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呼召計程車燃起電商戰火

照片:風行內地的手機打車。
風行內地的手機打車。

近來出現一種奇特現象:出門招手打車(召喚計程車),街上空車一片卻鮮有車停下來;好不容易打到車,快到達目的地時,司機卻問起是否可以用支付寶付錢。原來近段時間流行起兩款打車軟件:快的打車以及嘀嘀打車。

杭州的交通擁堵,打車難已經是由來已久的大難題。「打車全靠運氣,遇上空車福氣,拒載是你晦氣,拼車沒有脾氣。」這類段子的流傳,透露著人們對於打車難這一問題的無奈。在「2013中國公共服務小康指數」調查的15個城市中,除了當仁不讓的北京、上海兩大城市之外,杭州排在第三位。打車難問題的背後,顯示從業人員素質參差不齊;「公司化剝削」問題突出;預約服務的市場份額較少;計程車經營者類型單一;服務品質監管乏力等「計程車管理」問題。因而衍生出了打車軟件這一時代的產物。根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打車類軟件已超過30個,但在眾多打車軟件中,已經形成了「北嘀嘀,南快的」的大致格局。

從年初開始,嘀嘀打車和快的打車這兩款APP在背後金主騰訊和阿里巴巴撐腰下,都開始對用戶以及司機雙方面發放打車補貼10元。以搶佔打車市場佔有率。2月11日,嘀嘀把補貼從10元降到5元,快的維持10元不變。2月16日,嘀嘀的市場份額開始往下掉,於是又重新把補貼調至10元。2月17日,快的的補貼變成11元,同時打出口號,「永遠比對手多一塊」。嘀嘀2月18日上午隨即宣布補貼提高到12元,還額外送微信「飛機」等道具產品。2月18日下午快的再加1元。

根據中國經濟網的調查,由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開發的嘀嘀打車,覆蓋城市達23個,下載量達740萬,註冊司機13萬。其實際覆蓋人數和軟件使用次數都處於打車軟件市場的領先地位,市場份額60%(來源於艾瑞諮詢統計)。而由杭州快智科技有限公司研發的快的打車,發跡地在杭州,快的是市場份額最大的打車軟件。從全國來看,快的打車覆蓋的城市達30個,累計乘客端下載量1,000萬,司機用戶20多萬。市場份額40%,是市場上覆蓋面最廣的打車軟件。

毫無疑問,這場打車燒錢之戰自開戰之日,就已經形成了惡性競爭的局面。其中最為核心為對打車加價的指責。雖然在軟件方以及司機方都沒有對加價進行強制的要求,但在上下班高峰以及打車極為難打的杭州,打車加價只會導致司機開始挑乘客。從而在價格上形成了一種「加價就搶單,不加價就不予以理會」的不良局勢。也直接導致了到今天的「揮手打車沒車停」局面。為了保障人們能夠打得到車,特別是不會使用打車軟件的老人與孩童,政府緊接著推出了一系列政策以規管打車軟件的搶佔市場行為。比如北京規定計程車每車每人只允許裝一個手機叫車終端;上海自3月1日起暫行早晚高峰時段計程車禁用「打車軟件」;杭州的計程車接到預約後要打「暫停」燈不能再用「空車」燈,邊開車邊打手機將受交警運管雙重處罰。

如今,互聯網電商平台在做的都是線下的競爭,電子支付是現在最火熱的互聯網金融的一部分。阿里巴巴與騰訊這兩個巨頭看到了O2O關於衣食住行領域的未來趨勢,都想嘗試O2O這塊蛋糕的甜頭,雙方燒錢圈人的行為可以理解為流動支付於O2O的試水,也可以理解為雙方金融之爭的延伸。他們用產品使某個行業帶有互聯網屬性,然後名正言順的搶佔地盤,然後會有多個平台進入,說到底這是互聯網企業與線下企業的競爭,當然確確實實能看到的還是互聯網平台之爭。而打車燒錢之戰,恐怕還只是巨頭們的開場炮而已。

杭州辦事處 徐力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