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世界經濟論壇非洲峰會:非洲發展面對五大挑戰

第25屆世界經濟論壇非洲峰會(the 25th World Economic Forum on Africa)對整個非洲大陸的前景大致感到樂觀,但強調必須解決5個問題,包括:青年失業、貧富懸殊、基建落後、武裝衝突、數碼差距。

照片:南非總統祖馬出席世界經濟論壇非洲峰會開幕儀式。.
南非總統祖馬出席世界經濟論壇非洲峰會開幕儀式。
照片:南非總統祖馬出席世界經濟論壇非洲峰會開幕儀式。
南非總統祖馬出席世界經濟論壇非洲峰會開幕儀式。

非洲是一個「終極矛盾」的地區,經常發出混雜的訊息。一方面,有些非洲國家的經濟發展迅速,另一方面,發生在非洲的危機卻接踵而來。

事實上,撒哈拉以南非洲(Sub-Saharan Africa)是全球經濟發展第二迅速的地區。根據在第25屆世界經濟論壇非洲峰會上發表的安永2015年非洲吸引力調查報告(EY 2015 Africa Attractiveness Survey),2014年全球15個發展最快的經濟體,非洲國家佔了9個,而投資者也確實對這些非洲經濟體感到興趣。

巴克萊非洲集團(Barclays Africa Group)行政總裁Maria Ramos在非洲峰會上發言,指出非洲的全球貿易總額在2005至2014年期間增長1倍有多,同期中國與非洲的貿易額亦上升至1,680億美元,增幅達5倍。

縱使經濟發展良好,但在許多人眼中,非洲仍然長期處於危機狀態。雖然過去20年整體局勢漸趨穩定,但是很多非洲國家仍有一些隱憂。大致上,經濟環境正在改善,但是不平等現象尤其在財富分配方面,卻仍然妨礙社會經濟持續發展。另一方面,部分非洲國家的武裝衝突問題亦日益嚴重。

世界經濟論壇非洲峰會在1990年首次舉行,曼德拉(Nelson Mandela)也在同一年出獄。與當年比較,今天非洲的狀況已有很大改變,因此今屆峰會以「過去與現在:重新構想非洲的未來」為主題。主辦者表示,舉辦峰會的目的是「尋找方法開拓非洲市場、善用非洲的資源及激發創造力」。世界經濟論壇高級總監兼非洲事務主管Elsie Kanz說:「峰會提供一個機會,讓我們瞭解非洲自1990年以來在經濟、社會和政治各方面有多大改變。」

非洲的機遇固然明顯,但也面對不少威脅。因此,世界經濟論壇的會議同時聚焦於非洲的發展潛力和挑戰。出席小組討論的都是最直接參與非洲發展的人士,包括來自政府、商界、民間團體及學術界的代表。峰會上多個研討會的題目,反映非洲大陸在發展路上急需處理的五大問題。

1.非洲年輕人:人口紅利還是失業計時炸彈?

非洲是全球人口最年輕的大陸。世界經濟論壇創辦人兼行政主席Klaus Schwab表示,到2040年,全球年輕人口(聯合國定義為15至24歲人士)有一半居於非洲。對非洲的經濟福祉和持續發展來說,這既是一個機遇,也是一個威脅。非洲的年輕人有機會成為全球最龐大的勞動力或失業軍。年輕人口擴大,表示消費者也在增加,因而帶來更多增長;但同時也意味經濟必須迅速發展,提供更多就業機會。

照片:Motsepe認為必須投資培訓,讓國民具備具全球競爭力的技能。
Motsepe認為必須投資培訓,讓國民具備具全球競爭力的技能。
照片:Motsepe認為必須投資培訓,讓國民具備具全球競爭力的技能。
Motsepe認為必須投資培訓,讓國民具備具全球競爭力的技能。

年輕人佔很多非洲國家失業人口的最大部分。今屆峰會其中一個討論重點是有關非洲年輕人口激增的問題,探討如何為此做好準備及善加利用。南非總統祖馬在全體會議發言說:「年輕人為塑造非洲大陸發揮重要作用。他們需要裝備自己,而這過程必須通過教育和經濟增長來完成。我們現在就要培育人才,並僱用他們。我們要為他們創造機會。」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提供的資料,單以南非計算,年輕人口失業率可能高達52%。這嚴重窒礙南非實現持續發展的能力。因此,培訓年輕人及創造足夠職位,對非洲的經濟和社會發展至關重要。

非洲擁有龐大及穩定增長的年輕人口,究竟應如何為他們鋪好經濟前路,確保他們充分就業並成為推動未來發展的引擎?要善用非洲大陸的人口紅利,工業和教育均擔當重要角色;其中最重要的是,非洲國家創造就業職位的速度必須比目前更快。為應付就業挑戰,教育和培訓方面需要更多創新。

關於這些需要,南非礦業公司African Rainbow Minerals創辦人兼執行主席Patrice Motsepe表示:「我們必須投資在教育和培訓,讓學生和員工擁有足以在全球市場競爭的技能。」

加納副總統Kwesi Amissah-Arthur也有相同看法,他說:「我們需要另一種教育,就是為年輕人提供更實用的職業技能訓練,讓他們為走向工業化的非洲經濟體作出貢獻。」

這正是非洲大陸所有國家面臨的挑戰:各個政府能否促進經濟增長,創造新職位以吸納未來的人力資源?抑或年輕人口只會加劇原本已嚴重的失業和剝削等社會問題?

