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康城電影市場兩大焦點:急速冒起的串流媒體奈飛及中國電影市場

美國串流媒體奈飛(Netflix)是否能否打入中國市場?是否會摧毀歐洲電影業?中國電影市場不斷增長,能否彌補全球戲院收益下降?出席康城電影市場(Marche du Film)的業內人士為這些疑問提供了一些答案。

照片:《臥虎藏龍2:青冥寶劍》。
《臥虎藏龍2:青冥寶劍》。
照片:《臥虎藏龍2:青冥寶劍》。
《臥虎藏龍2:青冥寶劍》。

與康城電影節(Cannes Film Festival)同期舉行的康城電影市場,今年有兩個話題最熱門,分別是「中國電影市場急速冒起」,以及「在50多個國家提供服務的美國視頻串流媒體奈飛(Netflix)正飛速增長」。出席活動的電影公司高層紛紛猜測,奈飛將於何時及以何種形式在中國爭取到立足之地。

全球電影業最關心的是究竟中國和奈飛所帶來的是商機還是威脅?對獨立電影公司來說,電影票房固然重要,但副業收入也提供重要的支持,包括來自發行影碟(DVD),以及之後售賣版權予收費和免費電視台所賺取的收益。

隨著電影從影碟發行轉向網絡發行,影碟市場早已大幅萎縮,與此同時,全球電視台也減少購買電影版權。一般來說,戲院發行商會購買電影在自己國家的「所有版權」,然後分銷給周邊商品發行商;但現在戲院發行商的態度極為謹慎,甚少在電影拍攝完成前「預購」版權。

中國電影市場發展迅速卻監管嚴格,全球的影片銷售公司均在盤算,若把電影賣到中國市場,是否就能彌補以上的收益缺口。另一方面,他們也在考慮,若把電影版權直接賣給奈飛,這是否一個明智的商業策略?因為這等同放棄在戲院上映。

專門銷售華語和其他外語電影的影片銷售公司要成功預售電影的版權,更加困難。電影發行公司現在都要先看過完成品,甚至會等待電影在本土市場放映,看看是否受歡迎。香港和北京的電影公司大舉出動參加今年的康城電影市場,大部分所推銷的電影仍在籌備或拍攝中,故此大多未能落實交易,僅在商談階段。

康城電影市場是一個舉辦電影首映的理想平台。在3月份的香港國際影視展(Filmart)上,很多香港和中國內地的電影公司公布了即將推出的電影;不過,一些公司沒有公布最新作品,留待在康城發布。

總部設於香港的嘉聯娛樂亞洲有限公司在康城推銷即將開拍的動作喜劇《鐵道飛虎》,製作成本為5千萬美元,由成龍主演,講述1940年代一名鐵道工人如何阻擊日軍突襲。另外,陳可辛也宣布將開拍中國網球手李娜的傳記片,負責賣片的是陳可辛總部設於香港的我們發行公司。他介紹這部電影:「這不單是一部傳記片;電影在追溯李娜的生平事跡之餘,也呈現中國在過去數十年的轉變。」

與此同時,總部設於北京的萬達影業也在康城宣傳該公司快將上映的大片《尋龍訣》,這是一部以尋寶為題材的奇幻冒險電影,由烏爾善執導,陳坤、黃渤、舒淇等主演。美國大型獨立發行公司IM Global負責《尋龍訣》的國際發行,但不包括美國和亞洲,這兩地區由萬達影業自行負責發行。

導演烏爾善形容《尋龍訣》為「一部投資龐大的探險電影和商業片,說的是一個中國故事,涉及『風水』這類元素」。萬達文化產業集團副總裁葉寧表示,電影公司花了3年時間籌備這個投資達4千萬美元的計劃,希望在中國和國際市場開發全球性的特許經營權。這部電影是由萬達影視與華誼兄弟和光線影業聯合出品;來康城之前已在多個亞洲地區賣出版權;現正籌備於今年12月舉行全亞洲公映。

另一部中國電影《橫衝直撞好萊塢》(Hollywood Adventures)也是由IM Global負責國際發行(美國及東南亞地區除外)。這套中國動作喜劇的製片人是林詣彬(Justin Lin),他是《狂野時速》(Fast & Furious)系列的導演,現正執導拍攝《星空奇遇記3》(Star Trek 3)。《橫衝直撞好萊塢》的出品公司是光線影業與吳征的七星娛樂集團,電影在洛杉磯拍攝,主要演員包括黃曉明、佟大為和趙薇等,已定於6月26日在中國全線上映。

