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美国服装订单下跌 中国公司转战日本市场

在2019年举行的亚洲时装展(Asia Fashion Fair),不少参展商表示,很多美国公司不再向中国内地的纺织品供应商取货,订单大减,因此日本已成为内地商家另一个目标市场。

照片: 有意发展日本市场的时装制造商要留意当地消费者的喜好。
有意发展日本市场的时装制造商要留意当地消费者的喜好。
照片: 有意发展日本市场的时装制造商要留意当地消费者的喜好。
有意发展日本市场的时装制造商要留意当地消费者的喜好。

亚洲时装展旧称中国时装展(China Fashion Fair),自2003年以来每年都在东京和大阪举行,为有意在日本发展原件制造(OEM)或原创设计(ODM)业务的中国内地公司提供一个展示平台。该展览数年前更改名称,很多人认为,这项举措是要在延续传统之余吸纳更多亚洲参展商。在最新一届东京展会,一些迹象显示上述策略已初见成果,不过参展商仍以从事OEM或ODM业务的中国公司为主。

该展会也揭示了日本时装业一些值得留意的常态及若干新兴趋势。由于很多参加者本身已建立全球供应链,以服务世界各地市场,因此展会也为业者提供机会,了解其他公司如何演变,务求在瞬息万变的国际市场中保持竞争力,以及应对当前阴霾密布的营商环境。

事实上,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推行鲜明不过的保护主义政策,令国际贸易充斥不明朗因素,很多参展商都显然大受影响,尤其是场内众多中国公司。其中,总部位于浙江的童装及女装生产商Sulyfashion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该公司营业代表Sylvia Zhou谈到他们如何调整业务重心:「以往,我们在美国有很多生意,合作伙伴包括沃尔玛(Walmart)等品牌,可是现在几乎连一个美国客户都没有。

「现时,加征关税措施令我们的经营非常艰难。事实上,由于很多美国客户都不再使用中国供应商,所以我们也要大幅转移发展焦点到其他市场上,尤以欧洲为然,目前我们的当地客户包括飒拉(Zara)和马莎(Marks & Spencer)。另外,我们也有意大力发展日本市场,现时我们有大约30%生意来自这里。」

三松服饰的总部位于江苏常州,其副总裁Cai Jinchen所述的发展方向与Sulyfashion相似。该公司于2001年开业,虽然至今已建立了庞大的国际业务网络,但由于目前国际市场变幻难测,进一步的拓展计划差不多已完全停止。Cai Jinchen分析目前的困局:「短期来说,我们已没有什么重大发展计划。老实说,目前我们只希望能维持现状。」

三松多年来一直和多家日本公司合作,不过这次却是首度参加当地举行的展会。Cai Jinchen虽对展会成效没有太大期望,但也不是全然悲观。他认为,展会有时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且虽然现在与美国商家合作十分困难,但也不是绝无可能。他说:「去年,我在法国参加一个展会,成绩颇令人满意,因为美国一个休闲品牌正好在那里物色新供应商,最终成了我们的新客户。」

很多报道都已指出,在上述关税问题下,很多公司都把生产设施搬迁到那些享有相关关税豁免的国家,特别是一些劳工成本较低的地方,其中孟加拉和缅甸都是热门的落脚点。不过,它们并非唯一选择。例如,总部位于上海的休闲服装制造商鹤山服装据报便刚于埃塞俄比亚开设一家聘用1,000名工人的厂房,集中生产T恤和有领T恤。

该公司的贸易发展经理Peng Lin简述作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我们的最大厂房设于孟加拉,现时聘有5,000名工人,但埃塞俄比亚的劳工成本比孟加拉还要低。这是一个必须认真考虑的因素。」

照片: 有参展商觉得设计复杂的服装最好还是由内地厂房制造。
有参展商觉得设计复杂的服装最好还是由内地厂房制造。
照片: 有参展商觉得设计复杂的服装最好还是由内地厂房制造。
有参展商觉得设计复杂的服装最好还是由内地厂房制造。
照片: 高技术布料经常用来制造运动服装。
高技术布料经常用来制造运动服装。
照片: 高技术布料经常用来制造运动服装。
高技术布料经常用来制造运动服装。

