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土耳其國際紡織布料及配件展:中國出口價格上漲土耳其企業受惠

相片:土耳其紡織業能否捲土重來?
相片:土耳其紡織業能否捲土重來?
土耳其紡織業能否捲土重來?
土耳其紡織業能否捲土重來?

中國工資普遍上漲,全球各地企業是否感到時機已到,可以擺脫中國強大的經濟影響力?可以肯定的是,參加今屆 土耳其國際紡織布料及配件展 的公司及買家確有這種想法。

中國公司提高出口價格,是否真的可以為土耳其生產商帶來機遇?抑或這些生產商長期受到擠壓,只能在國際布料貿易市場做一些零碎生意,因而產生妄想?

事實上,土耳其與中國的貿易輕微倒退。2012年,土耳其從中國進口的服裝相關產品總值為17億美元,金額相當龐大,但與2011年相比卻減少約3億美元,原因之一是土耳其政府向中國進口貨徵收關稅。

上述情況似乎反映貿易保護主義已在土耳其抬頭,而非中國作為出口國的地位有所下降。不過,很多與會者預計,中國服裝生產商將會踏入困難時期。一些土耳其生產商預期,土耳其與中國之間的生產成本差異很快便會消失。

絲綢領域的情況尤其明顯。時至今日,中國主導了全球絹紗市場。不過,於1991年前,土耳其仍佔全球絹紗供應量15%。1980年代末,中國才涉足國際市場,以每千克4美元的低價供應市場,其他地方的絹紗很難與其競爭。可是,中國的絹紗價格於近幾年急升。

土耳其商人Tahir Mert在伊茲密爾 (Izmir) 經營貿易生意,與中國內地公司合作了25年,發現土耳其與中國的貿易關係正在逆轉。他稱,土耳其、希臘、意大利及巴西曾經是絹紗的主要產地,但這種情況早已成為過去。現時,主要產地只有印度及中國。隨著中國工人的工資上漲,紡織品的價格差距正在收窄。

兩年前,土耳其絲綢以每米12美元出售,中國絲綢的售價則是9美元。時至今日,中國絲綢的售價介乎10.5至11美元,土耳其絲綢仍是12美元。 

雖然價格仍然存在差異,但Mert相信,土耳其布料整體質素較佳,加上漂染技術優良,應該能夠突圍而出。他又認為,土耳其公司較中國公司更嚴格遵守產品安全指引。

除了技術之外,一些土耳其商人也積極對外推介與當地製造商合作的好處。以伊斯坦布爾為基地的Feyzullah Özdemir與一家中國製衣公司合作,但合作關係並非一帆風順。

他表示,土耳其與中國有6小時時差,他曾致電中國公司要求在中國時間下午4時安排赴運貨品,但員工不是已經下班回家,就是需待翌日才可以完成文件工作。

此外,中國公司要到早上10時才開始工作。相比之下,土耳其公公司比較勤奮,而且從歐洲各地獲得更多經驗,技術知識更加豐富。總的來說,土耳其公司更加積極爭取生意。

Özdemir計劃從中國購入機器及材料,目標是在10年內向中國銷售紡織品。Özdemir承認,計劃面對多項挑戰,但相信定能完成計劃,因為他有朋友已在中國銷售土耳其製鞋履。他表示,中國市場龐大,在10年內對奢侈品的需求將會十分殷切。

Firat Özpehlivan是另一名土耳其商人,他對這25年來與中國進行貿易的經驗百感交集。他是鈕扣及配件公司EMR的東主,以埃森餘爾 (Esenyurt) 為基地,過去數年曾與中國供應商多次爭拗。

他透露,當要求付運iPhone,他們會給你一部計算機。所以,他學會了必須小心處理產品規格。

Özpehlivan稱,中國公司時常向他推銷產品,但產品價格甚低,他對產品質素存疑,懷疑這些中國公司是否使用了未經驗證的化學品或在合金內摻雜了劣質金屬,例如拉鏈會很容易折斷。

6至7年前,該公司從中國進口的貨量佔總貨量90%,但土耳其實施反傾銷法例及更嚴格的全新健康規例令情況逆轉。

現時,Özpehlivan進口的貨品若違反土耳其法律,他必須把這些貨品銷毀,並購入新存貨滿足客人需要。他表示,除非土耳其公司對海外供應商十分瞭解,否則不值得冒險。

