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南非喜迎金磚銀行正式成立

期待已久的「金磚銀行」(正式名稱為新開發銀行)終於在近期召開的俄羅斯峰會上宣告成立。雖然金磚銀行的職責範圍和工作計劃尚未明晰,南非已躍躍欲試,準備申請基建項目資金。

照片: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行徽。該行旨在令成員國減少對西方資金的倚賴。
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行徽。該行旨在令成員國減少對西方資金的倚賴。
照片: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行徽。該行旨在令成員國減少對西方資金的倚賴。
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行徽。該行旨在令成員國減少對西方資金的倚賴。

「金磚銀行」(正式名稱為新開發銀行)正式成立,相信南非對此尤為歡迎。在7月上旬於俄羅斯舉辦的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七次峰會期間,期盼已久的金磚銀行終於宣布正式成立。

現任新開發銀行非執行董事、南非儲備銀行前行長Tito Mboweni認為,倡議成立新開發銀行十分重要,且恰逢其時。他表示,新銀行將為風險更高、難度更大的基建項目和其他發展項目提供資金。

總體而言,新銀行正式成立被視作是金磚國家意圖減少對親西方金融機構(特別是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倚賴的舉措之一。根據目前的計劃,新銀行將於2016年開始營運。

新開發銀行總部將設於上海,撒哈拉以南非洲區總部則會設在南非。銀行初始認繳資本為500億美元,核定資本1,000億美元。中國承諾出資410億美元,成為金磚五國中投票權最高的國家。

新開發銀行的使命是為成員國及其他發展中國家的基建項目和可持續發展項目提供資金。然而撇開這一承諾,新開發銀行具體將資助哪一類項目並未明確。

以南非為例,由於國內有不少項目急需資金援助,無疑已將目光投向新開發銀行可能提供的融資機會。電力服務便是優先考慮對象之一,預計未來幾年需注入200億美元興建電廠,方可滿足南非日益增長的能源需求。

諷刺的是,盡管金磚國家致力於減少成員國對西方金融機構的倚賴,然而在2010年,恰恰是世界銀行向南非提供37.5億美元貸款,用以興建一座火力發電站,但該項目至今尚未完工。南非能否成功爭取到資金推動能源基建尚是未知之數,但相信他們決然不會錯過集資良機。

在上述首腦峰會期間,南非與中國大談兩國建立更緊密的金融及外交關係,兩國領導人亦承諾將在金磚國家框架內加強合作。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特別強調,兩國關係正處於歷史最好時期。然而,溢美之詞並不能掩蓋中國在兩國貿易關係中絕對佔優的事實。當今之世,全球市場充滿不確定因素,兩國貿易也無可避免會受到影響。

事實上,南非高度倚賴與中國的貿易聯繫。南非對中國的出口貿易額佔南非與整個金磚國家市場貿易額的四分之三。可是,中國對南非礦產品需求放緩,導致兩國貿易額收縮,令南非擔憂。

另外,考慮到其他金磚國家經濟總量均是南非的數倍,令人懷疑南非的立場是否會受到重視。目前,南非是金磚國家集團內最小的經濟體,令不少人質疑該國是否有資格成為成員國。

照片:Mboweni認為成立新開發銀行恰逢其時。
Mboweni認為成立新開發銀行恰逢其時。
照片:Mboweni認為成立新開發銀行恰逢其時。
Mboweni認為成立新開發銀行恰逢其時。
照片:Freemantle指出金磚國家集團把南非視作非洲大陸象徵。
Freemantle指出金磚國家集團把南非視作非洲大陸象徵。
照片:Freemantle指出金磚國家集團把南非視作非洲大陸象徵。
Freemantle指出金磚國家集團把南非視作非洲大陸象徵。

表面上看,金磚國家集團為推動非洲項目十分歡迎南非加盟。南非Standard銀行資深政治經濟研究員Simon Freemantle認為,南非之所以能夠成為成員國,主要是基於外交理由而非經濟實力。

Freemantle解釋道:「南非獲准加入金磚國家集團主要原因是該國地處非洲大陸,而非經濟影響力。金磚國家集團把南非視為整個非洲的象徵,當初更是以代表非洲為前提獲金磚國家集團接納,成為成員國通往非洲大陸的門戶。就其本身而言,南非的經濟總量並不大。」

Freemantle認為,盡管如此,南非依然為金磚國家集團提供了具戰略意義的「非洲立場」,令集團看似擁有廣泛的國際共識。至於中國是否持有相同看法,無疑值得商榷。

談到中國與南非(以及非洲整體)的關係,Freemantle認為南非是中國重要的金磚國家合作夥伴,但其重要性僅屬一般。引人注目的是,中國亦向並非金磚國家成員國的其他非洲國家進口重要商品,例如從西非進口鐵礦石,從安哥拉進口石油。南非是中國的非洲貿易夥伴之一,但絕非唯一盟友。

談到非洲各國的工業物流中心和高檔生產設施等投資項目,Freemantle認為南非作為「非洲大陸門戶」對中國來說相當有吸引力。他說:「舉例來說,中國現計劃在南非建立汽車工廠,中國工商銀行更收購了Standard銀行20%股權,藉此開拓南非市場。相比之下,中國已從利比亞撤資,更因南蘇丹邊境衝突而蒙受巨大損失,故此南非已成為中國在非洲大陸的關鍵機會。」

雖然中國與南非之間的貿易往來有所放緩,但Freemantle認為兩國的金磚國家夥伴關係依然頗具潛力:「兩國貿易往來並未陷入衰退,僅是增長步伐放緩,主要原因是中國對南非礦產的需求減少。」

Freemantle認為,兩國貿易從根本上而言處於不平衡狀態,主要因為南非出口至中國的大多為未經加工的基本金屬,而大部分進口商品則是高價製成品,使得中國獲得貿易順差。他說:「可以說,南非未能從出口至中國的產品上獲得足夠附加值。這一點須在戰略層面加以解決。」

照片:是否應該邀請土耳其、墨西哥、尼日利亞和印尼的領導人參加下屆金磚國家峰會?
是否應該邀請土耳其、墨西哥、尼日利亞和印尼的領導人參加下屆金磚國家峰會?
照片:是否應該邀請土耳其、墨西哥、尼日利亞和印尼的領導人參加下屆金磚國家峰會?
是否應該邀請土耳其、墨西哥、尼日利亞和印尼的領導人參加下屆金磚國家峰會?

至於更深遠的意義,Freemantle認為,金磚國家集團若要保持其代表性,或應考慮擴大成員國數量。他說:「金磚國家集團還可考慮吸引土耳其、墨西哥、尼日利亞、印尼等國加入。」

特約記者 Mark Ronan 南非開普敦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