对来自南京的服装制造商海企国际来说,劳工成本同样是生产决策的重要因素。部门经理Xu Juan表示,该公司在缅甸的首家生产设施表现理想,因此正于当地开设一家针织厂。

Xu Juan谈到这项举措的优点:「在那里开设针织厂可为我们的发展带来莫大裨益,因为当地很多年轻人都喜欢从事这类工作。相反,在中国,要找合适的员工越来越难。

「随着组织工作方面的进步,我们已成功克服生产过程中的缺口。我们的策略重点是在新开设的海外厂房生产较简单的大众市场产品,而中国工人的技术水平较高,因此可集中制造较复杂的服装。这类服装的生产批量多数较少,而且要较常谘询客户的意见。」

Sulyfashion 营业代表Sylvia Zhou认为,发展日本服装市场时,生产批量较少是成功的关键。她说:「以日本市场来说,我们一般的批量介乎100至6,000件,其他国家则通常为300至10,000件。这个差异的主因是日本消费者通常都不喜欢购买人人都穿的服装。

「另外,我们的厂房大多位于中国,很少使用海外生产设施,主要因为要妥善控制海外供应商,令他们完全依照我们需要制造产品,有时并不容易。因此,只要可行的话,我们都倾向以旗下的中国员工生产。」

苏州恒润专门从事OEM业务,是亚洲时装展的常客,首次参展至今已经10多年。该公司同样强调,产量少和质量佳对于在日本市场立足极为重要。营业代表Cherry Chong分享他们发展日本市场的多年经验:「日本市场绝对喜欢产量较少的服装,通常是500至1,000件。同时,制造商生产那些在这里较畅销的服装时,也要面对若干掣肘。

「举例说,今年我们展出的产品中,包括一款为Cleo制造的绣花蕾丝薄纱连身裙,售价110美元。对于在缅甸、埃塞俄比亚等地的新设厂房来说,要生产这类手工复杂、由多层组成的服装殊不容易。」

这类服装设计较为华丽,也能修饰身型,很受日本与日俱增的年长消费群欢迎。不过,今届展会还有一个截然不同的流行服装领域,就是运动服装。

例如,海企国际的展摊摆放的几乎全是运动休闲服,这个决定反映了该公司与优乃克(Yonex)、匡威(Converse)等OEM运动服装品牌多年来的合作关系。此外,很多业者也指出,今年夏季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也是一大动力,能带动市场朝这个方向发展。

运动服装深受欢迎,还带动另一股趋势兴起,就是市场对特制物料的兴趣渐增。青岛的邦特纤维今届到来,便是要为旗下多款高性能纺织品物色授权经营商。

邦特的众多产品中,以智能调温纤维Tempsense最为瞩目。这款纤维可经潜热交换方式来吸收或释放热力,确保人体体温维持在最佳范围内,因此十分适合用来制造运动服装。另一款是薄荷纤维Green Mint,具抗菌功能,可营造清凉的感觉。

邦特企业经理Carry Sun深信,这些高性能布料将深得日本买家欢心。他指出:「日本人特别喜欢多功能物料。」

这类调温布料除了在运动服装方面大派用场外,也会用于时装业其他领域。例如,山东的雷诺服饰便利用这类布料,为Top Man、Next、皮尔卡登(Pierre Cardin)等多个品牌制造西装(售价约400美元起)、外套(200美元)、长裤(80美元)及制服。

雷诺营业经理Helen Zhu介绍旗下一款十分出色的多功能布料:「这款布料名为Thermolite,特点是能够保暖,质地又不太厚。如此一来,西装便可同时满足保暖及醒目时尚这两大要点。」

照片: 亚洲时装展是日本重要的服装采购平台。
亚洲时装展是日本重要的服装采购平台。
照片: 亚洲时装展是日本重要的服装采购平台。
亚洲时装展是日本重要的服装采购平台。

亚洲时装展秋季展会已于2019年9月25至27日在东京太阳城Alpa举行。

特约记者  Marius Gombrich  东京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