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香港国际影视展:电视及串流节目锋芒首胜电影

今届香港贸发局香港国际影视展,虽然电影新作较以往少,不过却有不少以不同语言制作、锐意打入全球市场的串流及电视节目,场内气氛如常炽热。

照片: 今年农历年假期,内地制作的《流浪地球》在国内票房称冠。
今年农历年假期,内地制作的《流浪地球》在国内票房称冠。
照片: 今年农历年假期,内地制作的《流浪地球》在国内票房称冠。
今年农历年假期,内地制作的《流浪地球》在国内票房称冠。

香港贸发局香港国际影视展(FILMART)一如其名,每届展出的作品种类包罗万有,包括电影、电视剧集、纪录片、动画,以至数字创作等。不过今届,电影新作终于不再是最大焦点,与全球影视娱乐业现今的发展态势一致。和历届相比,今年影视展期间,发布的新电影相对较少,不过多家公司都趁机宣传旗下的全新电视剧及网剧,引起出席业者浓浓兴趣和热议。

今届影视展,美国有线电视网络HBO旗下以新加坡为总部的HBO Asia公布3套重磅剧集,其中包括由台湾影星徐若瑄及王耀庆主演的科幻剧《猎梦特工》,以及由新加坡著名导演邱金海等多位亚洲一流制片人联手打造的美食单元剧Food Lore。

另一边厢,福斯传媒集团亚洲(Fox Networks Group Asia)今年宣传以已故台湾歌手邓丽君的经典金曲为主轴的8集短篇剧《缘份.黑天鹅》。香港的太阳娱乐文化则宣布计划开拍一部以日本纹身师为题材的网剧,并已邀得香港导演及摄影师夏永康执导。另外,欢喜传媒也发布多部份量十足的网剧,包括与香港著名电影导演王家卫携手制作的《天堂旅馆》。

近年,亚洲一些享负盛名的电影导演都纷纷改拍剧集,情况与欧美相似。和一部约90分钟的电影相比,剧集可为他们提供更大空间,述说错综复杂的故事。在西方市场,越来越多影视业人才转到剧集领域发展,且不少作品都获得巨额投资,以全球而论,总金额足足达数十亿美元。网飞(Netflix)、亚马逊(Amazon)等财力雄厚的串流平台都不计成本拍摄节目,借此与传统有线网络以及脸书(Facebook)、YouTube和苹果(Apple)等新兴制作平台竞争,吸引订户。这些业内巨擘虽然很多也有投资拍摄电影,但现在都知道剧集才是吸引观众的良方。

另外,今时今日,越来越多业者也明白,好莱坞电影制作公司及电视台单靠英语节目雄霸全球的日子已一去不返。要在各地市场吸引新用户,本土语言节目至关重要。正因如此,网飞已开始以多种亚洲语言制作剧集,亚马逊则以3种印度语言和日语制作节目。

Iflix是一家以吉隆坡为总部的串流服务供应商,业务范围覆盖亚洲。节目总监Craig Galvin谈到上述趋势:「2018年,我们发现旗下本土节目的点播量比西方节目多6倍。因此,过去6个月,我们大幅调整营运策略,除了增加本土节目的产量外,还积极与更多地方业者建立合作关系。」

另一个令亚洲制作公司鼓舞的消息,是一些本土语言节目已成功冲出原产国,在海外市场播放。HBO Asia行政总裁Jonathan Spink在影视展的「业界翘楚分享」研讨会中说:「我们的华语剧集《通灵少女》在各地市场都表现理想,惊悚单元剧《亚洲怪谈》也开始在不同市场播放。」

在另一场研讨会上,香港电讯盈科旗下影视平台Viu的泰国市场经理Thawatvongse Silamanonda畅谈亚洲的网络电视(OTT)发展。他表示,Viu起初主要在区内以串流形式播放韩剧,不过最近留意到旗下的泰国节目在其他市场都有不俗反应,而公司的发展计划预料也会有所改变:「我们跟泰国电视台洽谈时,都会谈到如何把他们的作品推向国际。现在,一些原创作品已开始在印尼、马来西亚及香港播放。」

不过,这些可能都只是亚洲作品兴起的开端。洛杉矶数字节目发行商Cinedigm总裁Bill Sondheim在同一场研讨会表示,他认为亚洲语言节目有能力进一步拓展到世界其他角落。他指,亚洲作品过去曾两度在北美市场掀起狂热,先是日本动画,起初只吸引年轻男性,到后来很多不同年龄性别的观众都为之着迷,而近年则有韩剧热潮席卷当地。Sondheim相信,华语节目将会成为第三波洪流。有见及此,Cinedigm已计划于今年6月在美国推出串流服务平台Bambu,主要提供普通话节目。

Sondheim谈到推出新平台的原因:「最近,中国一些串流公司推出的作品对角色的塑造越来越细腻成熟、富前卫都市感和复杂,相信来到美国,定可吸引20至30岁的英语观众。」

