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亞洲市場將主導生物製藥業發展

2015年生物製藥亞洲大會(BioPharma Asia Convention 2015)最近在新加坡舉行,參展商和出席者普遍認為,生物製藥業方興未艾,亞洲市場勢將主導業界發展方向,業界亦因此要面對截然不同的挑戰和訴求。

照片:亞洲市場將主導生物製藥業發展方向。
亞洲市場將主導生物製藥業發展方向。
照片:亞洲市場將主導生物製藥業發展方向。
亞洲市場將主導生物製藥業發展方向。

在生物製藥業的發展進程中,亞洲是增長最快的市場韓國生物製藥公司SK Biopharmaceuticals行政總裁Dr Christopher Gallen指出,亞洲多個經濟體中,中國被視為帶動業界發展的龍頭,這和中國的中產階層日益壯大有關。

Gallen在2015年生物製藥亞洲大會上發言:「亞洲已經是個龐大的市場。到2050年,亞洲人口會比現在增加10億,西方人口卻有減少之勢。今天中國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以研發開支計算也是第二大國,預期中國在這兩方面很快便會超越美國。」

他說:「其他亞洲市場也在擴大,從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實質增長可見一斑。目前,中國是全球發展最快的國家,第二是印度,第四位是印尼。相較之下,美國和大部分歐洲國家的GDP實際上正在收縮。」

Gallen指出,中產階層的增長情況是衡量市場潛力的最佳指標。他闡釋說:「現在亞洲的中產階級已有能力花錢在保健方面,而且人口遠較富裕人士為多。由現在到2030年,亞洲的中產人口將大幅增加571%,是全球其他地區中產人口總和的兩倍。由此推論,到2030年,全球的生物醫藥開支估計有多達七成來自亞洲。」

2015年生物製藥亞洲大會匯集了全球多家數一數二的生物製藥公司。這項活動在2008年首次舉辦,當時名為亞洲生物醫藥展(BioMedical Asia),之後每年舉行,8年來合共吸引近20,000 名業界人士參與。大會宣稱舉辦目的是探索亞洲已開發和未開發的市場,以及提供關於區內生物製藥業的最新資訊。

英國阿斯利康(AstraZenica)的行政總監兼亞洲及新興市場協作部主管Ajay Gautam強調,現在生物製藥業的資金許多都來自西方以外。他說:「特別是中國,投資生物製藥業的年增長率達32%,西方國家卻已出現負增長。巴西、中國、以色列、韓國、俄羅斯和新加坡等6個國家,現時每年在公共生物醫藥研發方面投放超過4億美元。同時,不少業界人才也從西方國家回流亞洲。」

然而,Gautam說至今為止,亞洲還沒有一個國家的產業生態系統能達到三藩市或波士頓的水平。他預期到2020至2025年,能達到這個水平的亞洲城市將會是中國的北京、上海和蘇州,而在其他地區則有班加羅爾、首爾、新加坡和特拉維夫等。

China Market Research Group創辦人及董事總經理Shaun Rein強調,中國將會在各方面擔當重要角色。他說:「過去30年,中國甚少創新成果,但情況正在改變。」

他表示,生物科技是具有創新潛力的領域,因為它不是政治敏感範疇,資金不成問題,尚未到位的是來自官方的支持。舉例來說,由於要打擊貪污,政府已經暫停採購程序,要待新政策實施後才能恢復。

談到亞洲市場興起的趨勢,醫用呼吸機供應商OneBreath Inc (總部設於美國加州) 行政總裁兼董事總經理Ajarananda Vijayasimha強調,亞洲市場的訴求與西方分別很大。他說:「在亞洲,我們要應付一些傳染性和生活模式引致的疾病,以及一些新見的疾病。可是,某些地區的基礎設施落後,人員缺乏技能,而且公共經費不足。」

Vijayasimha表示:「西方發展的技術在這裡未必適用。以印度為例,高血壓篩查儀器需要用電,但在偏遠鄉村地區未必有電力供應。再者,這部儀器十分昂貴,又需要零備件,要由受過訓練的人員操作。

「任何人嘗試推行創新的解決方案,都要面對很多挑戰。其中一個問題來自政府政策,政府未有盡力促進創新,特別是沒有妥善保護知識產權。學術界和其他相關界別也要協助建立產業生態系統,尤其是在商業流程和實務方面。」

照片:Bagchi表示,創新帶來的回報遞減。
Bagchi表示,創新帶來的回報遞減。
照片:Bagchi表示,創新帶來的回報遞減。
Bagchi表示,創新帶來的回報遞減。
照片:Li表示,研發狂犬病疫苗是當務之急。
Li表示,研發狂犬病疫苗是當務之急。
照片:Li表示,研發狂犬病疫苗是當務之急。
Li表示,研發狂犬病疫苗是當務之急。

