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東京國際電影節:荷李活電影不再是業界焦點

今屆東京國際電影節有別以往,荷李活電影及本土業界發展不再是業界焦點。另一方面,美國業者積極擴展中國內地及日本電影市場,而電影節也有意與東南亞各國業界加強合作。

照片: 菲律賓電影《菲常嘻哈》成為Crosscut Asia的焦點。
菲律賓電影《菲常嘻哈》成為Crosscut Asia的焦點。
照片: 菲律賓電影《菲常嘻哈》成為Crosscut Asia的焦點。
菲律賓電影《菲常嘻哈》成為Crosscut Asia的焦點。

今屆東京國際電影節以華納兄弟(Warner Bros)發行的荷李活電影《星夢情深》(A Star Is Born)揭開序幕。不過,出席人士對亞太區市場的關注有增無減,其中中國內地和東南亞更是焦點所在。這股趨勢正好反映地緣政治的發展,最明顯的包括中日關係好轉,以及日本積極強化與東南亞各國的關係,抗衡中國崛起之勢。

今屆電影節也反映國際電影市場的變遷。日本曾經是亞洲最大電影市場,不時有荷李活影星到訪東京,進行世界巡迴宣傳活動。然而,該國的龍頭地位已於6年前被中國取代。目前,中國的票房總值是日本的4倍,而北京也成為電影公司籌辦亞洲宣傳活動的首選城市。例如,《星夢情深》由畢列谷巴(Bradley Cooper)及Lady Gaga主演,有望角逐來屆奧斯卡多個獎項,是開幕電影的明智之選。不過,電影公司卻未有派員到東京出席活動,為電影造勢。

內地電影業發展迅速,從多個層面而言都對日本日趨重要。現時,內地電影院每年放映約10齣日本電影,今年最賣座的包括由是枝裕和執導、榮獲康城電影節金棕櫚獎的《小偷家族》(Shoplifters),以及《多啦A夢》系列的最新作品。

另一方面,日本素來盛產漫畫、動畫及小說,很多內地電影公司都深受吸引,積極購入不同作品的版權,當中以小說作家東野圭吾的作品特別受歡迎。近年,數齣華語電影都是根據其小說改編而成。

日本電影業一向予人遺世獨立的形象,不過中日兩國在電影製作方面的合作卻越來越多。今年5月,兩國政府簽訂電影聯合製作協議,令兩地製片商進入對方市場時容易得多。

在今屆東京國際影視展,上述協議可謂初見成果。該展覽是與電影節同期舉行的影視作品交易平台。今年,北京博納影業集團、日本東映動畫等多家內地及日本著名製片商宣布將聯手製作動畫電影《齊天小太子》,預計成本3,000萬美元。

另外,在影視展上,有研討會集中討論日本與中國以至歐洲等其他地區業者的合作,以及當中的潛力,吸引大批出席人士參與。日本監製中澤敏明是該研討會的演講嘉賓之一,先前曾與英國監製Jeremy Thomas聯手監製由三池崇史執導的電影《十三刺客》。他說:「日本的人口正從1.3億慢慢下降,而全球卻有近70億人,所以我們應以國際市場為目標,積極吸引各地觀眾。」

博納影業集團常務副總裁陳永雄也是該研討會的嘉賓。他認為,內地票房將超越美國,雖然電影製作成本不斷上升,但中日兩國的電影公司仍大有合作空間。

他特別談到一些合作領域:「日本漫畫在中國很受歡迎,而日本小說的改編權售價也十分高昂。現在,製作成本越來越高,在中國拍攝電影也不再便宜。今年上半年上映的電影中,很多都賺不到錢。」

資深電影監製麥安禮(Andre Morgan)在美國出生,現於中國工作,為東京國際影視展主持大師座談會,談及中國的高通脹水平和中日電影業合作的前景。對於中國政府近期針對影視界逃稅問題以及中國電影業的異常現象,他說:「我認為2019年將是進行大清算的一年,有多筆款項會被調查,因為有太多電影賬目不合情理。」

照片:低成本喪屍片《屍殺片場》。
低成本喪屍片《屍殺片場》。
照片:低成本喪屍片《屍殺片場》。
低成本喪屍片《屍殺片場》。
照片: 日本電影《小偷家族》贏得金棕櫚獎。
日本電影《小偷家族》贏得金棕櫚獎。
照片: 日本電影《小偷家族》贏得金棕櫚獎。
日本電影《小偷家族》贏得金棕櫚獎。

