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中國網約車市場競爭白熱化

在香港還在斟酌Uber應否合法化之時,中國的網約車業務發展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更成為了內地市民出行的其中一項必然交通選項,不少人更會成為全職的網約車司機。

照片:內地計程車市場出現競爭。(新華社)
內地計程車市場出現競爭。
照片:內地計程車市場出現競爭。(新華社)
內地計程車市場出現競爭。

何謂網約車?由於Uber也有進入香港市場,故香港人對網約車(即網絡預約出租車)應該不會陌生。簡單下載相關的手機應用程式,輸入起點及終點,數分鐘內專車便出現在面前,到埗後車費從手機電子錢包自動扣付,現金找贖的步驟也省卻了,乘客直接下車便走,真的非常方便。

在地廣人多的中國,市民的出行需求本來就殷切。加上在移動電子支付已經完全普及,內地市場早已為網約車業務發展提供了合適的土壤。再者,內地部分城市的出租車行業的確存在著不少問題,例如限制增加出租車數量、司機挑客、拒載、吸煙、要求乘客提早下車自行步行至目的地等等,均催生了市民對另類出行交通工具的強勁需求,網約車因而在內地應運而生。不少人成為全職的網約車司機,賴以為生,不時出現月入過萬的例子,在內地算是非常不錯的收入。

當然,網約車在中國發展也遇到和香港類似的問題,除合法性和乘客的安全保障問題外,最嚴重的莫過於影響出租車團體的利益,引來強烈反彈。出租車司機罷駛、圍毆網約車司機,在內地罕見的上街抗議也曾發生過,為社會帶來矛盾與衝突。

網約車合法化

為解決上述問題,平衡市民對便捷出行和出租車司機的生計需求,以及配合國家推動「互聯網+」的創新政策,中國政府在2016年7月28日發布了《關於深化改革推進出租車行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下稱《意見》),正式賦予網約車合法地位。私家車如想成為網約車,只要申請轉變性質為「預約出租客運」,再拿到運營許可證和駕駛員資格證便可。此新政旨在規範網約車的經營,同時促進出租車行業的轉型升級,長遠推進兩種業態融合發展。

然而,《意見》堅持屬地管理,即每個城市的政府可因應當地的實際情況,出台一些細則管理網約車的營運,為網約車發展增添了變數。市場推斷各地政府主要會運用三招:

  1. 限制網約車營運牌照數量,控制供應;
  2. 限制外省車輛參與,保護本地出租車營運;
  3. 干預訂價,例如要求網約車訂價高於出租車,影響需求,使兩者產生差異化發展。

因此,網約車雖然終於在內地取得了法律上的認可,但發展前路並非完全康莊。反之,要由之前全國自由及統一的經營狀態,變為現在要去適應數百個城市各自不同的規範。

Uber中國與滴滴出行合併

盡管如此,網約車營運商對此新政還是迅速以實際行動表達支持。在頒布上述政策後僅四天(即8月1日),內地兩大網約車營運商Uber中國與滴滴出行宣布合併業務。Uber中國與滴滴出行以1:4的作價合併成立新的滴滴出行,Uber中國將取得合併後公司20%的股權,滴滴出行則向Uber全球投資10億美元,持股Uber全球約1.47%。同時,雙方創始人將加入對方的董事會,合併後的新公司估值高達350億美元(約2,700億港元)。

特別一提的是,Uber中國所持有的20%股權,Uber全球佔其中的17.7%,其他股東佔2.3%。雖然Uber全球憑17.7%股份成了新滴滴出行的第一大股東,但同股不同權,它僅擁有5.8%的投票權,故新公司的主導權仍然落在滴滴出行手上。暫時,雙方繼續各自營運自己的網約車平台。

合併可能是對雙方最有利的安排,因雙方均已在中國市場投入巨額資金而未能盈利。現在,滴滴出行在中國以20%的股權為代價消滅了一個最麻煩的競爭對手,Uber則以放棄在中國市場的主導權消滅了在全球一個最大的潛在競爭者。雙方從此握手言和,由以往為爭奪乘客的割喉式價格戰,或為搶奪司機的高補貼燒錢策略,變為共同享受中國市場的利益,實現雙贏。