據IM Global創辦人Stuart Ford表示,《尋龍訣》和《橫衝直撞好萊塢》正好反映中國電影製作人充滿野心的新風格,他說:「將會有越來越多這類中國大片出現。以製作的投資額和視覺特技的先進程度來說,它們可與任何地方的電影競爭。」

在康城備受注目的中國電影不只以上的大片,還有由賈樟柯執導的《山河故人》。這是一部小規模的中國電影,入選今屆康城電影節的主競賽單元,雖最終未有獲獎,但電影成為搶手貨之一,美國發行權引起一番爭奪,結果由美國電影發行公司Kino Lorber奪得。其他地區的發行權亦已塵埃落定。

照片:《刺客聶隱娘》是中港台的合拍片。
《刺客聶隱娘》是中港台的合拍片。
照片:《刺客聶隱娘》是中港台的合拍片。
《刺客聶隱娘》是中港台的合拍片。
照片:賈樟柯執導的《山河故人》。
賈樟柯執導的《山河故人》。
照片:賈樟柯執導的《山河故人》。
賈樟柯執導的《山河故人》。

賈樟柯的電影與很多中國藝術電影一樣,由法國公司MK2負責銷售版權。MK2在康城電影節的「一種注目」(Un Certain Regard)單元同時也推銷兩部日本電影,分別是河瀨直美執導的 《戀戀銅鑼燒》(An)及黑澤清的《岸邊之旅》(Journey To The Shore)。另一方面,台灣導演侯孝賢憑《刺客聶隱娘》榮獲今屆康城電影節的最佳導演獎,法國公司Wild Bunch負責銷售《刺客聶隱娘》的國際版權。至於日本導演枝裕和所執導的電影《海街日記》(Our Little Sister)則由索尼影業(Sony Pictures Classic)奪得北美發行權。

日本電影在今屆康城可說是強勢出擊,共有4部電影在電影節的主要部分放映。此外,在康城電影市場也有大量日本電影的踪影,這主要歸功於日本政府的新計劃Japan Day Project,他們除了設立日本館,也舉辦研討會,探討如何改編日本漫畫、電子遊戲和電影。

日本電影在今屆康城所做的宣傳推廣,規模之大前所未有。研討會最後部分是「All-Japan Power Players」首腦會議,日本主要電影公司的高層雲集會上,分享開拓國際市場的策略。

日本東寶株式會社(Toho)曾與美國的傳奇影業(Legendary Pictures)合作拍攝新英語版《哥斯拉》(Godzilla)(已在2014年公映)。東寶總裁島谷能成(Yoshishige Shimatani)表示,該公司在此之後成立一個部門專責發展重拍業務。他說:「日本電影在海外的發行量並不大。我們需要制訂新策略,不能指望把影片配上外語便可賣到外國市場。」

然而,中國的製片公司明顯地採用與日本同業完全不同的策略,他們找美國的代理公司為他們在海外售賣電影的原版。不過,事實是,中國並沒有像日本一樣擁有豐富的漫畫、動畫、電子遊戲和其他流行文化產品,這些是都日本在過去60年發展累積的資源。

對西方的影片銷售公司來說,日本仍是東方的一個重要市場,但現在大家的注意力似乎都在中國市場,至少這種趨勢在今年康城電影節尤其明顯。《狂野時速7》最近在中國創下5個星期累積票房3.9億美元的佳績,全世界對中國票房都大感興奮。面對這樣的吸引力,康城電影市場亦首次舉辦中國峰會,討論主題包括中國電影院市場、合拍影片和視頻點播(VOD)。

出席峰會的業內人士表示,縱使中國票房數字令人驚喜,但仍未能彌補在其他地區失去的票房和副業收益。中國限制外國影片進口的配額,在2017年之前都不會增加;眾所周知,現在想與中國公司合拍影片也不容易。另一方面,在中國原本享有自由的視頻點播服務,自今年4月1日起也開始受配額限制和審查。

在中國峰會的視頻點播小組會議上,德勤中國的主管合夥人侯珀指出,去年網上視頻用戶達4.33億,收益亦急速上升,2014年為40億美元,增幅為76%,主要來自廣告。盡管如此,中國的網上視頻平台仍繼續虧損,去年虧損額合共1.5億美元,較2013年的1億美元更多。