藥物開發公司Covance總部設於新澤西州,該公司副總裁兼全球法規事務部主管Bill Hanlon是出席會議的代表之一。對於中國的監管法規,他說:「2011年有140種新藥物面世,其中91種在美國獲批,只有14種在中國審批。通常,製藥公司首先主力在美國和歐洲申請批文,之後才到其他地區申請。但中國規定外國新藥物須做額外試驗才會獲批;若有中國病人參與試驗,便有機會縮短程序。中國公司的審批程序較短,換言之,共同開發是未來發展方向。將來,新藥物很可能會先在中國研發,因為歐美國家沒有同樣的法規壁壘。」

輝瑞(Pfizer)是製藥業巨頭,總部設於紐約。該公司副總裁Indranil Bagchi提醒業界,由於全球人口結構正在轉變,業者有必要探討如何削減成本。他說:「全球而言,業界面對不少挑戰,包括創新帶來的回報遞減,以及人口老化和出生率下降,而後者意味越來越多昂貴的治療要由不斷收縮的稅基承擔。此外,越來越多有見識的病人以自己的一套方法進行部分的醫療保健。所以,現在業界除要考慮藥品是否安全、有效和優質等常規標準外,還須設法降低成本。」

Bagchi表示:「在符合監管機構的要求之餘,製藥公司還要自問:我們應否提供某種特定藥物? 某種治療方法應否在某個市場優先採用? 我察覺業界投資研發的意欲下降,這可能會影響產品品質和安全性,或導致供應短缺。」

依生生物(總部設於北京)行政總裁Dr Victor Li表示,參與這次活動是為了物色新的合作夥伴、為新疫苗在中國和東南亞物色牌照,以及觀摩學習。他的態度較為樂觀:「依生在過去10年有機地增長。2012年,我們第一次獲得股權融資,資金來自美國一個私募股權基金。

「我們主力研發針對亞洲需要的藥物。2014年,我們在新加坡開始試驗一種乙型肝炎疫苗。研發狂犬病疫苗也是當務之急。狂犬病在西方國家不是一個問題,但在印度和中國,每年分別有50,000人及1,000人死於狂犬病。現時的疫苗不是那麼有效,而中國的疫苗產量只及實際需要的2%。我們有信心可以發展出新的治療方案。」

蘇州康乃德生物醫藥的代表Wang Zhengqian表示,這次來新加坡是要為他們的研究和臨床試驗尋找投資者,也為公司的中國業務物色合作夥伴,並且尋求方法在中國以外保護公司把科研成果商品化的權利。他說:「我們正在進行一項臨床試驗,並計劃進行3項針對多種自體免疫疾病的試驗。其他在準備階段的試驗,則針對在中國影響650萬人的牛皮癬、影響3,000萬人的哮喘病,以及影響4,500萬人的皮膚炎。」

生物科技公司Stempeutics的參展目的也是尋求合作夥伴。該公司總部設於班加羅爾,專門研究幹細胞。董事總經理兼行政總裁B.N. Manohar介紹公司的目標:「我們以印度為首要服務對象,然後是世界各地。另一方面,目前我們正由研發公司轉型為商業企業。

「我們的幹細胞藥物Stempeucel(用於治療血栓閉塞性脈管炎)剛在美國獲得專利。此外,我們與瑞士的龍沙集團(Lonza)合作,進行商業規模的大量生產。Stempeucel是唯一從一群捐贈者的骨髓提煉出來的幹細胞藥物;只需3名骨髓捐贈者,便可培養出100萬劑藥物。

「我們期望在2015年5月獲得批准,可於印度各地以這種藥物治療血栓閉塞性脈管炎。這個病影響100萬印度人,目前缺乏治療藥物。之後,我們會擴展至治療其他疾病。我們的計劃路線是印度、日本、歐洲,然後是美國和亞洲。」

總部位於美國馬薩諸塞州的Moderna Therapeutics是一家藥物研發公司。該公司主席兼行政總裁Stéphane Bancel解釋經改良的信使核糖核酸(mRNA)治療法的突破性研究。他說:「我們正處於一個20年藥物革命的開端。我們能夠在數分鐘內設計一種新藥物,然後在數星期後把培養物送到臨床醫生手上。我們每年在這項新技術投資1億美元。」

Bancel說:「我們有些重要的合作夥伴,讓新藥可以很快推出市場,當中與阿斯利康的合作投資額為2.4億美元,與Alexion的合作投資額為1億美元,與默克(Merck)的合作投資額為5,000萬美元。正在進行的試驗有56項,預期未來18個月會有5至6項可以進展至商業化階段。」

照片:生物製藥亞洲大會8年來共吸引2萬人出席。
生物製藥亞洲大會8年來共吸引2萬人出席。
照片:生物製藥亞洲大會8年來共吸引2萬人出席。
生物製藥亞洲大會8年來共吸引2萬人出席。

2015年生物製藥亞洲大會於3月23日至26日在新加坡新達城會議展覽中心舉行。

特約記者 Ronald Hee 新加坡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