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孟買電影節眾星雲集 寶萊塢掙扎求存

由於利潤減少,加上來自網上影片的競爭日大,印度電影業正在掙扎求存。不過,經歷長達數年的混亂時期之後,孟買電影節(Mumbai Film Festival)開始站穩陣腳。

照片:Balaji Telefilms宣布解散電影團隊,電影《A Flying Jatt》胎死腹中。
Balaji Telefilms宣布解散電影團隊,電影《A Flying Jatt》胎死腹中。
照片:Balaji Telefilms宣布解散電影團隊,電影《A Flying Jatt》胎死腹中。
Balaji Telefilms宣布解散電影團隊,電影《A Flying Jatt》胎死腹中。

孟買電影節(Mumbai Film Festival)自從新管理層上任以及獲得新贊助商支持,已蛻變為星光熠熠的影壇盛事,不少寶萊塢知名巨星參與其中。與此同時,主辦當局費盡心思,迎合影迷及電影愛好者的喜好,他們並非特別偏愛寶萊塢的知名演員。不過,電影節確實需要資金及影星支持。

孟買電影節委任極具聲望的製片人Kiran Rao為大會主席,而知名影評人兼新聞工作者Anupama Chopra則成為電影節總監,有助爭取贊助,主要來源是印度電訊巨企Reliance Jio以及梅鐸旗下位於孟買的星空傳媒印度公司(Star India)。

今年,孟買電影節的開幕儀式在孟買皇家歌劇院(Royal Opera House)舉行。劇院剛完成復修工程,場內眾星雲集。其後,大會在Reliance Jio創辦人Mukesh Ambani的10億美元豪宅Antilia舉行招待會。今年的盛況與兩年前的困境確實有天淵之別。當時,孟買電影節險些因財困而被迫取消,在最後關頭獲眾籌資金支持,才得以順利舉行。

不過,諷刺的是,今年的孟買電影節看似一帆風順,但寶萊塢卻亂成一團。Disney UTV是印度電影業的最大製片商之一,於今年8月暫時停止製作印地語電影,之前,該公司多部大型製作的票房慘淡,尤以Abhishek Kapoor執導的《遠大前程》(Fitoor)與Ashutosh Gowariker執導的《死丘往事》(Mohenjo Daro)最受注目。

數周之後,另一家印度大型製片商Balaji Telefilms亦宣布解散電影團隊,同樣是由於多部大製作電影一敗塗地所致,包括《再次取勝》(Azhar)、《A Flying Jatt》以及《拯救愛情3》(Great Grand Masti)。

不少印度電影業行政人員認為,歸根究柢是成本上升的惡果,打擊印度電影業的發展,尤其是起用頂級演員令成本大增。此外,由荷李活或印度財團擁有的大型製片商,通常以超高價向第三方製片人購入大製作電影。這些大片都以知名導演及星級演員作招徠,但影片質素往往不高。

Dina Dattani是律師兼製片人,曾在英國、美國及印度參與不少電影工作。他稱:「寶萊塢演員的片酬確實太高,不切實際,尤其是頂級演員的片酬。由於印度的電影院不多,因此大製作電影即使有最多的放映場地,要回本亦很困難。這種經營模式難以持久。」

另一方面,隨著推特(Twitter)及臉書(Facebook)等社交媒體興起,電影甫上映觀眾就可讀到他人的影評,因此可以精挑細選自己喜歡的電影才入場觀看,這種趨勢足以影響電影的成敗。

孟買Balaji Motion Pictures的前行政總裁Tanuj Garg說明口碑相傳的重要性:「隨著社交媒體普及,影評很快便可傳遍千里,電影於上映當晚已知成敗。

「觀眾不再盲目支持。他們通常觀看電影預告片或宣傳海報時,就會決定是否想入場觀看,但亦有例外情況,就是如果電影有很好的口碑,也購票入場。現時,口碑似乎是決定票房成敗的最重要力量。」

Dattani與Garg都深明,觀眾現在可以從不同渠道觀賞電影,不一定要進入電影院。全新的電視頻道百花齊放,而各類數碼平台亦相繼興起,包括Hotstar、Sony LIV、VOOT、Spuul以及網飛(Netflix)的印度頻道。此外,Amazon Prime Video將於今年稍後時間在印度啟播,早前已購入大量印度語電影及電視劇,令印度電影業面對更大挑戰。

照片:6 Pack Band主演的音樂電視劇。
6 Pack Band主演的音樂電視劇。
照片:6 Pack Band主演的音樂電視劇。
6 Pack Band主演的音樂電視劇。
照片:Taboo TV的網上連續劇《Permanent Roommates》。
Taboo TV的網上連續劇《Permanent Roommates》。
照片:Taboo TV的網上連續劇《Permanent Roommates》。
Taboo TV的網上連續劇《Permanent Roommates》。