2.貧窮與不平等:收窄經濟差距

總的來說,隨著經濟增長(2000年至2010年非洲經濟年均增長約5%)及民主水平提升,非洲近數十年無疑越來越繁榮,但這只是事實的一部分。過去數十年,非洲社會的不平等現象十分普遍,財富分配不均仍很嚴重。Motsepe在會議上指出,未來非洲的經濟必須更具包容性,惠及非洲大陸的所有人民,特別是貧困、失業和邊緣人士。

以非洲的標準來說,南非已是一個富裕國家,卻是一個典型的欠缺包容性的例子。自從南非民主轉型後,在財富重新分配上已有很大進步,但要達致包容經濟和財富平等,特別是種族平等,南非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以堅尼系數(Gini coefficient)衡量,非洲的不平等現象仍然嚴重。2011年,世界銀行評估南非是全球堅尼系數最高的國家。

聯合國貿易暨發展會議(UNCTAD)秘書長Mukhisa Kituyi指出,非洲國家如欲在減貧方面有顯著進展,必須在中長期維持每年最少7%的經濟增長。南非政府制訂遠大的國家發展計劃,目標是在2030年前消除貧窮,顯著減少不平等現象。可是,以南非目前僅約2%的經濟增速,顯然難以及時創造足夠職位來達致目標。

要為所有人帶來繁榮並不容易。聯合國貿易暨發展會議指出,貧窮和不平等正在破壞「非洲崛起」這個議題。在關於如何面對發展挑戰的小組會議上,與會者的共識是必須協商持續發展的目標,並要有一套共同的方針和指標來制訂議程,讓非洲有最佳的機會去消滅貧窮。

安永2015年非洲吸引力調查得出一個結論,指非洲國家的領袖們必須作出改變,爭取具包容性和可持續的經濟增長。報告指出,為了縮窄不平等的差距,應採取公平分配財富的政策方針。顯而易見,若要減輕赤貧問題,財富便不能集中在一小撮關係密切的政界和商界精英手上;而這也是南非備受抨擊的問題之一。

3.基礎建設:需要公私營合作

在世界經濟論壇峰會上,與會者普遍認為,基礎建設落後是非洲營商成本高昂的原因之一。非洲要達到發展目標和促進經濟,必須克服這個問題。運輸及電力基建不足,更是妨礙經濟發展的一大因素。

非洲國家政府的財力有限,難以為大型建設項目出資。因此,非洲的基建項目為投資者帶來機遇。南非標準銀行聯席行政總裁Simpiwe Tshabalala認為,非洲嚴重缺乏道路、港口、機場等設施,因而在基建方面有許多投資機會。他說:「以投資佔GDP的比率來說,我們處於全球最低之列。換言之,投資在發展項目的機會很多,只要願意冒險,便會獲得回報。」

針對非洲每年超過1,000億美元的基建赤字,世界經濟論壇提出「非洲策略基礎建設倡議」,目的是鼓勵公私營部門合作,以及查找區內多個大型基建項目的失敗原因,並提出解決方案。

非洲聯盟主席Nkosazana Dlamini-Zuma在世界經濟論壇發表其著作《重新構想南非》(Reimagining South Africa)。該書由McKinsey出版,結集作者多篇文章。從這些文章可見,她的願景是在全非洲建設一個整合而高效率的基建系統。她在峰會發言時表示:「非洲的運輸業急切需要造價高昂的基建,這帶來不少機遇。我們可以一起合作,以港口、高速公路和鐵路把整個非洲大陸連貫起來,為非洲企業與跨國公司提供更理想的營商環境,從而改善非洲的經濟前景。」

另一方面,畢馬威(KPMG)全球主席John Veihmeyer指出,供電不穩是窒礙非洲中期發展的最關鍵因素。2014年底,南非供電危機的嚴重程度已經非常明顯,令國家的發展前景蒙上陰影。南非國營電力公司Eskom Holdings 臨時行政總裁Brian Molefe表示,南非那些老化及低效率的發電機的表現非常不穩定,為此電力公司已無限期實施輪流停電。

4.國家內部衝突與暴力

冷戰期間,很多非洲國家淪為關係緊張的超級大國的角力場所。冷戰結束後,在非洲發生的衝突已大大減少。過去約25年間,非洲政治趨向穩定,有更多選舉,多黨民主亦日益普及,不同層面的衝突大為減少。

然而,南非安全研究中心指出,近年特別是2009及2010年以來,適值全球金融危機肆虐及反恐戰爭展開,非洲發生的武裝衝突有增加之勢。

不過,衝突的類型已有改變。現時非洲的武裝衝突,大多發生在國內而不是國與國之間。多個恐怖組織,主要是博科聖地及與阿爾蓋達組織連結的青年黨,在經濟疲弱和管治乏力的時期向邊緣社群招攬新成員。如今恐怖活動已成為非洲最嚴重的問題。

