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韩国电影业重整旗鼓惟顾虑人才外流

《Screen》杂志亚洲编辑Liz Shackleton采访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Busa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指出韩国电影业近年重整旗鼓,有不少地方可供香港同业借鉴。

照片:2014年古装片《鸣梁》成绩斐然。
2014年古装片《鸣梁》成绩斐然。
照片:2014年古装片《鸣梁》成绩斐然。
2014年古装片《鸣梁》成绩斐然。

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Busa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与香港影视娱乐博览同样是亚洲电影业盛会,设有电影节、影视发行权交易会和项目市场,是制片商为新片物色投资者的重要平台。香港影视娱乐博览于3月举行,釜山国际电影节则通常在10月上旬登场。

电影、电视剧和流行音乐是韩国三大文化输出项目。釜山国际电影节于19年前首办,致力宣扬韩国电影,经过多年发展,规模更加盛大,场地越益辉煌,但仍是发掘韩国新晋制片人的理想场合,有时更会遇见资深业者,例如电影导演及编剧奉俊昊(其2013年作品《末日列车》(Snowpiercer)最广为人知),他在会场上一边喝烧酒,一边分析电影业,直至深夜。

韩国电影业似乎从不避讳探讨业界现况。釜山国际电影节亚洲电影交易会(Asian Film Market)设有专题研讨会,多位知名导演及监制聚首一堂。他们的作品备受注目,部分更在韩国票房创下入场人数超过1,000万的佳绩。过去12年,入场人数逾千万的韩片共有10部,包括近期上映的《鸣梁》(Roaring Currents),其票房收入超过1.3亿美元。

在许多国家,一连串的卖座电影往往令业界洋洋自得。不过,在专题研讨会上,韩国电影业者却对未来发展表示关注,忧虑垂直整合和垄断会扼杀创意。

韩国电影业由少数财力雄厚的集团主导,全国约有2,220个电影银幕,其中1,500多个由CJ E&M及乐天娱乐 (Lotte Entertainment)拥有。今夏两部卖座影片《鸣梁》及《海盗》(The Pirates),便分别由这两家公司出资及发行。

崔容裴是2006年卖座电影《骇人怪物》(The Host)的监制,他和许多同业一样关注业界发展。他说,投资、发行及放映都由大集团一手包办,假如大集团滥用权位,冒险或实验电影便难有生存空间。他认为必须改革制度,制片人才能拍摄更多富有创意的电影。

2012年古装电影《双面君王》(Masquerade)制作人元东渊亦有同感,指出韩国电影业没有遏止垄断的制度,即使可以遏止垄断,对独立电影亦无大帮助,因此业界必须探讨如何支援这类电影。

勇于自我反省批判是韩国电影业的特点,这也许是他们可以续创佳绩的原因。韩国电影业曾被官方严格审查数十年,到1990年代末才首次起飞,一些创业投资者开始大举注资,然后多家电影工作室追随,其中包括CJ、乐天以及Showbox/Mediaplex。

当时韩国电影业羽翼初长,向美国同业取经,专注撰写剧本、培训新人、提升电脑动画及其他制片技术,制作出多部深受欢迎的电影,包括《生死谍变》(Shiri)、《朋友》(Friend)以及《JSA安全地带》(JSA:Joint Security Area),国内外票房成绩斐然。2004至2006年可以说是韩国电影市场的发展高峰,日本发行商愿意斥资200万美元或以上购买韩国电影的发行权。美国电影公司亦察觉商机,开始留意并购入韩国电影的英语版拍摄权。

成功往往令人自满,影圈亦然。韩国电影业经历第一次繁荣期后,开始粗制滥拍,影片内容雷同,依靠韩国流行歌手及影视明星吸引日本买家。不少电影惨淡收场,投资者纷纷离去。

以首尔为基地的Mirovision是率先向海外销售韩片的公司之一,其中一名创办人Jason Chae认为,韩国电影业的发展轨迹与香港相似。他说,韩国热潮由电影掀起,然后是韩国流行音乐和电视剧。今天,韩国电影业面对和香港一样的困境,即是业界期望仍然很高,但市场现实难以改变。当初日本买家签署金额高达7位数字的合约时,泡沫已经形成。泡沫爆破后,市场便会怀疑韩国电影的价值。

韩国电影业没有退出市场,却开始反省思过。韩国知名电影制作销售公司Finecut行政总裁Youngjoo Suh称,2008至2009年左右,韩国制片商及发行商开始投入更多时间发展幕后班底,致力提携编剧和导演,务求令韩国影坛再次百花齐放。

结果,韩国电影业不负众望,制作出多部题材新颖、情节吸引的影片,再度掀起热潮。《戆爸的礼物》(Miracle In Cell No 7) 是去年大热的喜剧片,讲述男主角蒙冤入狱,其后把小女儿偷运到牢房内团聚的故事。法庭电影《逆权大状》(The Attorney) 以前总统卢武铉早年为被控同情北韩的学生辩护为蓝本,同样十分成功。