雖然不少印度電影依然以電影明星作號召,尤其是寶萊塢最賣座的電影明星Salman Khan,但過去兩年,多部大型製作的票房成績不濟。根據畢馬威(KMPG)的電影業年度報告,2015年,印地語電影的收入呆滯。十大票房收入電影中,僅6部超過10億印度盧比(折合約1,500萬美元),2014年則有9部電影。

因此,寶萊塢正邁向多元化發展,發行多部中型製作電影,注重故事情節,並非以天皇巨星作招徠。今年,印度觀眾鍾情於小型製作兼具故事性的電影,如Viacom 18 Motion Pictures的《撤離科威特》(Airlift)以及霍士星空(Fox Star Studio)的《劫機驚魂》(Neerja)和《卡普爾和他的孩子們》(Kapoor & Sons)。雖然這些電影的入場觀眾數目不及由Salman Khan領銜主演的電影,但投資回報卻較大型製作更加理想。

許多積極進取的電影公司發現,必須迎合年輕觀眾的品味。年輕觀眾大多從互聯網觀賞各類當地及國際電影。Cinestaan Film Company是一家以孟買為總部的創業公司,創辦人Rohit Khattar稱:「我們必須製作迎合年輕人喜好的電影,因為逾50%的印度人口不足25歲。

「換言之,電影製作與我們的個人想法格格不入,我們須物色深明年輕觀眾想法的編劇及導演,而非只以電影巨星作招徠。」

事實上,最近發行的印度影視內容中,最為引人入勝的反而是網上連續劇或網上短片,而非電影或電視劇。這些網上短片包括網上連續劇《Ladies Room》和《Permanent Roommates》,以及6 Pack Band的表演片斷,分別涉及婦女權益、婚前性行為以及變性人等主題,是印度電影或電視節目很少涉及的敏感題材。Garg稱:「互聯網不設審查,年輕人渴望觀賞打破常規的內容。」

網上影片興起已是大勢所趨,難以逆轉。因此,今年的孟買電影節把網上連續劇搬上大銀幕,特定一天全日播放,亦舉辦多場小組討論,專門探討網上連續劇的創意及商業前景。

網上連續劇導演兼編劇Sumeet Vyas在小組討論會上表示:「過往,年輕人題材的電影或電視劇出自老一輩編劇的手筆,他們誤以為瞭解年輕人的想法、生活及消閑習慣。相比之下,現時的網上連續劇製作團隊全是年輕人。

「事實上,網上影片內容與年輕人的生活息息相關。若故事內容真實有趣,自然吸引觀眾欣賞。」

除了迎合年輕人喜好的影片外,孟買電影節亦為印度的獨立及藝術電影導演提供平台。他們大多數在寶萊塢以外工作,人數日增。今年,孟買電影節特設India Gold獎,頒授予多部富現代藝術風格的電影,包括Haobam Paban Kumar的《湖上的女人》(Lady Of The Lake)及Jaicheng Jai Dohutia的《The Hidden Corner》。兩部電影都在印度東北部邦份的遍遠地區拍攝。

整體而言,寶萊塢電影及影星依舊是電影節的焦點所在。在Movie Mela活動上,廣受歡迎的演員Shahid Kapoor接受訪問,同場受訪的還有電影《Ae Dil Hai Mushkil》(導演為Karan Johar)的演員和製作團隊。《Ae Dil Hai Mushkil》由Aishwarya Rai Bachchan、Ranbir Kapoor以及 Anushka Sharma領銜主演,正在電影院上映。

除此之外,今年的孟買電影節展示了現今印度電影業的精神,容納更多獨立製片人及以年輕人為對象的網上影片。電影節亦特意舉辦《巴霍巴利王(下)》(Baahubali: The Conclusion)的首映禮,這部泰盧固語史詩式電影在印度城市海德拉巴製作,萬眾期待,由此可見,孟買並非印度唯一的電影拍攝重鎮。

照片:Disney UTV的史詩式作品《死丘往事》票房慘淡。
Disney UTV的史詩式作品《死丘往事》票房慘淡。
照片:Disney UTV的史詩式作品《死丘往事》票房慘淡。
Disney UTV的史詩式作品《死丘往事》票房慘淡。

寶萊塢縱然尚未陷入絕境,卻面臨各方挑戰。孟買電影節雖是寶萊塢的主要展示場,但今年卻沒有避忌,大方展現了印度電影業不斷蛻變的面貌。

孟買電影節已於2016年10月20至27日舉行。

特約記者 Liz Shackleton 孟買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