現時,Özpehlivan每年到中國公幹約5次,主要採購製造拉鏈的機器及樹脂鈕扣。雖然路途遙遠,但洽談生意必須要面對面接觸。

他稱,商業合作最重要是誠信,必須恪守承諾,但若干中國供應商往往出爾反爾。

當然,中國內地亦有很多質素優良的公司,但到當地營商時,會與中國公司有很多誤會。

他相信,土耳其的紡織品及紡織配件業現時可以對中國內地公司造成衝擊。以多個國際品牌為例,ZaraH&M 以及 Burberry 正從土耳其進口紡織品。

此外,他說土耳其公司開始加強顧客服務。舉例來說,當地一家企業能在3天內向客戶提供指定的鈕扣和配件樣本。

和Mert一樣,Özpehlivan也認為中國內地面對的問題之一,是從事出口業務的熱誠有所下降。他認為,中國企業在過去10年賺了許多錢,現在很多都轉戰內銷市場,對出口業務的興趣大大減少。事實上,中國出口商似乎已經厭倦應付外國的諸種法規。

不過,Özpehlivan的見解並非業界共識。例如,在土耳其工作的Zeynure Sabir是個中國貿易專家,她的意見迥然不同。

她說,土耳其公司向中國採購的成本仍較本土採購為低,即使稅後亦然。同時,中國公司也借助土耳其拓展西方市場以及商機豐厚的俄羅斯市場。

相片:土耳其產品吸引,但價格必須合適。
相片:土耳其產品吸引,但價格必須合適。
 
土耳其產品吸引,但價格必須合適。

參展公司Mem Tekstil的客戶經理Deniz Paksu說,不少中國公司曾經和她聯絡,表示有意採購布料銷往俄羅斯。除了原材料,他們也希望生產成衣售往俄國市場。

Texbridge展覽會已經踏入第三屆,是土耳其布料業重要的展覽活動,可是今年卻沒有來自香港或內地的參展商,這種情況值得注意。

一個不願具名的土耳其參展商認為,香港和內地公司蹤影杳然,可能是被故意拒諸門外。不過,其他在伊斯坦布爾舉行的同類展覽會,特別是Evteks家用紡織品展覽會,還是有很多香港和內地企業參展。

假如猜測屬實,那麼土耳其和中國業者之間的對立和敵意便不言而喻。不過,土耳其並無阻撓亞洲公司到該國營商,目前已有大約20家華資紡織公司在土耳其營運。

土耳其商業分析員Ekrem Arslan說,雖然土耳其徵收進口稅,但是以財務來說,華商與土耳其貿易仍然相對容易。不過現在土耳其公司講求的是品質,不單是最低價格。

面對這種情況,有些中國生產商似乎已經作出回應。伊斯坦布爾Genç Mert Tekstil公司營業統籌主任Tunca Tezer與香港和中國內地公司合作已有6年,這些公司在許多方面都令Tezer印象深刻。

相片:布料色彩鮮艷。
相片:布料色彩鮮艷。
 
布料色彩鮮艷。

Tezer說,他的公司向中國採購紗線,在土耳其織製布料。他們對品質十分謹慎,察覺到中國紗線的質素不斷上升。整體而言,中國的紗線技術在許多方面都超越土耳其。

Nuri Güreler 是另一名和遠東供應商合作愉快的土耳其業者。他在伊斯坦布爾經營零售店和批發業務,向香港和中國內地採購時尚配件已經超過18年。

他會到香港和中國內地發掘不同的設計意念,據稱這些構思在土耳其鮮有見聞。目前他有20%產品購自香港和中國內地,其餘80%來自土耳其。

他說,縱使現在香港物價高昂,4年來上漲了5倍,但是品質可靠得多。相比之下,內地價格無疑較低,可是必須監察質素。

談到近年的轉變,他說其中一種新趨勢是中國供應商現在較願意承接小批量訂單,此舉可以吸引更多買家。

他表示,有些中國廠家確實出色,但是要花點時間尋找;問題是同一所廠房每個月的製成品質素也可能不同。

他說,和中國業者交易,每10宗可能有1宗遇上問題。話雖如此,若能找到價格合適又與別不同的產品,他會非常高興。

Texbridge紡織布料及配件展2013在伊斯坦布爾舉行,展期為10月9至11日。

特約記者 George Dearsley 伊斯坦布爾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