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前蘇聯國家冀望參與「一帶一路」項目

卡內基莫斯科中心的亞太地區俄羅斯項目主管Alexander Gabuev稱,不少前蘇聯國家起初對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構想反應冷淡,其後有見中國大舉投資「一帶一路」項目,這些國家的態度轉趨積極,更希望配合國內的發展需要,參與其中。

照片:西伯利亞鐵路會否成為「一帶一路」的一部分?
西伯利亞鐵路會否成為「一帶一路」的一部分?
照片:西伯利亞鐵路會否成為「一帶一路」的一部分?
西伯利亞鐵路會否成為「一帶一路」的一部分?

2013年9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哈薩克首都阿斯塔納發表演說,提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構想,當時內容尚未明確,沒有引起前蘇聯國家領袖廣泛注意和回應。但隨著「一帶一路」項目日趨成熟,15個前蘇聯國家的態度也漸趨積極。

這些國家對於中國的動機,以及「一帶一路」未來的發展路線提出了疑問。對於一些直接的訴求,中國官員的回應相當籠統;官方傳媒新華社發布的未來路線圖又經常修訂,令人覺得不夠明朗。

在2015年3月舉行的博鰲論壇上,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公布「一帶一路」的發展藍圖以及指導原則,加上中國政府斥資400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多個前蘇聯國家的政商界才更認真地對待「一帶一路」。

各國對「一帶一路」的反應,大致受三個因素左右:一、本身的經濟規模和結構;二、本身是否超國家共同體的成員,例如歐盟或歐亞經濟共同體,而後者的成員國有亞美尼亞、白俄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以及俄羅斯;三、政府及商界是否有相關的專才。

聯繫歐亞經濟共同體

當中國首次提出「一帶一路」時,俄羅斯的反應不一。最初,中國政府於2013年宣布「一帶一路」概念,克里姆林宮尚未願意與中國進行實質磋商,探討如何與總統普京牽頭成立的歐亞經濟共同體互相配合。在莫斯科,不少人憂慮俄國作為中亞超級大國的地位正在褪色,「一帶一路」無疑入侵了俄羅斯的影響力範圍。因此,他們認為俄羅斯應向中亞國家施壓,要它們拒絕參與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北京的觀察家正是擔心這一點。

當俄羅斯第一副總理舒瓦諾夫在博鰲論壇宣布,歐亞經濟共同體已作好準備與中國的「一帶一路」合作時,中國官員顯然如釋重負。其後,舒瓦諾夫代表普京與中國領導人商討框架文件。

今年5月8日,習近平到訪俄羅斯,與普京簽署聯合聲明,正式推動「一帶一路」與歐亞經濟共同體合作,承諾拓展歐亞「共同經濟空間」。中國正式承認歐亞經濟共同體,將與共同體商討合作,而非直接與個別成員國商談。同樣地,歐亞經濟共同體授權轄下的歐亞經濟委員會,與中國商討貿易及投資協定。對保護主義濃厚的俄羅斯與中亞國家來說,與中國磋商自由貿易協定是個敏感問題,因此列為長期目標,延後商議。

對俄羅斯領導層而言,這項共識來得不易,之前經過一番內部激辯,最終結論是歐亞經濟共同體與中國「一帶一路」合作利大於弊。未來,中國勢必成為中亞地區的主要投資者。該區天然資源豐富,中國將是主要的出口市場。

俄羅斯要維持影響力,唯一途徑是調整它在中亞的角色,方可同時滿足俄國的政治野心、中國對原材料的需求和中亞國家對中國資金的渴求。克里姆林宮期望,俄羅斯與中國可以在中亞分工合作。在這項鴻圖大計中,中國是經濟發展的火車頭,而俄羅斯則透過集體安全條約組織維持地區安全。

照片:海參崴港可受惠於「一帶一路」相關投資。
海參崴港可受惠於「一帶一路」相關投資。
照片:海參崴港可受惠於「一帶一路」相關投資。
海參崴港可受惠於「一帶一路」相關投資。
照片:貝阿鐵路有助促進貿易。
貝阿鐵路有助促進貿易。
照片:貝阿鐵路有助促進貿易。
貝阿鐵路有助促進貿易。

