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康城電影節2019:中國電影業轉趨低調

過去幾年,中國內地的電影製作人、投資者和發行商在法國康城電影節(Cannes Film Festival)大出風頭。不過,由於中國電影業本身面對一些挑戰,加上國家採取新的監管安排,影響所及,他們在這一屆電影節似乎刻意避免成為焦點。

照片: 羅蘭艾默瑞奇主演的電影Moonfall將會在全球上映,但中國除外。
羅蘭艾默瑞奇主演的電影Moonfall將會在全球上映,但中國除外。
照片: 羅蘭艾默瑞奇主演的電影Moonfall將會在全球上映,但中國除外。
羅蘭艾默瑞奇主演的電影Moonfall將會在全球上映,但中國除外。

金棕櫚大獎(Palme d’Or)是康城電影節的最高榮譽,連續兩年由亞洲電影奪得。今年獲此殊榮的是韓國導演奉俊昊的作品《上流寄生族》(Parasite),那是關於一個貧窮家庭滲入一個富裕家庭的黑色幽默故事。去年,這項大獎由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寫實劇情片《小偷家族》(Shoplifters)奪得。對很多人來說,《上流寄生族》是當之無愧的繼承者。

這是韓國電影首次獲得金棕櫚獎。電影節評審團主席Alejandro Gonzalez Inarritu表示,評審一致投票給《上流寄生族》。在頒獎禮後的記者會上,奉俊昊對康城電影節表達謝意,他說:「今年是韓國電影誕生100周年,我認為康城電影節給韓國電影送了一份大禮。」

雖然華語片沒有贏得任何獎項,但中國導演刁亦男執導的《南方車站的聚會》(The Wild Goose Lake),入圍了正式競賽(Cannes Competition)單元,並且好評如潮。另外,有3部中國電影獲邀在電影節其他單元放映,分別是:中國演員祖峰首次執導的偵探驚悚片《六欲天》(Summer of Changsha),入選「一種注目」(Un Certain Regard)單元;馬楠執導、展現川劇藝人生活的《活著唱著》(To Live To Sing)入圍「導演雙周」(Director’s Fortnight)單元;顧曉剛的《春江水暖》(Dwelling in the Fuchun Mountains)獲選為「影評人周」(Critics’ Week)的閉幕片。

另一方面,在同期舉行的康城電影市場(Cannes Marche),以及其他一些以業界為對象的相關活動上,中國電影界較前幾年低調很多。有一些大製作的中國電影在康城電影市場售出了電影發行權,包括林超賢執導、製作成本9,000萬美元的動作冒險電影《緊急救援》(The Rescue);華誼兄弟耗資8,000萬美元、管虎執導的戰爭史詩片《八佰》(The Eight Hundred);博納影業集團投資6,000萬美元、劉偉強執導、發行工作室負責發行的《中國機長》(The Chinese Pilot)。不過,其實大多數來康城的買家早已很熟悉這幾部電影。事實上,今年在康城推出的中國內地或香港新電影甚少,因此許多中國內地和香港的電影製片人決定不前來康城。

儘管很少公司願意公開談論這情況,但很明顯缺乏新電影是與中國製片商減產有關。總而言之,自去年年底以來,有一些事情的發展實際上已經妨礙了中國製片商的正常運作。最近中國嚴厲打擊業界的逃稅問題,也令一些潛在的投資者卻步。加上當局引入了新的審查制度,使製片商很難確定究竟哪種題材的電影可安全地獲得批准。最重要的是,國內票房似乎已因為中國整體經濟放緩而大受影響。

一位中國製片人私下表示:「我們根本不知道應該拍甚麼電影。」其他人表示,把打算開拍的電影計劃延遲至今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的慶祝活動結束後,是謹慎的做法。

上述種種因素,已經使中國不太可能成為國際電影製作的資金來源,甚至之前宣布投資的電影計劃也要半途擱置。舉例,中國女演員范冰冰去年在康城的紅地毯上亮相,那是因為有消息稱華誼兄弟同意投資2,000萬美元在范冰冰有份主演的荷李活動作片,該部電影名為《355》,由幾位不同國籍的女星擔綱演出。最終,由於傳出了廣為人知的范冰冰逃稅醜聞,華誼兄弟決定撤銷投資。另一方面,由於中國政府不想中國資金外流,華誼兄弟也因而受到束縛。

華誼兄弟總裁王中磊在康城電影節期間表示,華誼兄弟現已調整策略,將會專注於與幾位精心挑選的國際導演合作,而不再是花費數百萬美元在一些融資交易上。目前,該公司正在與《復仇者聯盟》(Avengers)系列導演羅素兄弟(Joe and Anthony Russo)合作,並與羅素兄弟新成立了合資製片公司AGBO Entertainment,而華誼兄弟是該公司主要的出資者。AGBO在康城電影節向買家推介由羅素兄弟執導、湯姆賀倫(Tom Holland)主演的電影Cherry。

王中磊解釋他們如何執行這項新策略:「這種做法非常類似我們現時在中國所採取的形式。在中國,我們與一些導演和各方面的創意人才建立了合作夥伴關係。唯一的區別是我們將與羅素兄弟合作拍攝英語電影,與中國夥伴製作的是華語電影。」

