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亞洲電視論壇峰會焦點:串流媒體爭逐全球霸主之位

去年底在新加坡舉行的亞洲電視論壇與市場(Asia TV Forum and Market)首次加入為期1天的領導人峰會(Leaders’ Summit)。會上多位業界資深人士談論現時的全球串流媒體市場爭奪戰,探討服務商如何可成為最大贏家。

照片: 獨家內容仍是串流媒體吸引用戶的核心方法。(Shutterstock.com)
獨家內容仍是串流媒體吸引用戶的核心方法。
照片: 獨家內容仍是串流媒體吸引用戶的核心方法。(Shutterstock.com)
獨家內容仍是串流媒體吸引用戶的核心方法。

亞洲電視論壇與市場專為區內的內容創作者和發行商而設,是業內的年度盛事。今屆,除了既有的研討會和貿易展覽(請參閱《亞洲語言節目興起 挑戰荷李活全球主導地位》),大會還舉辦了為期1天的領導人峰會。從峰會的議題來看,亞洲顯然將成為串流媒體爭奪霸主地位的新戰場。

事實上,美國最近便在串流媒體領域發動一場爭奪戰,積極在全球各地吸引電視觀眾,尤以亞洲為然。2019年底,美國的迪士尼(Disney)及蘋果(Apple)分別推出全球串流媒體平台Disney +和Apple TV +,而NBC及AT&T也分別計劃於今年初推出孔雀(Peacock)和HBO Max。據目前估計,以上平台與網飛(Netflix)和亞馬遜(Amazon)等現有美國業者加起來的話,將令網絡電視(OTT,即有線電視以外的付費頻道)在美國的家庭普及率達到創紀錄的82%,情況在許多其他發達市場也是相差無幾。對美國電視觀眾來說,串流媒體基本上已成為新的有線電視,預料世界其他地方也會慢慢興起類似模式。

Ovum是一家以倫敦為總部的數碼媒體研究顧問公司,首席分析師Tony Gunnarsson十分看好美國串流媒體業者的前景。他預計,到2021年,全球網絡電視用戶人數將達10億,數目到2023年更將超越有線電視。Gunnarsson說:「現時,我們在美國監測65個串流媒體服務,其中26個已擁有超過100萬名用戶。在全球來說,網絡電視節目並非像許多人所想的只受年輕觀眾歡迎,觀眾比例實際上以35至44歲年齡群最高,其次是45至51歲。

「總體而言,全球網絡電視的收益中,有一半來自北美,其次是亞太地區,佔25%,比歐洲略高。在亞太地區,中國佔總收益的60%,而排名首5位的市場,即中國、日本、韓國、澳洲和印度,合共佔區內總收益的93%。」

Gunnarsson指出,以亞洲市場來說,迪士尼、蘋果、孔雀和HBO Max等新興全球營運商大多將要與本地業者競爭,而大多數本地營運商在本地語言節目方面處於領先位置。另一方面,全球營運商在某些市場也要面對監管帶來的障礙,而中國是最明顯的例子。Gunnarsson總結這些挑戰:「與其他地區市場如歐洲或拉丁美洲比較,亞洲各國的差異相對較大。在亞洲大部分市場,有線電視依然佔主導地位。不過,以有線電視和網絡電視的合併市場來說,網絡電視的佔市率其實已有約40%,而在澳洲、新西蘭和新加坡等國家,網絡電視的市場份額更已超過50%。

「不過,從許多方面來看,2020年可能標誌著本地業者艱難時期的開始。現時,許多本地業者都要面對美國主要服務供應商的競爭,而且處於下風。日後,競爭將十分激烈,合併和價格戰會越來越多,而新的混合模式也會應運而生。未來數年,隨著美國的新晉主要業者陸續在亞洲推出服務,本地業者也要向美國市場取經,採取一些當地常用的促銷活動和策略,才能生存下去。」

總部位於北京的愛奇藝是當今串流媒體巨頭之一,首席執行官龔宇闡述中國市場的現況:「中國市場的兩項關鍵技術是人工智能(AI)和5G。前者有助我們更好地迎合觀眾口味,而後者將讓我們配備更好的設施,為觀眾提供更佳的觀賞體驗,不論他們使用哪種設備或在何處觀看,都是如此。