現時最大困難是實際的銜接過程。莫斯科視之為官方項目,由外交部領導的專責小組制訂規則。不過,中國並無具體的規劃大綱,要優先發展哪條通向歐洲的陸上路線,反而可能是希望同步建立所有路線,為國內停滯不前的基建業爭取更多項目。中國的融資條款及俄羅斯公司的參與程度,尚待觀察。

歐亞經濟共同體與「一帶一路」的首個合作項目,是往來莫斯科與喀山的高速鐵路。俄羅斯鐵路於2012年提出該項目,期望獲得政府撥款及德國承建商參與,但發生烏克蘭危機後,俄鐵改變策略,與中國達成貸款合同計劃。

俄羅斯亦擔憂,「一帶一路」的陸上路線穿越中亞及俄羅斯的歐洲部分,將削弱西伯利亞鐵路成為歐亞市場之間主要陸路連繫的機會。因此,莫斯科將要求中國把西伯利亞鐵路與北部的貝阿鐵路納入「一帶一路」項目。同時,俄羅斯亦期望中方承諾,協助改善遠東區港口的基建設施及監管質素,這從今年普京宣布海參崴為自由港可見一斑。俄羅斯希望,來自中國的投資以及簡化過境程序,可以加強俄羅斯作為東西方橋樑的角色。

白俄羅斯亦期望與俄羅斯合作,借助海關聯盟的優勢,在「一帶一路」分一杯羹。在海關聯盟下,來自中國的貨品只須通過兩個邊境海關,即中國與哈薩克之間的海關,以及白俄羅斯與波蘭之間的海關,便可進入歐盟。過往,烏克蘭亦有意參與「一帶一路」,前總統亞努科維奇曾爭取把克里米亞港口納入計劃。不過,自從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半島,以及烏克蘭東部爆發軍事衝突後,烏克蘭應難以如願。

中亞五國與波羅的海諸國

綜合而言,中亞五國最能受惠於「一帶一路」,其中哈薩克的角色最為吃重,3條規劃中的絲綢之路都途經該國,當中北路經哈薩克北部進入俄羅斯,然後從白俄羅斯或波羅的海港口進入歐盟。

至於中路,它通過阿克套港及巴庫港橫越裏海,途經亞塞拜疆及喬治亞伸延至土耳其。南路則取道土庫曼進入伊朗。哈薩克很快便明白到「一帶一路」的潛力,提出了該國的基建發展計劃「Nur Zhol」,包括多個需要融資的項目。不過,哈薩克官員及企業家仍有顧慮,尤其擔心中國公司將壟斷所有工程合約,當地公司無從參與。俄羅斯亦憂慮其地位及歐亞經濟共同體的角色備受動搖。

其他中亞國家對「一帶一路」貢獻較少,沒有甚麼籌碼可以游說北京參與國內的基建項目,特別是塔吉克和烏茲別克,前者受局勢惡化所累,後者由於總統卡里莫夫日益傾向孤立政策,因此難以受惠於「一帶一路」。波羅的海諸國中,拉脫維亞對「一帶一路」最為歡迎,這與該國是區內中轉樞紐、港口發展完備,鐵路管理得宜大有關係。

照片:Gaubev認為,中國將成為中亞的主要投資者。
Gaubev認為,中國將成為中亞的主要投資者。
照片:Gaubev認為,中國將成為中亞的主要投資者。
Gaubev認為,中國將成為中亞的主要投資者。

除俄羅斯外,「一帶一路」在歐盟亦惹起爭議。歐盟主要成員國及重要組織,包括德國及總部設於布魯塞爾的歐洲議會,仍未訂出應對「一帶一路」歐盟境內項目的政策及監管方針。此外,歐盟與俄羅斯的關係惡化,俄國可能游說把屬於歐盟成員的波羅的海國家排除在「一帶一路」以外。

卡內基莫斯科中心亞太地區俄羅斯項目高級研究員兼主管 Alexander Gabuev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