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韩国电影人锐意进军全球串流媒体业

釜山国际电影节(BIFF)过去几年备受冷待,但今年已重回正轨。出席者希望看到韩国电影能迈进数字新领域。此外,业界人士就建立泛亚洲电影推广机构交换意见。

照片:《Diva》讲述一名跳水运动员面临崩溃的故事。
《Diva》讲述一名跳水运动员面临崩溃的故事。
照片:《Diva》讲述一名跳水运动员面临崩溃的故事。
《Diva》讲述一名跳水运动员面临崩溃的故事。

经过几年的政治风波,今年釜山国际电影节显然已经重回正轨,不但前负责人已经复职,出席人数也有所增加,而且部分韩国电影界人士的杯葛行动也已结束。

近年有些韩国电影业团体抵制釜山电影节,导火线是2014年电影节播映了具争议性的纪录片《潜水钟》(The Truth Shall Not Sink With Sewol),由于该片有批评韩国前总统朴槿惠政府的意味,电影节的总监李庸观因而被赶下台。到2017年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釜山电影节的命运才开始好转。

2018年1月,李庸观获恢复职位,担任釜山国际电影节主席,而之前被剥夺副总监和亚洲电影市场交易会(Asian Film Market)主席职位的全阳骏,也获任命为总监。两人复职后一再强调要回复「稳定和谐」。今年电影节,韩国制片人和导演都纷纷回归,韩国各大电影制片商举办庆祝派对和电影放映会,无论是讨论小组或台上活动,业者都踊跃参与。

亚洲电影市场交易会与电影节配合,于10月6至9日举行,今届也较过往几年热闹,据称有来自911家公司和54个国家的1,737名业界人士参与。

有点不幸的是,在亚洲电影市场交易会的第一个早上,台风康芮吹袭釜山。虽然有与会者批评大会为何不延迟举行开幕仪式,但坚韧不拔的亚洲电影业者当天依然现身洽谈交易。香港的高先电影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曾丽芬讲述当时的情景:「我们都很忙碌,会议一个紧接一个。虽然台风来袭,但在第一天早上大家都出现了。」

越来越多总部设于香港的公司参加亚洲电影市场交易会。除了高先外,还有东方影业、Asian Shadows 及Good Move Media等。他们大部分都认为,若果公司在电影节上有影片放映,参加交易会是很值得的。袁和平导演的作品《叶问外传:张天志》(Master Z: The Ip Man Legacy)是电影节的闭幕电影,东方影业负责这部电影的国际发行。此外,关锦鹏导演的《八个女人一台戏》(First Night Nerves)在釜山电影节上作世界首映,而该片的国际发行商是高先电影。

纵使中国对韩国文化内容的非官方禁令仍然存在,但是参与今届亚洲电影市场交易会的中国买家人数不少。中国买家私下表示「限韩令」有望很快解除,并说他们也会参加同期举行的「娱乐知识产权市场」(Entertainment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rket)。该市场出售韩国的小说、网上漫画、网上小说和其他形式的知识产权,用以改编成电影和电视剧。除了中国公司外,出席娱乐知识产权市场的还有网飞(Netflix)、YouTube Premium和美国电影公司Globalgate Entertainment,后者专长于以本地语言翻拍外国电影。

虽然电影节和交易会都比前几届热闹多了,但李庸观认为其实可以做得更好。他说:「就和解和正常化而言,我认为这个电影节只成功了一半。我们看到了潜力,但并未能完全实现所有目标。对我们来说,第一道难题是要确定在网络时代举办实体电影节有何意义。」

李庸观概述未来方向时表示,他正在探索把釜山电影节的电影放在网上平台亮相的方法,同时或会把亚洲电影市场交易会扩大至包含电视节目、网络剧和其他形式的内容,就像香港国际影视展和东京国际电影节交易市场的做法一样。考虑到韩国电视剧已拥有全球「粉丝」群,这一举动是很合理的。

照片:《叶问外传:张天志》剧照。
《叶问外传:张天志》剧照。
照片:《叶问外传:张天志》剧照。
《叶问外传:张天志》剧照。
照片:《尸落之城》是韩国古装丧尸片。
《尸落之城》是韩国古装丧尸片。
照片:《尸落之城》是韩国古装丧尸片。
《尸落之城》是韩国古装丧尸片。