照片: 印度節目Skull and Roses結合了《鑽石求千金》與《生還者》的元素。
印度節目Skull and Roses結合了《鑽石求千金》與《生還者》的元素。
照片: 印度節目Skull and Roses結合了《鑽石求千金》與《生還者》的元素。
印度節目Skull and Roses結合了《鑽石求千金》與《生還者》的元素。
照片: 《小歡喜》的劇情圍繞一群充滿抱負的年輕人。
《小歡喜》的劇情圍繞一群充滿抱負的年輕人。
照片: 《小歡喜》的劇情圍繞一群充滿抱負的年輕人。
《小歡喜》的劇情圍繞一群充滿抱負的年輕人。

「就本公司而言,我們的業務模式有點像迪士尼,旗下服務除了視頻外,還包括漫畫、小說、遊戲等等。這些都是圍繞我們的知識產權而建立,而目前我們的投資中,有三分之一是用於製作原創作品。另外,我們也開始發展海外市場,今年(2019年)較早時與馬來西亞的Astro合作,在東南亞初步推出了服務。」

TotallyAwesome總部設於新加坡,是數碼兒童電視廣告專家,其亞太區銷售總監Michelle Ching把焦點轉到兒童觀眾的喜好上。她說:「人們觀看付費電視的時間正在減少,這點很值得注意。例如在美國,觀看付費電視的時間自2010年以來減少了17%,其中2至11歲孩子的觀看時間減少了36%,12至17歲青少年更減少了56%。網上和串流媒體服務商是這股趨勢的得益者,現時每天有170,000個孩童首次上網。在亞太區,80%孩子表示喜歡上網多於看電視,比例較2017年的67%為高。值得留意的是,儘管YouTube仍然是孩童最喜愛瀏覽的網上頻道,但受歡迎程度卻有所減退,稱其為首選頻道的孩童比例為67%,較2018年的76%為低。

「整體而言,Z世代的人數已超過千禧世代,成為2019年人數最多的世代。下一個形成的是2011年至2025年出生的Alpha世代,人數將更為龐大,總數很有可能超過20億。他們將組成一個極大的全新消費群體,成為創作者開發節目內容的對象,但現時業界已出現缺乏新題材的問題。例如,今年的合家歡節目幾乎全都是舊節目的續集或衍生作品,原創內容極少。」

K7 Media是一家以曼徹斯特為總部的廣播媒體顧問公司,其亞太區經理Michelle Lin深入探討區內一些掀起熱潮的節目,當中以3種形式最為突出:「首先是混搭式,即混合不同形式的節目。一個明顯例子是菲律賓真人秀節目Your Moment,融合了唱歌和舞蹈比賽元素。還有印度的Skull and Roses,可以說是《鑽石求千金》(The Bachelor)與《生還者》(Survivor)的混合體。

「第二種潮流是支持社會變革,其中兩個例子是韓國節目《眾籌》(Fund Together)和《小森林》(Little Forest),前者推動一些為社會帶來改變的項目,後者則邀請名人帶領學前兒童到森林進行教育之旅。第三種潮流則是以另類有趣的方式看待人生,例如日本遊戲節目Red Carpet Survival讓參賽者擔當保鏢進行比賽,而Time is Money則邀請名人分享生活灼見。」

Glance是巴黎一家觀眾研究公司,其內容分析部主管Avril Blondelot認為劇集是亞洲各地市場的最重要增長領域。她說:「目前,亞洲節目有60%為虛構故事,主要是劇集。現時所有戲劇節目中,78%屬原創概念,這個比例只會繼續增加。

「這些內容一般可歸納為三大類別。首先是波折重重的愛情故事,例如越南的《雨中雷聲》(Tieng Set Trong Mua)和馬來西亞的Cetera Hati Diya。第二類以充滿抱負的年輕人為主角,例子有中國的《小歡喜》和印尼的Gadis Pemimpi。最後一類是懸疑故事,典型例子是韓國的《德魯納酒店》(Hotel Del Luna)和印度的Kailasapuram。」

照片: 多位行業領導者雲集一堂共同探討各項重大議題。
多位行業領導者雲集一堂共同探討各項重大議題。
照片: 多位行業領導者雲集一堂共同探討各項重大議題。
多位行業領導者雲集一堂共同探討各項重大議題。

亞洲電視論壇與市場2019已於去年12月3至6日在新加坡濱海灣金沙會議展覽中心舉行。

特約記者 Ronald Hee 新加坡報道

有關亞洲電視論壇與市場的其他詳情,請參閱《亞洲語言節目興起 挑戰荷李活全球主導地位》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