合併後的情況

Uber中國與滴滴出行合併後,其在中國之市場佔有率將超過80%。因此,市場普遍預計內地網約車的戰爭可以劃上句號,新成立的滴滴出行終於能雄霸天下,一枝獨秀。但最新資料顯示,Uber中國與滴滴出行「聯姻」後的一個月,Uber中國的每月活躍用戶量出乎意料地減少了74萬人,跌幅近5%。滴滴出行更差,每月活躍用戶量下跌了271萬人,跌幅近6%。反而市場上其他較小型的網約車營運商卻錄得了增長,令市場大跌眼鏡。

原因可能是,在資本壓力及壟斷優勢下,結束燒錢大戰的Uber中國與滴滴出行均對司機大幅降低甚至取消補貼,司機因而紛紛選擇離開這兩個網約車平台,直接延長了乘客的等候時間。同時,Uber中國與滴滴出行在全國多個城市也同步漲價,與之前的低價出行落差太大,也喪失了比出租車便宜的賣點,導致乘客也開始選擇其他網約車平台或返回傳統的交通工具,這又令司機的接單成功率下降。兩者形成惡性循環,導致整體服務質素與用戶體驗雙雙下降,直接反映到業務表現上。

由此可見,雖然滴滴出行成為了中國網約車的巨無霸,但網約車這個共用出行行業並不存在贏者通吃的情況,市場仍然存在其他網約車平台的生存空間,核心要素始終是提供高性價比的服務,而歷史也為這點做了證明。

中國網約車市場的三國志

其實,在現時由Uber中國、滴滴出行和另一個內地網約車營運商神州租車三分天下之前,中國的網約車市場是由阿里巴巴(Alibaba)旗下快的打車、騰訊(Tencent)的滴滴打車以及後來得到百度(Baidu)融資的Uber中國所割據的,形成了第一代的中國網約車三國演義,成為當時內地三大網絡巨頭的另一個戰場。

後來快的打車與滴滴打車合併為滴滴出行,對撼過江龍Uber中國。豈料神州租車憑藉類同於現時Uber中國和滴滴出行合併後回吐的市場份額狹縫,以及通過打著安全和高端服務的旗幟成功半途殺入,尤為得到女性乘客與商務客戶的支持,阻止了滴滴出行壟斷市場,促成滴滴出行、Uber中國和神州租車三立的第二代網約車三國版圖。

神州租車的後台相當具有實力,它的股東就是當年收購了IBM的聯想控股(Lenovo)董事長柳傳志。但更有趣的是,Uber中國的中國戰略負責人正好是柳傳志的侄女柳甄,而滴滴出行的總裁更是其女兒柳青。

柳青和柳甄雖然都是柳傳志的一家人,但她們在公司的價值取向上截然不同。滴滴出行一直在做加法,因柳青有野心帶領滴滴國際化。而Uber中國一直在做減法,因柳甄明白需要把Uber本土化。現時兩者合併了,可說是集兩家之大成。也可以說滴滴出行贏了中國戰役,輸了全球戰爭。Uber輸了中國市場,卻保住了全球份額。

歷史總是不斷地在重演,在新滴滴出行與神州租車即將一對一爭鬥之時,能如上一代般出現一位新的競爭者嗎?答案是肯定的。第三代的中國網約車三國志已悄然上演,此次粉墨登場的是由集影視製作、手機生產和電子商貿等業務於一身的樂視集團(LE)所投資的易到用車。雖然現時易到用車的市場份額距離新滴滴出行還差很遠,但易到用車主打的跨城出行、預約用車和細緻乘客服務,深受用家歡迎。而且其一直堅持以高端服務來維繫高端會員群體的會員體系,並在樂視多元化資源的支持下,其差異化優勢正在被逐漸放大。上文提到Uber中國與滴滴出行合併後流失的用戶量,其實部分正是轉化成為易到用車的乘客。

照片:網約車乘客以手機電子錢包支付車費。(新華社)
網約車乘客以手機電子錢包支付車費。
照片:網約車乘客以手機電子錢包支付車費。(新華社)
網約車乘客以手機電子錢包支付車費。

因此,展望將來,中國的網約車市場將進入新滴滴出行、神州租車與易到用車的新三國時代。與此同時,幾次的三國更替顯示出內地的網約車市場雖然競爭激烈,但依然潛力無限,只要敢於創新、貼近用戶和堅持服務,新的網約車營運者仍能入局。

廣州辦事處 鍾念熙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