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软实力减退促使日本振兴电影制作

日本电影的影响力和当地观众人数都有收缩之势,引起日本电影业者关注。在日本政府和著眼海外市场的年轻导演支持下,日本电影业者正积极寻找联合制作的机遇,尝试开发新市场。

照片:《亚洲三面镜2016:倒影》是东京国际电影节首部自制作品。
《亚洲三面镜2016:倒影》是东京国际电影节首部自制作品。
照片:《亚洲三面镜2016:倒影》是东京国际电影节首部自制作品。
《亚洲三面镜2016:倒影》是东京国际电影节首部自制作品。

多部影片在今年东京国际电影节(TIFF)作全球首映,其中有一部是电影节的首部自制影片,由亚洲3位著名导演执导的3部短片组成,他们分别是菲律宾导演布里兰特.曼多萨(Brillante Mendoza)、日本的行定勋及柬埔寨的制片人索托.库里卡(Sotho Kulikar)。

现在,亚洲一些电影节都有制作分段式电影,香港国际电影节也不例外。不过,东京国际电影节制作的《亚洲三面镜2016:倒影》(Asian Three Fold Mirror 2016: Reflections)却别具策略和艺术意义。为鼓励日本电影制作人与亚洲邻国同业合作,东京国际电影节遂与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亚洲中心共同制作该部影片,发挥示范作用。

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亚洲中心文化艺术交流计划负责人Kazumi Inami介绍此次联合制片的原因:「虽然日本本土市场依然庞大,电影制作人亦对国内票房感到满意,但事实上日本人口正在萎缩。无可避免地,日本的电影市场和技术基础亦将开始衰落。

「反观韩国的情况则大不一样,当地业界已经接受其国内市场相对较小的事实,因此早已将目光投向海外市场。」

Inami道出了日本政府日益关注国家软实力下降的问题。虽然日本的电影、电视、动画和游戏产业发展蓬勃,但过去10年却只能看着韩国占据亚洲文化主导地位,至少在电影和电视节目方面,韩国无疑已经称霸亚洲。与此同时,中国内地的电影市场规模已经超越日本,居全球第二位。2015年,中国内地电影市场总值68亿美元,相比之下,日本市场总值仅为18.4亿美元。

为扭转这一趋势,日本文化厅与日本电影发行协会(UniJapan)近期推出一系列财政优惠措施,目的是鼓励海外制片商与日本电影公司合作。到目前为止,日本的联合制作多以欧洲公司为合作对象。

今年较早时,日本著名导演黑泽清发布了他亲自执导的首部法语电影《底片上的女人》(Daguerreotype)。该片于多伦多国际电影节首映,并在东京国际电影节上放映。目前,日本有少数制片人经常与欧洲同业合作,包括《底片上的女人》的联合制片公司Bitters End,以及智利导演亚历桑德罗.佐杜洛夫斯基(Alejandro Jodorowsky)最新作品《无尽之诗》(Endless Poetry)的联合制作公司Satori Films。

然而,日本与亚洲邻国联合制作电影则要困难得多。文化差异、工作方式有别,以及日本制片厂和广播公司依然主要专注于国内市场等,都成为障碍。

日本政府意识到国内制片厂无意发展海外业务,因此主动采取措施,并配合宏观外交政策,决定专注推进与东盟国家的合作。由于东南亚各国的电影产业规模相对较小,且处于不同发展阶段,因此相比高度发达的韩国电影业或急速发展的中国电影业,日本与东南亚国家合作有更广阔的施展空间。事实上,多家韩国企业集团,特别是CJ E&M和乐天,已经早着先鞭,抢先在越南和印尼经营电影院,同时投资泰语、印尼语和越南语电影。

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亚洲中心于两年前成立,其宗旨是通过于东南亚各国举办日本电影节,以及支持在日本电影节上放映东南亚电影,促进文化联系。Inami解释有关理念:「东南亚电影在日本放映的机会仍然很少,通常仅限于电影节。

「同样地,印尼和菲律宾等国家的观众可以观赏到荷李活、中国和韩国电影,但却鲜有机会接触日本电影。我们的职责是把日本和东南亚的电影带给对方的观众。」

除围绕「亚洲三面镜」举办的放映和座谈会之外,「亚洲三面镜」项目亦为东京国际电影节的「Crosscut Asia」单元奠定基础。该单元每年均会集中放映一个东南亚国家的电影作品,今年共放映了11部印尼电影,包括妮亚狄娜蒂(Nia Dinata)作品《三个野蛮姐妹》(Three Sassy Sisters)的全球首映。

