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東京國際時尚匯展:高檔設計杜絕仿製

於去年秋季舉行的東京國際時尚匯展(Tokyo Fashion World),參展商似乎各走極端,有些展出平實普通的中檔服裝鞋履,另一些則力推手工精細、難以仿製的高檔產品。

照片:東京國際時尚匯展展現五花八門的時尚風格。
東京國際時尚匯展展現五花八門的時尚風格。
照片:東京國際時尚匯展展現五花八門的時尚風格。
東京國際時尚匯展展現五花八門的時尚風格。

近年,東京國際時尚匯展的規模擴展不少,但似乎仍未樹立鮮明的風格。匯展聚焦於時尚產業,基本上由幾個主題迥異的小型展覽會組成,即東京箱包展、東京代工/採購展及東京紡織品展,難免予人繁雜之感。

不少人認為,如果匯展的主題較為統一,將會更有趣,也更容易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無論如何,參展商仍可從中瞭解行業的供銷情況,皆因東京國際時尚匯展素來是業內人士交流資訊的重要平台。

台灣鞋履製造商賓寶集團(People Group)營銷業務副總裁Henry Cui強調,由於價格不斷受壓,業界盈利非常微薄。他認為這情況令鞋履製造商不得不尋找成本更低的生產方案。

他表示:「由於各國徵收的關稅不同,我們不得不遷移產地。現時我們已將大部分生產業務轉移至越南和柬埔寨。日本目前正積極推動與這些國家的貿易往來,也為我們創造了機遇。

「我們一直努力克服障礙,尋找解決方案,滿足客戶需求。如今,營商競爭日益激烈,我們必須作出明智的抉擇才能在競爭中生存。」

賓寶集團展出多款鞋履,主要針對平價產品買家,鞋款並無突出風格。許多其他參展商也採取類似方針,相比往年,整體上產品設計並無主導風格。

由於網上購物的影響力越來越大,許多參展商開始調整零售策略。總部位於愛知縣的行李箱製造商Hisaki將業務重點投放在Neo Keepr品牌上。這個牌子的產品外形與德國高檔行李箱品牌Rimowa甚為相似,但價位較低,而且幾乎只作網上發售。

提及有關零售策略,公司銷售經理Ren Cho解釋稱:「我們原本打算以相同的價格在網上和百貨公司銷售產品,但事實證明操作起來較預期困難。」

在日本市場,產品進駐百貨公司被視為提升品牌檔次的有效方法,但是百貨公司必然會抽取零售價的一大部分作為佣金,網上零售價格又通常遠低於百貨公司售價。

瑞典高檔行李箱製造商Vikland則選擇以相反途徑去克服挑戰。到目前為止,Vikland大部分產品均通過百貨公司銷售,網上零售業務僅佔很小比例。

公司銷售總監Rickard Haggren解釋了參展原因:「實際上這只是我們第二次參展。去年春季匯展我們租了一個小攤位,得到非常熱烈的回應,因此我們決定再次參展,今年攤位規模更大,亦投放了更多心思。」

經百貨公司銷售產品是公認保護品牌的好方法,不過通過這渠道錄得的銷售業績卻有停滯之勢。Haggren明白網上零售有利有弊,但如今也不得不嘗試以網上銷售推動業績增長。

他說:「開展網上銷售業務時必須小心謹慎。我們必須保持產品的價值,同時經營品牌的形象和高檔氛圍。我們不能直接把產品交付給一家網店,然後白白看著產品被削價40%。

「不過,我們並非完全反對網上零售。我們希望物色一家有處理高檔商品經驗的代理商,如果代理商懂得如何把我們的產品放到網上銷售,那簡直求之不得。我們很樂意與這樣的公司合作。」

互聯網亦大大影響了新設計及時尚潮流的傳播速度。得益於數碼技術,世界各地的企業都能夠迅速回應倫敦、巴黎、米蘭或紐約的最新潮流趨勢,修改自家的產品設計。

然而,數碼科技發達亦導致市場呈現雜亂紛陳的時裝風格,沒有任何一個時尚潮流可以獨佔鰲頭。這推使高檔時裝設計師致力打造難以被迅速仿製的風格和款式。

這個趨勢從台灣兆琪實業(George Shoe Corporation)的展品可見一斑。該公司的Pic&Pay品牌推出了大量女裝鞋款,售價為65至85美元。

照片:平實鞋款大行其道。
平實鞋款大行其道。
照片:平實鞋款大行其道。
平實鞋款大行其道。
照片:前衛的芬蘭時裝。
前衛的芬蘭時裝。
照片:前衛的芬蘭時裝。
前衛的芬蘭時裝。

公司助理總裁Vicky Chen表示,如今已不再流行特立獨行的鞋履風格。這種風格曾在日本大行其道,現在消費者卻垂青低調、廉價而實用的鞋款。

Vicky Chen說:「現在消費者的品味不再那麼瘋狂,轉而追求較為高級、優雅、保守而又實用的時尚單品。現今由於沒有突出的潮流趨勢,我們的產品系列必須涵蓋各類風格。」

「如今,市場透明度越來越高。過往15年以來,我們已經習慣使用互聯網,即時獲取資訊。時尚潮流從表演場的伸展台直接傳送到網上,任何人都可以輕易模仿。

「因此,時下年輕人不會只追隨一種潮流。他們更著重於強調個性,追求時尚與生活品味的契合。當然,仍有少數人依然非常重視時尚。不過,大多數人更注重生活品質,沒有興趣為追趕每一個最新潮流而費神。」

Henry Cui贊同Vicky Chen的上述觀點,但他認為高檔時裝和低檔時裝之間是互利共生的關係。他說:「我們的重點是看準時尚趨勢,把高檔時裝設計略為調整,以迎合主流市場。高級時裝店或許並不認同這種作業方式,但我們仍有助推廣他們的時裝風格。」

然而,如前文所述,現在抄襲設計易如反掌,對高檔時裝市場衝擊甚大。因此,高檔時裝公司盡量採用難以複製的元素,這也是最近業界大推繡花鞋履的原因。

Vicky Chen同樣留意到這一趨勢,她說:「我認為刺繡工藝已吸引Gucci或Dior等高檔服裝和鞋履品牌的注意,因為刺繡非常獨特,其他公司較難直接複製。不過假以時日,始終會找到仿製的方法。」

印度高檔手袋製造商The Sac and Satchel Company合夥人Manish Kawtra也認為,高質素的刺繡品難以複製,更聲稱這樣可以「杜絕中國仿製」。該公司是首次參加東京國際時尚匯展,希望與嚴選的零售店接洽交易,同時也希望獲得日本一些較高檔次的手袋品牌的OEM代工訂單。

他說:「我們認為日本市場值得開發,因為這個市場能吸納高價產品。由於刺繡品造價高昂,我們願意為此採用高級物料,如法國小牛皮。你不能用廉價的皮革去搭配貴價的刺繡。」

日本品牌Flapper的觀點似乎與Kawtra不同,此次參展推出了一系列中國製造的手袋,一律以機繡圖案裝飾。雖然產品零售價僅為27至60美元,但手袋上的機製刺繡幾可亂真。也許,沒有甚麼是絕對無法仿製的。

照片:精細刺繡能否杜絕仿製?
精細刺繡能否杜絕仿製?
照片:精細刺繡能否杜絕仿製?
精細刺繡能否杜絕仿製?

東京國際時尚匯展已於2016年11月7日至9日假東京國際展示場(Tokyo Big Sight)舉行,匯聚871家參展商,參觀者達23,122人次。

特約記者 Marius Gombrich 東京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