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非洲送走动荡一年迎来亚洲投资者

去年,非洲一些主要经济体受政治不明朗和国内管治问题影响,经济增长受挫,促使亚洲投资者把目标转移至其他非洲国家。

照片:开发农业可否改变非洲的发展前景?(图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开发农业可否改变非洲的发展前景?
照片:开发农业可否改变非洲的发展前景?(图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开发农业可否改变非洲的发展前景?

对非洲许多企业和金融业者来说,2017年是充满变化和波动的一年,令数个非洲国家的状况显得特别脆弱。未来12个月,对非洲感兴趣的亚洲投资者应该往哪里寻找机遇?

2017年,关于非洲的报道甚多,政经分离是其中一个主题。政经分离是指许多非洲国家政府尽管致力推行改善政治及管治的政策,却不一定能令当地营商环境有实质改善。

关于这个问题,南非兰德商业银行(Rand Merchant Bank)分析师Ronak Gopaldas是个专家,他也是具影响力的Where to Invest in Africa周年报告的合著者之一。2017年底,Gopaldas在汤森路透公司(Thomson Reuters)举办的周年非洲高峰会上说:「在非洲市场,经济不一定跟随政治。有些非洲国家虽然发生了负面的政治事件,但经济仍能反弹复苏。这种政治和经济分离的状况,在2018年很可能继续发生。」

Gopaldas以肯尼亚作为例子。去年,肯尼亚的选举结果引起极大争议,触发暴动,造成24人死亡。虽然如此,当选举结果正式宣布后,肯尼亚的货币不跌反升。

虽然政治与经济分离的例子有不少,但政治气候不明朗显然很易导致经济不稳定,这也是投资者关心的问题。在2017年,多个非洲国家明显受到政治拖累,令经济直接受损。

以尼日利亚为例,该国总统因患病久未公开露面,引起广泛不安。至于安哥拉,当在位38年的总统下台后,新政权立即开始清洗当地商界和政坛。南非总统则面对多宗贪腐和任人唯亲的指控,支持度不断下滑,但仍紧抓权力不放,到本月中终于宣布辞职。南非和尼日利亚是非洲两大经济体,却是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表现最差的其中两个非洲国家。

去年,关于非洲经济发展的负面报道甚多,许多成功故事却鲜有提及。东非的肯尼亚、坦桑尼亚、卢旺达和埃塞俄比亚,以及西非的象牙海岸和塞内加尔等国家,都吸引了大量海外投资。下表根据整体投资吸引力,罗列非洲十大投资目的地。

表:非洲十大最具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
表:非洲十大最具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

假如决定投资非洲,那么投资在甚么范畴较为合适?许多非洲国家正积极为基建发展计划招商引资。同时,非洲的稀有金属提炼产业也涌现商机。

软基建方面,教育和医疗保健是非洲优先发展的领域,一方面是因为这两个范畴特别能引起投资者兴趣,另一方面是非洲若要展现真正的经济潜力,发展教育和医疗保健都是重要的先决条件。

照片:肯尼亚的野生动物保护区对游客极具吸引力。(图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肯尼亚的野生动物保护区对游客极具吸引力。
照片:肯尼亚的野生动物保护区对游客极具吸引力。(图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肯尼亚的野生动物保护区对游客极具吸引力。
照片:南苏丹潜力巨大,但目前获得的投资甚少。(图片提供:Shutterstock.com_John Wollwerth)
南苏丹潜力巨大,但目前获得的投资甚少。
照片:南苏丹潜力巨大,但目前获得的投资甚少。(图片提供:Shutterstock.com_John Wollwerth)
南苏丹潜力巨大,但目前获得的投资甚少。

农业是另一个潜力优厚的产业。非洲拥有全球六成未利用耕地,若能妥善管理和投资,成功开发耕地,势将改变非洲的发展前景,也可为海外投资者提供可观的回报。

总部设于约翰内斯堡的Exx Africa是一家风险顾问公司,其行政总裁Robert Besseling分析了未来12个月及以后,非洲哪些国家及行业发展前景最好。排在名单前列的是几内亚和赞比亚,在矿业带动下,这两个国家的经济将会起飞。

虽然几内亚和赞比亚的基建仍然非常落后,但稀有金属资源丰富,其中锰、铌及钴等对许多高科技行业的未来发展必不可少。为了发展矿业,几内亚和赞比亚必须改善基建,包括运输和饭店设施。因此,在这两个范畴外商投资的时机已成熟。

其他专家则认为肯尼亚、尼日利亚和赞比亚是最佳的投资目的地。Gopaldas解释说:「这3个国家除了是地区枢纽外,也可供应丰富的矿产品,让外商扩展业务。」

肯尼亚的数字产业发展迅速,早已引起了国际投资者的兴趣。此外,受惠于大量中国游客涌入,旅游和饭店业的发展也很理想。肯尼亚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举世知名,吸引了许多中国游客。

投资者除可考虑投资在经济最发达的非洲国家外,Besseling也建议大家留意一些没有那么突出的国家。他说:「我们忽略了这些国家,但下一个重大机遇也许就在其中。这些国家有许多曾是冲突区,例如南苏丹或布隆迪,目前获得的投资非常少,但在机场、道路、饭店等各方面都有巨大需求。」

Besseling和Gopaldas对于投资重点的看法或许有别,但两人一致认为非洲的资金来源主要是亚洲,其中中国内地的投资者更是名列前茅。Gopaldas说:「我们将继续看到中国在非洲的投资越来越多。事实上,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早已投资在非洲一系列的基建发展计划。以资源作为发展基建资金的抵押,这种中国投资模式相信将继续存在。」

照片: 中国以投资基建发展换取非洲的稀有金属资源。(图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中国以投资基建发展换取非洲的稀有金属资源。
照片: 中国以投资基建发展换取非洲的稀有金属资源。(图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中国以投资基建发展换取非洲的稀有金属资源。

不过,Besseling认为,亚洲其他国家对非洲的投资将会超越中国:「非洲未来的发展,印度将扮演重要角色,日本和韩国也是。甚至泰国和越南的银行、企业及国有机构都正在非洲寻找机遇。」

特约记者 Mark Ronan 开普敦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