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巴西海運業歷經風浪迎來曙光

過去12個月,巴西海運業受到貪腐案和過度官僚作風打擊。不過,今年在里約熱內盧舉行的一個海事展覽會,不少出席的參展商和參觀者都認為,2016年巴西海運業或會出現新曙光。

照片:Marine Office:為11家美國供應商在南美處理業務。
Marine Office:為11家美國供應商在南美處理業務。
照片:Marine Office:為11家美國供應商在南美處理業務。
Marine Office:為11家美國供應商在南美處理業務。

過去一年,巴西的海運工程業界出現不少動盪和混亂。然而,第12屆巴西南美海事展覽會(Marintec South America – 12th Navalshore)卻明顯瀰漫著活力和樂觀的氛圍。大會設有7個國際展館,共有370家來自17個國家的參展商,吸引了約16,000名人士入場參觀。參展商涵蓋業界每一個範疇,包括造船、翻新維修、推進器、電子、通訊、平台、安全等各種設備及服務。

山東濰柴進出口有限公司設置的攤位規模龐大,在會上數一數二。濰柴總公司設於中國山東省濰坊市,市場營銷經理Luis Lu Song解釋為何前往南美參展:「我們是中國最大的引擎製造商,我們的引擎應用範圍包括貨車、巴士、工程機械及其他專門設備。在巴西我們的主要目標市場是海運。

「我們7年前在巴西聖保羅設立辦事處,擁有本地銷售和售後服務團隊,並有7個服務中心分布巴西各地。」

濰柴在巴西已有穩固的地位,亦是南美海事展的常客。但正如很多公司一樣,濰柴認為近期巴西的商貿環境有點艱難。Lu說:「今年不是那麼理想。匯率是1美元兌3.5雷亞爾,令我們的訂價變得不夠競爭力。我們還要面對高稅率和保護政策,再加上我們得不到巴西發展銀行(BNDES)的信貸,因而要面對付款問題。為此,我們正物色一個本地合作夥伴,協助我們在這裡設立生產線。」

這做法其實是效法濰柴在全球多個國家已成功採用的模式,Lu說:「我們在印度、意大利、德國、法國及美國等國家均已設立生產線。濰柴現在擁有Linde Hydraulics的30%股份,亦擁有意大利豪華遊艇製造商Ferretti的70%股份。我們是一個真正的環球集團。」

在展覽會上設有多個國家展館,各自匯聚來自本國的參展商,例如韓國展館有Conotec、Decomarine、Dongjoo Engineering、Dong Kang Metal、Hanshin Electronics、Ilhung Co、Lino Co、Metal-Korea、Prosave、Sam Hoi Industrial、WSM及Jungang Polytech等多家韓國公司。丹麥和荷蘭都設有類似的國家展館。

日本亦一樣,由日本船舶機械及設備協會(JSMEA)組織多家日本公司到場參展。展館中央放置了巨型展板,展示鑽井平台補給船的完整示意圖,詳細說明船隻的所有部件和配件,包括鍋爐、引擎、渦輪機、照明、油漆、密封裝置、閥門等等,涉及的日本供應商超過70家。

至於中國展館,參展公司和展品包括:江蘇兆勝的空調;山東南海工程的氣囊及漂浮型橡膠防撞裝置;重慶東港的軸承;漢盛(上海)海洋裝備技術的抽水機、海水淡化裝置、焚燒爐及污水處理裝置;南通海景的壓載水處理系統;浙江雙鳥(TBM)的吊索設備。

對浙江雙鳥的營業經理Xu Jun來說,來巴西參展是一次新體驗。他說:「我們參加過迪拜、新加坡和德國的海事展,但來巴西參展是第一次。我們前來主要是派發印刷宣傳品,並希望物色一家代理商。」

另一中國參展商上海羅凱坶展出了浮標、照明用具、雷達應答器及聲納探測儀等。洋山船舶(YSH)則是一家經銷商,銷售中國生產的海洋機械以及Wärtsilä和MAN柴油機的零配件,在會上展出一系列惹人注目的空調和閥門。事實上,Wärtsilä在會上設有其中一個最大型的展覽攤位。

會上有一些較大型的參展商,他們在巴西設有辦事處,代表多個海外製造商推銷不同的產品和服務;在里約熱內盧註冊的Macnor Marine便是其一,該公司代表12家供應商參展,當中大部分是挪威公司。

Macnor Marine的服務經理Leo Moteff說:「我們採用這種方式參展是有原因的。舉例說,造船廠接了訂單建造一艘新船,他們從一開始便需要找齊所有設備的供應商,例如船身、照明用具、推進器、住艙等等。我們可一次過匯報價錢、交貨時間及售後服務的詳情;我們必須在里約熱內盧這裡才可參與這些招標過程。」

