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不斷轉型升級的台灣紡織業

台灣紡織業近年積極研發和生產功能性布料,市場漸趨成熟,而智慧型紡織品將是下一個市場發展亮點。

照片: 台灣廠商是知名運動品牌供應鏈的重要夥伴。(照片提供: shutterstock.com_Charlesimage)
台灣廠商是知名運動品牌供應鏈的重要夥伴。
照片: 台灣廠商是知名運動品牌供應鏈的重要夥伴。(照片提供: shutterstock.com_Charlesimage)
台灣廠商是知名運動品牌供應鏈的重要夥伴。

1960至1980年代中期曾是台灣重要產業支柱的紡織業,隨著1980年代後期台灣勞動成本上升、民眾環保意識抬頭,勞力密集型的紡織業廠商開始大量遷往中國大陸和東南亞,使紡織業一度被視為台灣的「夕陽產業」。根留台灣的紡織業者為求生存,開始進行轉型升級,從過去進口原料加工再出口的業態,轉向以功能性布料為主流的創新研發和生產階段。由於搭上全球服飾業掀起時尚和休閑風潮,功能性紡織品產品受到國際品牌商和消費者的青睞,台灣紡織業迎來第二春。

台灣紡織工業主要由人造纖維製造業、紡織製造業、成衣服飾製造業等3項產業組成。根據台灣財團法人紡織拓展會(簡稱紡拓會)的「台灣紡織工業概況報告」,目前台灣的紡織業以上中游為主力,由於台灣已逐漸揮別勞力密集型產業,因此紡織業下游的成衣業者多散布海外,但仍是上中游產業發展的重要驅動力。

據台灣經濟部和紡拓會的統計,至2017 年底,台灣紡織工廠共計約4,383家,總產值為3,752億元 (新台幣,下同),其中紡織業產值為3,551億元,佔整體紡織工業產值比重為94.6%;下游的成衣業產值則為201億元,佔整體紡織工業產值比重5.4%。

而在2005年,台灣紡織工廠總計達4,858家,產值為4,989億元,相較之下,2017年工廠明顯減少,產值也較高峰的2005年減少25%。從整體產業發展看,台灣的紡織工業實際上仍處於收縮的趨勢。

由於台灣本地市場有限,台灣紡織產品以外銷為主,2018年台灣紡織工業出口值為100.8億美元,較2017年微增0.02%;進口值為36.8億美元,年增9.3%。為台灣帶來64億美元貿易順差,較2017年減少4.6%,仍是台灣第四大貿易順差產業。但相較2005年的出口值118.3億美元、貿易順差92億美元,均呈現明顯下滑。

由於越南和中國大陸是當前全球最主要的成衣服飾產品製造地,台灣紡織品已由早期的下游成衣服飾產業轉型為中上游研發創新和原料供應者,在全球紡織產業鏈中,從低附加價值的終端成衣製造,成功轉型為附加價值較高的中間樞紐角色。

在這個轉型過程中,台灣紡織業者搭上全球服飾業掀起「快時尚」和休閑風,加上注入環保再生技術,台灣產官學界近年不斷對功能性紡織品投入創新研發,使台灣成為全球功能性布料的重鎮,相關業者更成為Adidas、Nike、Under Armour、Uniqlo、Victoria’s Secret等知名品牌供應鏈的重要夥伴。過去幾年在世界盃足球賽、奧運、亞運等國際重大賽事上,許多參賽運動員身穿的環保球衣,經常是由台灣業者供應的功能性布料做成,也為台灣紡織工業擺脫「夕陽工業」、成功轉型做了最好的見證。

功能性紡織品最早是1990年代由日本業者研發的新合纖,具有遠紅外線保暖、排汗等功能,但因成本高,產品售價昂貴,在市場叫好不叫座。但台灣業者看準其潛在商機,南亞、台塑、遠東等大型化纖紡織廠自1998年開始投入研發,這幾年全球流行的功能性服飾,包含抗UV、抗菌、抗輻射、抗電子波、吸濕排汗、降溫等功能的衣料,均是台灣研發出來的產品。

在這波紡織業轉型的過程中,台灣也重建了完整產業鏈,其中,中上游的人造纖維、紡紗、織布、染整業者,包括遠東新、南紡、福懋、宏遠等大廠,下游的成衣領域則有聚陽、儒鴻、銘旺實等「成衣三雄」。

而在功能性紡織品市場漸趨成熟之際,台灣紡織業已開始籌劃下一階段的產業發展方向。目前,「智慧衣」是台灣產官學界鎖定的發展目標。根據美國市調機構MarketsandMarkets的報告,在智慧型手機之後,智慧型紡織品將是下一個市場發展亮點,另一市調機構Grand View Research也預期,2016年至2024年,智慧型紡織品複合增長率將超過35%,至2024年市場規模達93億美元。

紡拓會建議,因應人口老化,健康照護領域將是發展趨勢,此時兼具功能、舒適、感測及智慧判讀等功能的智慧型紡織品,將會是重點開發項目。而台灣具有半導體產業及生醫產業技術,再加具備零組件的優勢,將是帶動未來紡織產業發展的關鍵。

在台灣紡織業持續蛻變的過程中,香港正扮演一定的角色。早期香港紡織工業和台灣類似,跟台灣不同的是,香港紡織業逐漸轉型為紡織服裝生產控制、採購和貿易中心,台灣和香港紡織業也從早期競爭轉向目前的互補合作。

在雙方的互補合作上,服務業發展已經高度成熟的香港,可與台灣紡織業至少在3方面相互合作。首先,香港長期以來為台灣紡織產品最重要的轉口港,根據台灣最新的進出口數據,儘管兩岸已經實現三通,但香港依舊是台灣紡織品第四大出口地,可見台灣業者仍借重香港在貿易和港口服務的優勢,將香港視為重要的轉口基地。

照片: 香港時裝節是台灣紡織業者重要的國際行銷平台。
香港時裝節是台灣紡織業者重要的國際行銷平台。
照片: 香港時裝節是台灣紡織業者重要的國際行銷平台。
香港時裝節是台灣紡織業者重要的國際行銷平台。

其次,在會展服務方面,香港為區域內的重要國際城市和自由港,每年吸引眾多來自全球的客商造訪,展覽業發達,其中每年舉辦兩次的時裝節,不僅是亞洲最大的時裝節,也是國際知名的服裝專業展覽會和台灣紡織業者重要的國際行銷平台。

第三,台灣紡織業產業鏈最薄弱之處,在於品牌的建立,目前仍缺乏知名的國際服裝品牌。香港紡織業在轉型過程中,成功培育出不少成功服飾品牌,在產品設計、通路和品牌行銷策略上,累積許多經驗豐富的人才,值得台灣紡織業者多加利用。

特約記者  康彰榮 台北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