據侯珀表示,業界解決問題的方法是轉為採用類似奈飛的訂閱模式, 而不再單靠廣告收益。他對此轉變感到樂觀,因網上視頻用戶主要是年輕大學生。他說:「我們希望這個年齡群日後出來工作賺錢,慢慢習慣願意付錢看高質素的內容,這將會令視頻點播行業逐漸壯大。」

要打進中國市場,根據外國製片人的經驗,聰明的做法是與中國夥伴密切合作,創造同樣適合中國和西方觀眾欣賞的作品,而不是只試圖把電影賣到中國。中國的市場准入受到限制是一個事實,因此,對那些熟悉中國情況和擁有合適夥伴的電影公司來說,中國確實是一個電影融資來源。

舉例來說,法籍導演洛比桑(Luc Besson)的歐羅巴電影公司(EuropaCorp)剛宣布與總部設於上海的基美影業(Fundamental Films)續訂承包協議,有關安排令洛比桑即將開拍的科幻史詩式電影《Valerian》獲得5,000萬美元的注資。電影由Dane DeHaan和Cara Delevingne主演。

另一方面,美國溫斯坦影業(Weinstein Company)製作的拳擊劇情片《震撼擂台》(Southpaw)獲得萬達影業的投資,該片由安東尼福奎阿(Antoine Fuqua)執導,即將上映。至於大製片廠方面,中國電影集團對環球影業(Universal Studios)出品的《狂野時速7》作出投資,它成為中國至今為止最賣座的電影。有觀察家指出,擁有這麼厲害的合作盟友,《狂野時速7》在中國如此成功並非純屬巧合。

照片:即將上映的拳擊故事片《震撼擂台》。
即將上映的拳擊故事片《震撼擂台》。
照片:即將上映的拳擊故事片《震撼擂台》。
即將上映的拳擊故事片《震撼擂台》。

今年電影節另一個具吸引力的活動,就是奈飛的內容管理總裁Ted Sarandos在台上接受訪問,但也有一些出席者表示憂慮。米拉麥克斯影業(Miramax Films) 與奈飛有業務合作關係,創辦人Harvey Weinstein公開讚賞奈飛有遠見;不過,一位發言的歐洲製片人斷言,奈飛在10至15年內將會「摧毀歐洲的電影生態」。

業界憂慮的是奈飛根本並沒有為歐洲電影帶來補貼性收益,且力圖爭取「同步」公映,令新片在戲院和串流平台可同時上映。為了保護戲院業的利益,法國現時不容許電影在戲院上映後的3年內在電視或視頻點播平台播映。

Sarandos回應時表示,奈飛將會投資在歐洲的電影製作,他同時為「同步上映」這個模式辯護:「我們所說或所做的,完全沒有意思要對抗戲院。我有信心如果電影同步上映,戲院仍具競爭力。人們需要選擇,也許戲院會犧牲部分收益,但總體上會有更多電影面世。」

事實上,奈飛已買下大量拍攝中電影的國際版權,包括阿當桑迪拿(Adam Sandler)主演的《Ridiculous 8》、凱瑞福永(Cary Fukunaga)執導的《Beasts Of No Nation》,以及溫斯坦影業出品的《臥虎藏龍》續集。這些新電影將會在奈飛的平台串流放映;如果戲院商反對同步上映模式,或許到時這些電影不會在戲院上映。奈飛會預付費用給電影的製片商,而不是效法電影業傳統融資模式於上映結束後才付款。

很明顯,奈飛已顛覆了西方獨立電影的融資及發行模式;美國的戲院商和大部分的歐洲電影業界均感擔憂,這是可以理解的。不過,對香港和中國內地的製片人來說,當中的影響並非那麼明顯,因為他們從沒有依賴歐洲市場,也未有陷入西方的電影融資模式。奈飛或許威脅著西方的「電影市場生態」,卻要努力討好和爭取打進中國市場,但問題是中國本身已有很多提供網上視頻的大型互聯網公司。

對亞洲製片人來說,他們面對的考驗是能否與西方新的網上平台,例如奈飛、亞馬遜、Hulu、iTunes及同類公司等合作做生意,確保他們的作品受到注意,全世界所有地區的消費者都容易觀看到,而不只局限於中國。至於對希望與中國做生意的西方製片人來說,提供這類途徑,也許是進入中國市場的入場劵;因為中國市場擁有的是大量資金,需要的是全球曝光的機會。

第68屆康城電影節於2015年5月13至24日舉行。

特約記者 Liz Shackleton 康城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