止,对我们而言,秘鲁并非一个大市场。」

除了Eddy Xu之外,大多数出席的业内人士反而十分关注进口关税问题。很多人认为,若秘鲁政府企图征收进口关税以保护棉花种植业,将会得不偿失。当局的数据显示,由2005至2015年,秘鲁的棉花总产量下跌逾60%。

整体而言,在秘鲁的纺织业中,逾半企业是从事棉花加工。根据秘鲁农业部的数据,纺织业使用的棉花中,有70%是从外国进口,主要来自美国。至于纱线,大部分购自巴基斯坦,而布料的主要来源地是哥伦比亚及中国。此外,秘鲁进口的服装产品差不多全数来自中国。

标签切割和摺叠设备生产商Galarza International的总部设于美国新泽西,创办人Juan Galarza前来会场,以了解该公司的发展前景。虽然他在纽约长大,但父母是秘鲁人,有助他掌握在秘鲁的营商要诀。

他称:「秘鲁的纺织业增长势头已持续了10年,至今依然节节向上,但纺织机器及纺织品则面对亚洲的激烈竞争。」

过去,Galarza大部分客户都来自加马拉(曾是秘鲁首都利马重要的制衣地区)。在这个地区,服装摊贩满布街上,聚集于各栋住宅大厦之间。这些大厦不但是当地居民的居所,也为数以千计缝纫店提供了经营空间。

照片:中国是秘鲁的主要布料供应地。
中国是秘鲁的主要布料供应地。
照片:中国是秘鲁的主要布料供应地。
中国是秘鲁的主要布料供应地。
照片:秘鲁长久以来一直使用羊驼毛生产服装。
秘鲁长久以来一直使用羊驼毛生产服装。
照片:秘鲁长久以来一直使用羊驼毛生产服装。
秘鲁长久以来一直使用羊驼毛生产服装。

Galarza称:「当时,加马拉的后街小巷挤满服装生产商,犹如纽约市。时至今日,大规模的生产活动已迁往市郊,而这区的服装店大多从事零售业务。不过,当地依旧有数以千计的家庭式制衣商,在一个细小单位内从事制衣活动。来自加拿大、美国及墨西哥的买家会向这些家庭式制衣商采购服装作批发用途。」

Maribel Gonzales的设计保留了加马拉传统风格。她从逾千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成为最后18位获选的加马拉设计师之一,在会场内的加马拉小企业培育展区(Gamarra Small Business Incubator)揭示自家设计服装。

Gonzales能够突围而出,主要归功于其质素上乘的儿童休闲服系列Magoki。她介绍自己的时装设计意念时表示:「我们使用秘鲁棉花。纵使秘鲁棉花的价格高于来自印度或埃及的进口棉花,但品质较好。皮马棉花的质地通常较为柔软,纤维较长。

「我们的产品附有原产地证书,进口到美国时可以免除某些关税。整体而言,我们是以质素取胜,非以价格竞争。

「多得秘鲁生产部举办的工作坊,我们有很多机会学习品质标准及出口实务等知识。此外,我亦再次得到生产部支持,参加两项时装展,分别是时尚秘鲁(Peru Moda)及时尚哥伦比亚(Colombia Moda)。」

秘鲁纺织业的其中一个特点是长久以来一直使用羊驼(一种原居于秘鲁的动物)毛。多个世纪以来,安第斯地区民众都是从事羊驼放牧,羊驼的珍贵之处在于其柔软的羊毛。

时至今日,秘鲁的高地羊驼数目为全球之最,其羊毛每年可以制成4,000吨幼细兼极为保暖的纤维。虽然羊驼毛差不多全部出口到中国,但有少数参展商在秘鲁从事羊驼毛加工。

其中一家是参展商Peru Naturtex Partners,总部设于利马,展示林林总总的有机羊驼棉纱和纤维以及服装制成品。该公司创办人James Vreeland以前是一名人类学家,认为该公司并非只是经营一盘成功的生意,也是保存古老传统。

他解释该公司的经营管理方式时表示:「我们的羊驼毛纤维取自安第斯牧场的自由放养羊驼。牧场地处海拔约4,000米,属于科尔卡地区。我们只用天然杀虫剂及天然药物照料羊驼,所采用的棉花则来自沿海及潮湿的东部森林。

「我们倾向从社区购入棉花,而非向个别农民采购,原因是不想改变他们的耕作方式。相反,我们想保留农民的耕作方式及文化。我们希望与一直保存传统的社区合作。」

虽然该公司的经营方式有助支援秘鲁社区,但Vreeland承认,这会增加工作量。他称:「这样成本更高,主要用于物流工作,需要从众多小型生产商收集棉花。不过,我们的客户亦理解到有机及公平贸易产品的价格较高,并认为产品物有所值。」

其他多家参展公司的产品都有羊驼毛成份,他们亦尽力满足国际纺织市场的广泛要求。以利马为总部的Lancaster Yarns便是其中之一。该公司声称是秘鲁主要的纱线生产商,产品包括各类混纺纱线,以及为多个国际知名品牌制造的短袜及长袜。

Lancaster Yarns的国际营业主任Claudia Caballero透露如何满足各国市场的不同要求:「我们在羊驼毛中混入世界各地的其他纤维,包括羊毛、兔毛、棉及丝,亦使用羊驼毛、小羊驼毛、羊绒、美利奴羊毛、秘鲁棉及尼龙生产袜子。虽然我们仍然主要使用秘鲁羊驼毛纤维,但于过去60年已发展多元化出口业务。整体而言,在我们的产品之中,95%是对外出口,大多数出口到欧洲、南美洲以及北美洲。

「我们与众不同之处在于有能力融合各类不同纤维,研制崭新纱线,满足客户需要。现时,丙烯酸聚酰胺混纺纱线广受欢迎。」

照片:得奖设计师Maribel Gonzales在加马拉小企业培育展区参展。
得奖设计师Maribel Gonzales在加马拉小企业培育展区参展。
得奖设计师Maribel Gonzales在加马拉小企业培育展区参展。

秘鲁国际纺织及成衣展已于利马Jockey Exhibition Centre举行。

特约记者 John Haigh 利马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