谈到选择印尼电影的理由,「亚洲未来」单元负责人Ken Ishizaka表示:「印尼电影业于2000年跌至谷底,但之后年轻一代的电影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至于其他举措,Ishizaka证实「亚洲三面镜」项目正在物色第二批导演,至少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之前每年均会举办。

虽然东京国际电影节整体偏重东南亚电影,但在东京湾人工岛御台场上与电影节同期举行的日本影视大赏(Japan Content Showcase),多位业界代表就日本制片公司为何疏于和中国同业合作而展开讨论。虽然近年两边电影业都曾主动提议合作,但截至目前为止仍是只闻楼梯响。与此同时,中国与韩国已进行多次联合制作,不过由于韩国政府决定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中韩电影业的密切关系正遇上阻力,至少暂时如此。

在日本影视大赏专题研讨会上,北京博纳影业集团首席运营官陈永雄发言时提到,中日电影界进一步展开合作面临两项主要障碍,分别是华语电影在日本市场不受欢迎,以及日本忧虑盗版问题。

他表示:「约10年前,日本是全球最大的华语大片买家,一笔交易的进账动辄两三百万美元。但是大约在2006年至2008年间,华语电影在日本突然就没有市场了。我们无法确切解释其中的原因,因为日本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市场。双方停止了磋商合作项目,因为找不到在这两个市场都能卖座的题材。」

照片:《你的名字》:日本年度票房冠军。
《你的名字》:日本年度票房冠军。
照片:《你的名字》:日本年度票房冠军。
《你的名字》:日本年度票房冠军。
照片:《狼的孩子雨和雪》:细田守的大热动画作品。
《狼的孩子雨和雪》:细田守的大热动画作品。
照片:《狼的孩子雨和雪》:细田守的大热动画作品。
《狼的孩子雨和雪》:细田守的大热动画作品。

此外,日本制片商仍然顾虑中国盗版猖獗的问题。相比之下,日本甚少盗版问题,影片在日本影院上映的时间通常比其他地区晚得多。日本还是DVD业依然蓬勃的少数国家之一,该国一直致力保护这个产业。陈永雄认为:「整体而言,这当中涉及缺乏信任的问题,因为日本人知道他们的上映档期晚于其他市场,这只会助长盗版行为。」

研讨会上其他发言人认为,仍有许多理由支持中国继续尝试与日本导演和制片人合作。香港制片人李少伟表示:「除了漫画之外,日本还有很优秀的知识产权作品和很多其他材料值得采用。我们只须找到适合广大亚洲观众的题材。」

李少伟的言论数天后便得到证实。中国导演陈凯歌于东京国际电影节为其执导的新片《妖猫传》(Kukai)举行新闻发布会。《妖猫传》取材自日本作家梦枕獏的著作,目前正处于制作阶段,是中国新丽传媒和日本角川映画的合资制作。

同样,香港著名导演吴宇森目前正在大阪拍摄《追捕》(Manhunt),一部根据日本作家西村寿行的小说改编的动作惊悚片。影片虽由香港寰亚电影单独投资,不属中日联合制作,但起用日本演员和制作班底。

在电影节的其他单元中,多场放映会和专题讨论会均显示,日本如今最强大的文化输出产品是动画而非真人电影,即使动画大师宫崎骏已经退休。另外,电影节还推出细田守特集。细田守是享誉国际的动画导演,其作品包括《穿越时空的少女》、《狼的孩子雨和雪》和《怪物之子》。外界一致认同细田守的成就很大程度归因于其一直坚持沿用2D手绘动画,而放弃采用荷李活盛行的3D电脑生成动画。

东京国际电影节亦特别放映了新海诚的《你的名字》。这部动画片讲述两名高中学生在睡梦中交换身体的故事,今夏发布后即成为票房大热,并引来众多影评人关注。这部电影非常成功,国际影评人更把新海诚封为「宫崎骏第二」。《你的名字》是今年日本的票房冠军,票房总收入达1.26亿美元。目前影片已销售至80多个地区,将于全球各地上映。

照片:《无尽之诗》是日本和智利的合拍电影,较为少见。
《无尽之诗》是日本和智利的合拍电影,较为少见。
照片:《无尽之诗》是日本和智利的合拍电影,较为少见。
《无尽之诗》是日本和智利的合拍电影,较为少见。

2016东京国际电影节已于10月25日至11月3日举行,地点在六本木新城露天广场。

特约记者 Liz Shackleton 东京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