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日本時裝業不熱衷於建立直接供應鏈

在最近舉行的東京國際時尚匯展(Tokyo Fashion World),一些參展商表示,縱使建立直接供應鏈明顯較具成本效益,但是許多日本服裝進口商和分銷商仍然非常樂意把採購和生產交給第三方中間商處理。

照片: 蒙古館:中國失去製衣訂單,蒙古欲分一杯羹。
蒙古館:中國失去製衣訂單,蒙古欲分一杯羹。
照片: 蒙古館:中國失去製衣訂單,蒙古欲分一杯羹。
蒙古館:中國失去製衣訂單,蒙古欲分一杯羹。

近年東京的時裝展覽業經歷了重大轉變。引發這些變化的,應該是在2014年創辦、每年兩度的東京國際時尚匯展。以前,由纖研新聞社主辦的日本國際時裝展(International Fashion Fair,簡稱IFF)一直佔主導地位,而東京國際時尚匯展正是要向其挑戰。過去3年,東京國際時尚匯展錄得溫和而穩定的增長。

今屆東京國際時尚匯展似乎較為淡靜,至少在展覽會的第三天如是,這可能是受即將舉行的IFF影響。今屆IFF有一個新亮點,就是找來新夥伴,與美國大型服裝及配飾展會Magic合作。不過,東京國際時尚匯展的主辦機構仍然堅稱,今屆展覽會的各項數字其實有所上升。

但有一點是無可置疑的,就是日本仍是一個非常具吸引力的時尚市場。今年4月份的東京國際時尚匯展,來自海外的參展商數目較以往多。總的來說,國際參展商的數目較去年4月展覽會增加逾70%,佔今年參展商總數約57%。其他值得留意的現象,就是多了小型製造商出席,他們的靈活性較大,可以進行小批量生產;此外,不少參展公司表示樂於提供代工生產服務,同時也在建立自己的品牌。

勞工成本增加,推使許多公司把生產轉移到成本較低的地方。持續的價格壓力,也促使一些品牌轉攻較低檔的市場,藉以保持競爭力。至於顧客的人口特徵方面,年齡仍是決定因素;與年輕一輩相比,年長的顧客一般更願意也更有能力花更多錢。

論國家展館的規模,印尼與蒙古展館較為矚目。這也許反映出由於中國內地製造業受工資上漲影響,這兩個國家趁此機會進一步發展成為製造基地。值得注意的是,似乎很少日本進口商或分銷商熱衷於建立自己的直接供應鏈,他們寧願把工作交給其他國家的中介商,包括中國企業。

來自中國內地的蘇州格雷特沃國際有限公司,顯然樂意充分利用這些機遇。該公司與孟加拉的製造業有密切聯繫,今次特意來到東京拓展代工生產業務。

該公司總裁Steven Zhang解釋:「孟加拉的工人工資很低,具成本效益,因此我們選擇在孟加拉設立生產基地。現時中國工人一般的月薪為700至800美元,但在孟加拉可能低至100美元。雖然工作效率稍低,可能只及中國內地的70%,但總的來說,孟加拉是一個非常具競爭力的勞工市場。」

由於中國成衣業需要與高科技行業和服務業競爭勞工,因而推高了工資,這迫使許多公司把生產線遷往勞工成本較低的地區。雖然這未能解釋日本公司為何不建立自己的直接供應鏈,Zhang卻提供了一些看法。

他說:「首先,日本公司派專家到海外的成本非常昂貴。此外,日本是全球第三大服裝消費市場,所以日本的貿易公司覺得沒有必要花錢派遣團隊到外國,特別是一些不發達國家。

「不過,我們不會停止尋找更廉價的勞工市場。在孟加拉之後,我們現正考慮到埃塞俄比亞設立生產線。目前已經有一些中國公司到埃塞俄比亞投資,但至今仍未有任何實質回報。」

照片: 短暫流行的古怪時裝。
短暫流行的古怪時裝。
照片: 短暫流行的古怪時裝。
短暫流行的古怪時裝。
照片: 高檔手袋的銷售對象是富裕長者。
高檔手袋的銷售對象是富裕長者。
照片: 高檔手袋的銷售對象是富裕長者。
高檔手袋的銷售對象是富裕長者。