内地普通话市场方面,爱奇艺、优酷土豆、腾讯视频等中国串流平台已经成为发展成熟的业界巨擘,一大原因是他们很多国际对手(例如网飞)都未能获发牌照。现时,上述三大平台都有投资制作华语网上电影和网剧,部分作品更已进军国际市场。例如,今届影视展期间,欢娱影视便公布,他们与爱奇艺联手制作的古装剧《延禧攻略》至今已发行到90多个国家及地区。

照片: HBO制作的台湾科幻剧集《猎梦特工》。
HBO制作的台湾科幻剧集《猎梦特工》。
照片: HBO制作的台湾科幻剧集《猎梦特工》。
HBO制作的台湾科幻剧集《猎梦特工》。
照片: 内地电视剧《延禧攻略》成功打入全球多国市场。
内地电视剧《延禧攻略》成功打入全球多国市场。
照片: 内地电视剧《延禧攻略》成功打入全球多国市场。
内地电视剧《延禧攻略》成功打入全球多国市场。

在另一场「业界翘楚分享」研讨会上,爱奇艺创始人兼行政总裁龚宇谈到大数据及著名版权作品如何造就中国的串流产业蓬勃发展。同时,他奉劝业界应调整心态:「我们要更加重视培育人才及放胆制作崭新节目。一直以来,我们都完全依赖平台流量及版权作品,情况到最近才有所变化。现在,我们必须更注重节目的新意,这一点对剧集来说尤其重要。」

整体而言,今届影视展聚焦探讨电视及串流领域发展,更放眼至国际层面,正好填补过去一年内地电影制作大幅减慢留下的缺口。事实上,自2018年年底以来,北京很多电影业行政人员都表示行业已步入寒冬,触发因素包括内地政府严打艺人逃税、中国经济放缓,以及电影投资者受惊离场等。

另外,内地先前大举改革影视监管架构,新成立的机关至今尚处于摸索阶段,令很多新影视项目仍在苦苦等待官方审批。具体而言,内地去年宣布取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由两个新成立的机关监管影视产业发展,一个是直接向国务院汇报的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另一个则是由中共中央宣传部管辖的国家电影局。

一些较乐观的电影业行政人员认为,新的税务及监管制度可以令电影业的运作更为专业。不过,至少短期内,上述改革已令正式开拍或上映的电影数目显著下降。香港电影业经常通过与国内业者合作,或是根据《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让电影进入内地,对国内票房极为依赖。因此,新制度也为本港业者带来一定影响。

现时,香港大部分电影都是与内地业者联手制作。可是,有本港的电影业行政人员私下透露,他们至今仍未有机会与国家电影局人员会面,也未获告知当局对影视媒体实施的新监管政策详情。同时,内地市场对两地合拍作品的需求看来也有减退迹象。以刚过去的农历年假期为例,内地的卖座电影多由国内业者自行制作,不再是成龙、周星驰等香港著名影星的新作品。其中,北京文化的科幻巨片《流浪地球》以及宁浩执导的《疯狂的外星人》都大收旺场。

尽管如此,一些合拍猛片无疑仍可引起市场兴趣。例如,在影视展举行的4天期间,东方影业便成功把《叶问4》销往多个海外市场。不过,很多香港制片人都承认,内地市场的竞争比起从前激烈得多。

资深电影人庄澄相信,香港电影业仍有可为:「我们依然拥有一些优势,例如较擅长拍摄动作及警匪片。不过,无可否认,现时我们在两地合作方面处于被动位置。」

庄澄认为,香港电影业的唯一出路是投资培育新人才,这个想法似乎也与很多业者不谋而合。举例来说,东方影业、英皇电影、天下一电影等数家本地电影制作公司近年都投资开拍低成本电影,借此培育新晋导演。

另一方面,香港政府近期也调动更多资源,支持本土电影制作及培育新人才。最近,政府宣布计划向「电影制作融资计划」及「首部剧情电影计划」增拨1.27亿美元。这两个计划至今已资助拍摄数部好评如潮的电影。例如,在今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陈咏燊的《逆流大叔》及陈小娟的《沦落人》便合共荣获19项提名。

过去多年,香港很多制片人都是凭着功夫及动作电影扬威海外,但新一代的编剧及导演则倾向聚焦本土故事及社会议题。这些电影虽然被认定难以打入竞争空前激烈的内地市场,不过却开始获得本地观众欣赏,甚至赢得国际电影节的肯定。这些作品的制片人期望,在香港政府支持及本地电影制作公司投资下,他们可以为香港电影业带来突破,制作一些不用太依赖内地市场、又能引起东南亚及台湾观众共鸣的电影。

照片: 香港国际影视展2019为西方买家提供重要平台,搜罗各类亚洲影视作品。
香港国际影视展2019为西方买家提供重要平台,搜罗各类亚洲影视作品。
照片: 香港国际影视展2019为西方买家提供重要平台,搜罗各类亚洲影视作品。
香港国际影视展2019为西方买家提供重要平台,搜罗各类亚洲影视作品。

香港贸发局香港国际影视展2019已于3月18至21日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

特约记者 Liz Shackleton 香港报道

资料提供 图片: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