除了削減海外項目的融資以及製作較少國內電影外,中國今年在採購國際電影方面顯然也沒有那麼活躍了。在2018年的康城電影節,中國買家購入了20多部電影的內地發行權,其中包括獲獎的《小偷家族》和《我想有個家》(Capernaum),以及由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主演的《逆光天后》(Vox Lux)和羅蘭艾默瑞奇(Roland Emmerich)主演的Midway,而後者計劃於11月在全球發行。今年艾默瑞奇的新科幻史詩電影Moonfall幾乎被全球所有地區購買了發行權,但中國內地卻沒有。

另外也有些中國買家私下表示,現在不是購買美國獨立製作電影的明智時機,主要原因是中美貿易爭端不斷持續。在正常的情況下,中國允許1年內以收入分成的方式,進口34部外國電影,其中大部分是荷李活製片廠的電影,此外也可通過以固定價格「買斷」的交易方式,進口幾十部獨立製作的海外電影。中國當局不太可能限制荷李活大片的上映,內地的連鎖戲院料可繼續生意滔滔。但投資在美國的獨立電影則未必可靠,如果中美之間的爭端升級,投資者便難免遭殃。

由於美國獨立電影明顯不在中國買家考慮之列,對於那些希望把其他外語電影賣給中國的公司而言,這可能是一個真正的機遇。事實上,今年電影節其中一個談論熱點,就是黎巴嫩電影《我想有個家》在中國票房取得佳績。這部電影由黎巴嫩電影製作人Nadine Labaki執導,僅在中國的票房收入就超過5,300萬美元,這對於一部沒有知名明星的阿拉伯語藝術電影來說,成績確是驕人。此外,去年夏天,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在中國有1,450萬美元的票房收入,而西班牙、印度和泰國的電影也有可觀的回報。

照片: 韓國電影《上流寄生族》獲得金棕櫚獎。
韓國電影《上流寄生族》獲得金棕櫚獎。
照片: 韓國電影《上流寄生族》獲得金棕櫚獎。
韓國電影《上流寄生族》獲得金棕櫚獎。
照片: 黎巴嫩電影《我想有個家》在中國大受歡迎。
黎巴嫩電影《我想有個家》在中國大受歡迎。
照片: 黎巴嫩電影《我想有個家》在中國大受歡迎。
黎巴嫩電影《我想有個家》在中國大受歡迎。

就《我想有個家》和《小偷家族》而言,他們在中國內地大收旺場,為此北京路畫影視傳媒(Road Pictures)的促銷策略應記一功。該公司在去年的康城電影節獲得這兩部電影的中國發行權,並為兩片精心策劃營銷活動,在社交媒體平台豆瓣和抖音引起關注。

不過,路畫創始人蔡公明並沒有把票房佳績歸功於巧妙的營銷策略,他認為這是中國市場日趨成熟的跡象。他說:「中國觀眾的鑒賞能力越來越高,對其他文化故事的態度也更開放。但這並不表示每部外國藝術電影都能在中國取得成功。

「《我想有個家》與中國觀眾有強烈的情感聯繫,而情節又非常簡單易懂。至於《小偷家族》則較吸引知識分子觀眾,這就是其票房沒那麼多的原因。雖然我們希望將來繼續支持這類電影,但我們需要從長遠和專業的角度,逐步建立中國的藝術電影市場。」

今年電影節,中國內地不是唯一刻意收斂鋒芒的參展方。2018年4月,沙特阿拉伯解除長達38年的電影院禁令,令該國成為去年電影交易市場的熱議對象。去年電影節,成立不久的沙特電影委員會(Saudi Film Council)設置展館,並宣布優厚的資助條件,吸引了國際電影業者的目光。但在今年的電影節,沙特明顯低調了許多。該國最近備受爭議,最惹人關注的是其皇室成員涉及謀殺記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的事件。

雖然AMC、Vox和Cinepolis等國際參展商正在推動於沙特阿拉伯興建電影院的計劃,但卡舒吉被殺事件引起全球公憤,令其他公司不得不再三思量。例如,美國媒體巨頭Endeavour最近退回了它從沙特主權財富基金(Saudi Sovereign Wealth Fund)獲得的4億美元投資。所以,今年康城電影節見不到沙特館是可以理解的。迄今為止,似乎還沒有荷李活電影受惠於沙特政府提供的電影製作優惠措施。

今年相對安靜的還有網飛(Netflix)和亞馬遜(Amazon)這兩大全球串流媒體平台。然而,這可能是因為他們與電影節主辦機構關係緊張,而不是市場狀況或電影質素的問題。

網飛製作的電影在電影節的尾聲獲得兩個獎項,Atlantics獲評審團大獎及I Lost My Body獲影評人周單元大獎。不過,康城電影節主辦機構曾告知網飛,由於他們的電影沒有在傳統戲院公映(大部分串流媒體製作的電影都是如此),故此不符合參展資格,這樣令網飛很不高興,在整個電影節都保持極度低調。亞馬遜一向較願意安排其電影在電影院上映,故較少受到法國電影界的抨擊,並在電影節期間爭取到《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s)的美國發行權。《悲慘世界》由Ladj Ly執導,獲得康城電影節評審團獎。

照片:《六欲天》是少數有機會在今屆康城電影節放映的中國電影。
《六欲天》是少數有機會在今屆康城電影節放映的中國電影。
照片:《六欲天》是少數有機會在今屆康城電影節放映的中國電影。
《六欲天》是少數有機會在今屆康城電影節放映的中國電影。

康城電影節2019已於5月14至25日在節慶宮(Palais des Festivals)舉行。

特約記者 Liz Shackleton 康城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