不过,在今年的亚洲电影市场交易会,韩国电影继续成为来自亚洲各地及其他地区买家的焦点。交易会上推出的热门韩国新电影包括有:影视公司Finecut的惊悚片《Diva》,由申敏儿饰演一名面临崩溃的跳水冠军;乐天娱乐集团出品、金周焕导演的《Divine Fury》,是一个关于武术家成为驱魔者的故事;翻拍墨西哥卖座喜剧《重点是我爱你》(Instructions Not Included)的韩语版电影。

韩国电影公司Showbox的动作电影《Unstoppable》,由《尸杀列车》的马东石主演,也吸引了买家的兴趣。Contents Panda的丧尸片《尸落之城》(Rampant)在交易会举行之前已经卖给多个地区。

韩国电影除了在国际市场表现强劲外,国内票房也迎来辉煌的一年。据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KOFIC)提供的数字,当地电影占2018年上半年入场人数的46.7%,较去年同期增加3.9%。

2018年下半年的票房成绩看起来也不错。乐天的《与神同行:最终审判》(Along With The Gods: The Last 49 Days)在夏季的票房收入达9,200万美元;Contents Panda的《浴血围城88天》(The Great Battle)在韩国秋夕节假期票房收入达4,100万美元;CJ E&M的《北寒谍战》(The Spy Gone North)在夏季上映的票房为3,800万美元。

然而,与大多数其他市场一样,韩国电影正努力提高视频点播(VOD)和串流平台的收益,这些平台已成为仅次于电影院票房的重要收入来源。

在亚洲电影市场交易会的一个座谈会上,韩国Home Choice平台的内容总监Chun Yoonsoo指出,票房大卖的电影才能在视频点播获得成功,而最卖座的电影也面对来自电视剧和其他形式内容日益激烈的竞争。Chun提供更广泛的统计资料:「2015年,Home Choice占40%收入来自电影,但今年已下降至30%。视频点播的收入上升,而电影收入的比例则在减少。」

Kakao Page Corp副总裁Jo Hankyoo也认为,在韩国受欢迎的网络电视(IPTV)和移动平台上,电影也逐渐不敌电视剧。Jo说:「你要考虑到形式的问题,例如, 网飞倾向提供连续剧,认为这样可以留住观众。电影制作非常昂贵,如果你想留住观众,连续剧是较可行的选择。」

韩国电影业在讨论内部问题之余,也在电影节另一个活动上探讨如何成为区内领导者。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现任委员长吴奭根曾任釜山电影委员会的会长)与其他几个亚洲政府机构举行会议,研究成立一个泛亚洲的电影支援组织「亚洲电影中心」(Asian Film Centre)。

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争取政府拨款约100万美元来营运亚洲电影中心,现时已在最后阶段。该中心的工作重点将包括电影政策研究、推广亚洲电影、推行教育活动和提供电影制作资金。目前,欧盟已有专门机构支持电影发展,譬如「创意欧洲」(Creative Europe) 和MEDIA计划,泛亚洲区却似乎还没有类似组织。

在上述圆桌会议的开幕礼上,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缅甸、柬埔寨和老挝等政府代表均有出席,吴奭根发言时强调合作实属必要:「我们正处于这样一个时刻:亚洲电影日渐进步和壮大,全球瞩目。为推动亚洲电影业一起共同发展,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认为各国有必要从整体角度来讨论和规划行动。」

虽然中国和日本没有代表出席今次会议,吴奭根表示他正计划与中日两国以至其他未能出席的东南亚国家商谈,看看他们是否有兴趣加入上述泛亚洲电影支援组织。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亚洲电影中心的原型将于2019年成立,而更全面的机构「亚洲电影组织」(Asian Film Organisation)将于2025年诞生。

照片: 2018年的釜山国际电影节摆脱政治阴霾。
2018年的釜山国际电影节摆脱政治阴霾。
照片: 2018年的釜山国际电影节摆脱政治阴霾。
2018年的釜山国际电影节摆脱政治阴霾。

釜山国际电影节于2018年10月4至13日在韩国釜山多个场地举行。

特约记者 Liz Shackleton 釜山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