照片:日本展館的船舶示意圖。
日本展館的船舶示意圖。
照片:日本展館的船舶示意圖。
日本展館的船舶示意圖。
照片:Brastech:救援艇專家。
Brastech:救援艇專家。
照片:Brastech:救援艇專家。
Brastech:救援艇專家。

巴西另一家公司Ulstein Belga Marine已有34年歷史,在會上展出15家高科技供應商的產品,包括導航及自動化系統、無線電收發機、衛星及內部通訊系統等。此外,巴西的Vision Marine也代表多家高科技供應商參展。

Vision Marine營業顧問Leandro Meireles解釋為何要前來參展:「巴西需要進口很多高科技設備,但在外國找供應商的成本太高了,需要處理很多文書工作。我們在這裡開設辦事處可解決其中一些難題。」

總的來說,很多參展商都表示在巴西做生意面對不少困難,而大部分問題往往涉及應付各種官方規定所帶來的煩惱。

巴西國營石油企業Petrobras是全球第四大能源公司。巴西政府通過該公司掌管全國80%的石油和60%的天然氣儲備,也掌控了50%的航運業。Petrobras總部設於里約熱內盧,主要從事勘探、生產、提煉和供應石油及天然氣,活躍於17個國家,其中12個是拉丁美洲國家。

Petrobras大部分的勘探和生產都在巴西沿岸進行,擁有134個生產平台和100個勘探鑽井,以及一支有326艘油船的船隊。在過去17個月該公司深陷貪腐醜聞,涉及為了獲得生意合同而向政客及官員行賄,至今已有數十名商界人士和政客牽涉其中。案件仍在調查之中,而Petrobras在過去一年已削減了40%未來投資計劃。

然而,有人認為國營石油公司貪污舞弊事件遭揭發調查,長遠而言或會令業界變得更健康。其中一位持這樂觀看法的是主辦機構Marintec South America的董事Renan Joel。

Joel說:「巴西航運業過去10年每年平均增長19%,現正經歷一個過渡期,好處是可作出革新,有望在未來創造一套更有效的規管架構,讓產業價值鏈的每一方都可得益。」

大會舉行了多場研討會,其中一場名為「如何在巴西營商?」邀請了在巴西有多年營商經驗的公司,探討業界共同面對的種種困難。

巴西M&O – Maritime and Offshore Partners的執行董事Jan Lomholdt在研討會上首先發言,他提出了目前業界面對的一些挑戰,包括:高成本、回報緩慢、本土含量要求、缺乏人才及貪污等問題。

他說:「從好的方面看,過去12個月寫字樓租金已下降約一半。能堅持經營的公司,應可化危為機。

「我在這裡居住了5年,但在北歐的很多董事局成員對於等待回報方面卻不是那麼有耐性。其實只要你控制好成本、夠耐性、做好所有文書工作,最終必定會得到回報。

「在過去3年,人才不足的問題已有改善,因為巴西開展了不少項目,相關人員從中吸引了大量經驗。貪腐案其實也帶來商機,特別對那些仍未在巴西經商的外國公司來說機會更多,因為很多原有服務公司將會被列入黑名單。

「這將會帶來有利的改變。我們及其他一向透明度高的公司都希望業界可作出一場清理整頓,創造公平競爭的環境。

「2016至2019年巴西在生產石油方面的預算支出僅在挪威之後。無論有多大困難,我作為公司的董事自然希望公司能分得一杯羹。今年不是一個好的年頭,但要知道巴西只開採了10%的油藏,未來10年還有90%的儲藏有待開發。我們需要的是耐性。」

巴西Inventure Management的執行合夥人Erik Hannisdal在研討會上接著發言,解釋在巴西營商有很多問題都是官僚作風引致。他說:「為應付巴西的官僚主義,你必須配備大量人手,因而在員工和基礎設施方面的預付投資很高。一般來說,一家歐洲公司每年只需花200個工時應付繳稅的工作,但在巴西據說要花費2,600工時。

「不過,花點耐性是值得的。市場已跌至谷底,之後幾年將會好轉。」

但Moteff的看法有些微不同:「巴西的海運業其實一直以來都像波浪般高低起伏。市場之前不過是稍為凍結了,明年也許會活躍起來。」

照片:M&O:在巴西推銷外國科技。
M&O:在巴西推銷外國科技。
照片:M&O:在巴西推銷外國科技。
M&O:在巴西推銷外國科技。

巴西南美海事展覽會在2015年8月11至13日於里約熱內盧的SulAmerica會展中心舉行。

特約記者 John Haigh 里約熱內盧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