照片:今夏上映的《逆权大状》。
今夏上映的《逆权大状》。
照片:今夏上映的《逆权大状》。
今夏上映的《逆权大状》。
照片:2013年喜剧片《戆爸的礼物》创出佳绩。
2013年喜剧片《戆爸的礼物》创出佳绩。
照片:2013年喜剧片《戆爸的礼物》创出佳绩。
2013年喜剧片《戆爸的礼物》创出佳绩。

不过,韩国电影的国际销路尚未返回泡沫爆破前的水平。这其实是国际市场的写照,由于影碟市场没落和影片电视版销路下跌,所有外语电影都遇上销售难关。

Suh说,不断进步、灵活变通是韩国电影业的优势。韩国导演的创作自由比美国或日本制片人还要多。新晋导演若有强大的制作团队支援,不难把首部作品搬上银幕。

韩国一线制片公司关注业界前景,事实上,韩国大集团的地位已遭到挑战。Suh透过Next Entertainment World (N.E.W.) 处理影片国际发行事宜,该公司于2008年创立,去年其市场占有率达18%,超越乐天及Showbox,仅次于CJ。近年,创业投资者、制片公司及韩国政府开始联合资助电影拍摄,这也许和韩国是全球人均入场看戏次数最多的国家之一有关。据统计,韩国民众每年平均光顾戏院4次。

纵使韩国电影业表面风光,但出席釜山国际电影节研讨会的制片商却忧虑,业界缺乏创意和过份倚赖在韩国以外知名度不高的演员,会把业界推向另一场危机。此外,韩国电影市场头重脚轻,大部分票房收入由少数卖座电影占有。与会者认为,健康的电影业必须多元化,才能持续发展。

这些制片人认为,韩国本土影院市场已经壮大,现在是时候再次拓展海外业务。毗邻的中国市场潜力庞大,显然是首选目标。事实上,加强中韩电影业的合作关系,正是今年釜山国际电影节的重要议题。

中韩两国于今年7月签署正式的联合制作协议。其实一些韩国集团已经登陆中国市场,开设连锁影院及与中国伙伴合拍电影。中国对外语片包括美国和韩国电影实施配额限制,因此合拍电影是走进中国市场的捷径。

韩国电影业者受中国市场吸引,中国观众同样迷上韩国明星和电视剧,《来自星星的你》(You Who Came From The Stars)便是一例。今年,由多家北京企业组成的代表团出席亚洲电影交易会,寻找合拍机会。中国互联网巨企搜狐最近收购了韩国艺人管理公司KeyEast的6%股权。釜山国际电影节临近闭幕时宣布,中国的华策影视将收购Next Entertainment World的15%股权。

韩国卖座电影《我的野蛮女友》(My Sassy Girl)已经开拍续集,这部续集正是首部根据正式合拍协议摄制的影片。其实,之前已有数部中韩合拍电影上映,例如Showbox与中国伙伴合资拍摄的《超级巨猩3D》(Mr Go),是讲述大猩猩棒球员生涯的电脑动画合家欢电影;以及CJ与中方合拍,由韩片改编的华语浪漫爱情电影《分手合约》(A Wedding Invitation)。中国一些卖座电影也借助了韩国先进的特别视觉效果技术。

中韩合拍电影陆续有来。崔容裴正与中国伙伴合拍《骇人怪物》续集,元东渊也在筹备拍摄华语版浪漫喜剧片《丑女大翻身》(200 Pounds Beauty)。合一影业是串流媒体平台优酷土豆新成立的电影公司,首轮上映电影之一《坏姐姐之拆婚联盟》(Bad Sister),是金泰允执导的中韩合拍电影。

越来越多韩国电影人才前往中国工作,参与拍摄华语电影,是利是弊惹人关注。崔容裴对此发展较为乐观,认为中国市场迅速扩展,需要吸纳外来人才,正如美国电影业早期需要欧洲制片人参与一样。他说韩国制片人可以把握机会,与中国合拍电影,拓展全球市场。

照片:《海盗》是今年韩国卖座电影。
《海盗》是今年韩国卖座电影。
照片:《海盗》是今年韩国卖座电影。
《海盗》是今年韩国卖座电影。

元东渊的看法较为审慎,认为韩国电影业者若处理得宜,与中国合拍也许是好事。他说,与其按项目为中国制片商工作,倒不如把韩国演员和制片商包装成为组合,以此开拓中国市场。他说韩国电影业者必须进一步提高信誉,让中国视为对等的合作伙伴,才能缔造光明前景。

特约记者 Liz Shackleton 釜山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