照片:Du Plessis期望非洲能在2020年前結束所有戰爭。
Du Plessis期望非洲能在2020年前結束所有戰爭。
照片:Du Plessis期望非洲能在2020年前結束所有戰爭。
Du Plessis期望非洲能在2020年前結束所有戰爭。

根據安全研究中心提供的資料,在2010至2015年間,33個非洲國家發生了大概2,000宗恐怖活動,導致約3萬名非洲人喪生。單是去年便有900宗恐怖襲擊,導致約1萬人死亡,成為非洲近代歷史上最多人因恐怖活動而喪命的一年。

安全研究中心總裁Anton du Plessis本身是個反恐專家,他在一個名為「停止槍聲」(Silencing the Gun)的小組會議上發言,向政府和商界領袖們簡述發生在非洲的衝突與暴力的最新趨勢。他說:「有人說非洲已成為全球反恐戰爭的新前線。頭條標題經常出現的博科聖地和青年黨,去年殺害了8,000人。」

他繼續說:「然而,相較因管治乏力及不平等而引致數以百萬計的人死亡,這似乎是個次要問題。管治失敗才是最大的風險;挑戰是來自發生在國內的衝突,而不是國與國之間。」

非洲聯盟有個遠大的目標,就是在2020年前結束非洲所有戰爭。但Du Plessis認為這很可能是個不切實際的夢想,因為以非洲目前的政治和發展軌跡,非洲人渴望得到更多自由和民主,這勢將令衝突升級。

Du Plessis表示,發展前景改善,加上經濟增長更具包容性,的確會令整個非洲大陸更趨穩定,並減少恐怖活動及有組織罪案滋生的機會。雖然如此,他也警告說:「在未來很多年,暴力仍會是非洲的一個特徵。」

5.資訊科技:讓更多人使用互聯網

科技能推動經濟發展,人所皆知。據估計,寬頻上網普及化能使一個國家的GDP每年增加1%。

非洲的固網寬頻滲透率只有5.2%,遠遠落後於全世界大部分地區。近年對發展非洲電訊基建的投資很多,但在連接覆蓋方面仍存在很大的城鄉差距。不過,預期寬頻收費將會下降,使用互聯網的人會越來越多。

然而,現實是數以百萬的非洲人仍未能使用互聯網。據估計,非洲大陸約有80%地方尚未連接互聯網;不過,城市與鄉間,以至不同國家之間,比率亦有很大差異。

非洲總算跨過固網電話年代,現在很多人都使用智能電話上網。據美國財經研究公司Informa指出,現時90%以上非洲人靠流動裝置上網。流動上網的增長,為數碼服務,特別是流動理財、電子商貿及流動內容等創造了一個平台。其中流動支付行業獲益甚多,目前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有12%的成人擁有流動支付帳戶。

出席世界經濟論壇的專業人士,很多都認為政府應更清楚說明,打算如何發展非洲的電訊業,而法規問題及業內欠缺透明度均有礙發展。亦有人認為非洲各國政府應與商界加強合作,方能更有效率地發展電訊業。

另一方面,為了應付非洲發展所面對的挑戰,必須對電訊業長期作大規模投資。南非電訊部視寬頻上網為基本需要,就如公用設施一般。南非的電訊及郵政服務副部長Hlengiwe Mkhize表示,她的部門已定下目標,希望到2020年,南非有九成人口能夠使用互聯網。這些豪言壯語能否實現,且拭目以待。

安永2015年非洲吸引力調查指出,「非洲崛起」不是理所當然的,因為非洲大陸要與多個風險較低並且開始復甦的經濟體競爭。調查報告提醒大家,非洲大陸經過20年的強勁經濟增長,如今某些區域的增速已經減慢,原因包括全球的石油及商品價格下降、政治不穩定,以及中國經濟放緩。

調查報告的結論指出:「非洲的未來不能自生自滅。非洲及非洲各國的領袖們已經踏在轉折點上。」這意味非洲大陸已經進入必須改變軌道的階段。若要「重新構想」非洲的未來,希望在經濟包容性及持續增長方面躍進,所有領袖及政策制訂者必須努力克服種種挑戰。

在峰會上,Motsepe說:「雖然我們對非洲的前景感到樂觀,充滿期望,但是也必須承認,沒有人能保證非洲的升勢會持續下去,非洲的發展並非必然。」

照片:南非供電不足,科貝赫是當地唯一的核電站。
南非供電不足,科貝赫是當地唯一的核電站。
照片:南非供電不足,科貝赫是當地唯一的核電站。
南非供電不足,科貝赫是當地唯一的核電站。

第25屆世界經濟論壇非洲峰會於2015年6月3至5日在開普敦舉行,共有1,250位來自商界、政界、民間團體和政府的領袖出席,是至今規模最大的一次非洲峰會。

特約記者 Mark Ronan 開普敦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