麥安禮曾經監製的作品包括奧斯卡得獎電影《擊情》(Million Dollar Baby)及陳可辛的《如果 ·愛》(Perhaps Love)。他在座談會談到中日合作的潛力:「在文化上,你們和中國人有很多共同之處,中日兩國電影產業的結構方式也有很多相似地方。顯然,你們要避開某些政治歷史範疇,不過在過去一年,中國的反日言論無疑已經大大淡化。

「中國年輕消費者也很值得關注。他們越來越崇尚日本和韓國的時尚風格,美國和歐洲的影響力漸減。」

與此同時,東京國際電影節向東南亞拓展,主要是與日本國際交流基金亞洲中心(Asia Centre of the Japan Foundation)合作。電影節主辦機構與國際交流基金亞洲中心聯合舉辦Crosscut Asia單元,重點推介東南亞電影。兩個機構也合辦了第二屆Three-Fold Mirror混合電影單元,讓日本和其他亞洲電影製作者合作拍攝的一系列短片在電影節首映。

今年的Crosscut Asia,焦點放在以音樂為題材的東南亞電影,這些電影大多包含政治訊息,其中最為突出的是菲律賓導演Treb Monteras的作品《菲常嘻哈》(Respeto)。這部電影以饒舌唱法揭示菲律賓的戒嚴時代和當前的毒品戰爭狀況。Monteras解釋作品的構思:「這部電影實際上是反映菲律賓循環不息的暴力現象,由1970年代的戒嚴令,到2016年以來數以千計的人在掃毒行動中被殺。不過,要向觀眾表達這些訊息是困難的,所以我們把這部電影當作《街頭痞子》(8 Mile)或《衝出康普頓》(Straight Outta Compton)來推銷。」

第五次舉辦的Crosscut Asia,讓日本觀眾逐漸認識東南亞電影。東京國際電影節「亞洲未來」節目策劃總監石坂健治概述Crosscut Asia的成績:「過去幾年,我們已看到有不少東南亞電影在日本上映,包括柬埔寨的《最後的膠片》(The Last Reel)、新加坡的《辰巳》(Tatsumi)和《親愛的大笨象》(Pop Aye),以及菲律賓的《私法拘留》(Ma’ Rosa)。這些電影有許多是在東京國際電影節放映後在電影院上映。」

不過,東京國際電影節的主要職責依然是推廣和支持日本電影。值得慶幸的是今年日本電影有許多值得誇耀的地方。除了日本電影《小偷家族》在康城電影節贏取了金棕櫚獎外,今年一部超低成本的喪屍片《屍殺片場》(One Cut Of The Dead)創造了真正的奇蹟。電影的製作成本只有25,000美元,但至今單在日本的票房收入已達2,500萬美元。導演上田慎一郎是一名獨立電影人,他本是為東京一家電影學校某個研討班製作這套電影的。《屍殺片場》現時已在香港和另外一些國際地區上映。

《屍殺片場》也在東京國際電影節的Japan Now單元放映。此外,在一個旨在讓國際電影業熟悉日本電影人才的新計劃中,這部電影也在播映之列。東京國際影視展的行政總監椎名保解釋這個最新舉措背後的理念:「我們的目標不僅是向海外買家介紹日本的電影,我們還希望介紹這些電影背後的製作人和創造者,包括導演、演員和編劇。我們認為這將有助日本電影界人才踏出走進國際市場的第一步。」

椎名保表示,東京國際影視展正籌劃幾項新的舉措,旨在吸引更多買家。這些新計劃大多與池袋區政府合作推行。池袋區政府現正致力把該區發展為一個國際文化中心,以迎接2020東京奧運會。

有鑒於此,東京國際影視展由明年開始將會在池袋Hareza Ikebukuro綜合商業設施內兩家電影中心放映電影,它們包括有12間影院的Grand Cinema Sunshine和有10間影院的Toho Cinemas。不過,東京國際影視展至少在未來兩屆還會繼續在太陽城舉行,而電影節本身則不太可能會離開目前的六本木舉行地點。

照片: 東京國際電影節2018開幕禮。
東京國際電影節2018開幕禮。
照片: 東京國際電影節2018開幕禮。
東京國際電影節2018開幕禮。

東京國際電影節已於2018年10月25日至11月3日在東京多個場地舉行。

特約記者 Liz Shackleton 東京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