除了價格壓力持續把生產基地推到日益偏遠的異國地方外,另一個趨勢是漸多採用較細規模的工廠,包括日本、中國或其他國家的小型生產商。這主要是因為日本零售商力圖避免簡單地複製款式,以及不想供應太多大眾化的產品。

另一家總部設於蘇州的公司也順應這個趨勢,採用規模較細的工廠。首次參加東京國際時尚匯展的蘇州Fuhaku 進出口公司希望擴展其代工生產業務。該公司銷售經理Zhu Nannan指出,他們與中國內地多家小型工廠合作。這些工廠大部分由於規模太小而沒有條件自行參加商貿展會。

她說:「我們傾向與小型工廠合作。他們不會直接到日本來找生意,因為涉及的成本不成比例,所以我們便有用武之地。一般來說,日本服裝的訂單批量不大,不適合找專門大量生產的製造商。

「小型工廠一般沒有那麼多規章制度,限制較少,所以更具靈活性,往往可以更迅速回應客戶的要求。」

但對這些提供代工生產的製造商而言,客戶眼中的優點,反而一直成為他們的憂慮。許多覺得,市場突然出現的變化,令他們很易受到損害,而且亦過於依賴品牌持有者。因此,有不少這類供應商已開始創建自己的品牌,以緩衝代工生產業務難以預測的風險。

在日本的代工生產市場,台灣的MayMayTex算是一名老將。該公司已推出自己的運動休閑服品牌;衣服的物料柔軟有彈性,零售價為30至50美元,銷售對象是喜歡做溫和運動的各個年齡層女士,亦可作為家居服。不過,設計方面,則採用較鮮艷的顏色,款式也較為性感,似乎比較適合年輕女士。

另一家創立自己品牌的台灣公司是Cosda Enterprise Company。該公司在代工生產內衣方面經驗豐富;現在已成立一家附屬公司Le Brode,推出自己的女裝品牌。

公司總裁Bobby Chen說:「全靠我們過往長時間投入內衣的生產,讓我們在刺繡方面某程度上成為了專家,有能力創造一個品牌,發揮我們的強項。

「過去,我們為華歌爾(Wacoal)、黛安芬(Triumph)和維多利亞的秘密(Victoria’ Secret)做代工生產。所以我們決定利用累積下來的技術,特別是創作豐富刺繡紋理的能力,創造一系列的外衣。重要的是,我們的品牌屬於另一個範疇,所以不會與我們代工生產的角色有所衝突。

「當我們只是做代工生產的時候,我們不能促銷自己的產品。所以,就算我們有大量不同系列的產品在手,如果沒有客戶感興趣,我們還是沒有訂單。現在我們決定製造成衣,自行營銷。這樣可以讓我們推動自己的業務,而不須等待第三方的眷顧。」

該公司的專有系列,特色是深色、優雅和紋理豐富。銷售目標主要是30至55歲的成熟女士。產品零售價約為250至500美元;這價位在日本屬於中檔市場。

Abiste是銷售手袋、配飾及人造首飾的日本零售商,在當地有170家專門店,銷售對象是年紀較長的女士。今年該公司展示一系列來自佛羅倫斯的Michelangelo品牌手袋,售價從大約1,500美元起跳。Abiste大部分店舖位於酒店大堂,目標是日本市場一些有能力揮霍的顧客群。

該公司產品策劃及採購部人員Makiko Ishii介紹他們的策略說:「我們基本上把焦點放在年長一代的消費者。年輕一代缺乏資金,他們傾向於少買一點東西。

「相反,較富裕的年長女士會到酒店吃個午飯,然後在大堂的精品店購物。她們喜歡買一些可以讓她們增添光彩的東西,這正是我們的市場。」

照片: Abiste的目標是日本市場中有能力揮霍的顧客群。
Abiste的目標是日本市場中有能力揮霍的顧客群。
照片: Abiste的目標是日本市場中有能力揮霍的顧客群。
Abiste的目標是日本市場中有能力揮霍的顧客群。

東京國際時尚匯展在2017年4月5至7日於東京國際展示場(Tokyo Big Sight)舉行,參觀者達21,034人次。

特約記者 Marius Gombrich 東京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