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互聯網+資本」促內地滑雪業發展

隨著2020年北京-張家口冬奧會的臨近,內地滑雪業作為「冰雪」系列的重點,正在受到消費需求、政策和資本等各方的青睞,呈現高速發展的局面。

照片:滑雪的兒童。
滑雪的兒童。
照片:滑雪的兒童。
滑雪的兒童。

今年11月,國家體育總局聯合其他部委發布了《冰雪運動發展規劃(2016-2025年)》、《全國冰雪場地設施建設規劃(2016-2022年)》。根據規劃,2020年內地滑雪產業總規模將達到6,000億元人民幣,2025年滑雪產業總規模將達到10,000億元人民幣。

這一規劃目標背後有著強勁的現實驅動。根據今年8月出版的《冰雪藍皮書:中國滑雪產業發展報告(2016)》,2015年全國滑雪場數量達到568家,相比2014年新增108家,增幅為23.48%;相比2010年增加298家,增幅為110.37%。預計至2022年將達到1,000家。

「膨脹式」發展 配套顯不足

業內人士普遍向記者反映,2014年是內地滑雪業的轉捩點,此後行業整體便呈直線上升的趨勢。獨家引進美國班式滑雪教學體系的「魔法滑雪學院」的市場總監尚麗告訴記者,2014-2015雪季,公司冬令營的報名人數僅為30多人;2015-2016雪季,冬令營的報名人數已增加到300多人。而今年雪季開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報名人數已增加到600多人,很快將達到公司今年計劃的800人目標,綜合線下和管道總預售已超過400萬人民幣。

照片:兒童結伴滑雪。
兒童結伴滑雪。
照片:兒童結伴滑雪。
兒童結伴滑雪。

「Everkid兒童戶外」聯合創始人張臣也在採訪中透露,公司於2011年起步之時,很少有家長願意讓孩子學習滑雪。2015-2016雪季,公司已有200多個孩子學習滑雪;今年雪季預期人數將超過500人。

這一行業熱潮的出現,受益於兩重因素。一是國家政策導向的支援,諸如「健康中國」等概念越來越提倡「全民健身」,因此體育產業整體蓬勃起來;二是新生代消費群體的崛起,許多「80、90後」不僅自身樂於嘗試滑雪等新興運動休閑消費項目,更願意讓子女參與其中。滑雪業也因此向運動、旅遊、家庭度假等多業態的趨勢發展。

目前,內地滑雪產業正在沿著「南展西擴」的戰略發展。以啟迪喬波(北京)公司為例,該公司未來三年計劃建造12家到15家室內滑雪館,安徽馬鞍山和重慶的兩個新滑雪館正在建設,江蘇徐州、廣西南寧的兩個室內滑雪館也將開始動工。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不少業內企業都有建設室內滑雪場的計劃,以進一步滿足更大範圍的消費需求。

照片:教練在團隊教學。
教練在團隊教學。
照片:教練在團隊教學。
教練在團隊教學。

不過,內地迅速擴張的滑雪業不可避免地出現行業標準缺失、人才和配套不足等諸多問題。其中最突出的是教練人才及培訓標準的匱乏,直接影響消費者的安全、體驗和復滑率。曾在網上團購京郊滑雪場券的王女士告訴記者,她與朋友一行四人都無滑雪經驗,也沒有在雪場請教練,因為雪場實在太多人,「在雪場摔一摔就回來了」,此後也沒有再去體驗。

王女士的滑雪經歷在內地消費者中頗具代表性。事實上,內地大部分滑雪場教練是當地居民,往往是臨時工;行業內暫時也沒有統一的教練考核標準。除了教練人才缺乏和專業素養不足,業內管理人才和技術工種也相當匱乏。經理來回跳槽在業內屢見不鮮,造雪工、開壓雪車的司機等細分崗位更缺乏專業人才。

此外,滑雪業整體受限於季節性和區域性,導致開發不足,產業鏈條的延伸度不夠。大部分滑雪場一年中只在雪季三個月經營,因而極大地抬升成本價格,從而引發內地消費者的外流。據悉,消費者在內地一些滑雪場一天的消費可達數千元人民幣,包括雪場門票、教練費用、食宿等,價格堪比飛抵日韓體驗滑雪。

互聯網+資本或帶來行業洗牌

據業內人士透露,內地滑雪業的起步是「佔山為王」式的,既不同於歐洲發展local店的社區模式,也不同於美國的大公司壟斷型。甚至一些民間資本的最初入場,是由投資者本人的興趣愛好使然,因此並不專注於盈利模式的創新。

另一方面,滑雪業牽連著房地產業,因而被許多投資者視為投資的「價值窪地」。比如美林谷滑雪場,便是由美林控股集團開發,該公司的主營業務為房地產開發,目前北京的美林•香檳小鎮已開售。

照片:滑雪的人群排成行列。
滑雪的人群排成行列。
照片:滑雪的人群排成行列。
滑雪的人群排成行列。
照片:滑雪冬令營。
滑雪冬令營。
照片:滑雪冬令營。
滑雪冬令營。

近年來,萬科、萬達等公司已開始涉足滑雪業。今年,萬科松花湖度假區已與吉林的北大壺滑雪場達成合作,合資成立「萬山雪業投資諮詢有限公司」,號稱打造內地滑雪度假領域規模最大的運營管理公司。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大資本的進入將帶來行業洗牌,有利於行業整體規模化、規範化發展;一些小企業惟有走向差異化、個性化經營,才能在未來的競爭中生存。

資本的進入或將彌補內地滑雪產業鏈的諸多空白。張臣告訴記者,「滑雪絕對是高技術行業」。而內地目前廣泛使用的滑雪配套設施,包括用品、雪服、雪板等,幾乎都是國外品牌,內地投入研發嚴重不足。隨著滑雪業日益蓬勃,這些都將成為潛力商機。

值得注意的是,「互聯網+」的浪潮也在逐步改變行業業態。比如VR技術將極大促進滑雪的分級教學;手機定位系統將有利於雪場內人員的聯繫。一些滑雪的O2O平台也開始出現,如GOSKI等,用戶可在其APP上購買雪票、觀看滑雪教學視頻,並形成自己的滑雪社交圈。

特約記者 李楠 北京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