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東京家具展氣氛不俗 參展商謝絕奢侈品之名

隨著日本經濟步出嚴冬,今屆東京國際家具及家居用品展也彌漫一股樂觀情緒。不過,很多參展商都不願背負奢侈品供應商之名,擔心買家會因預算問題卻步。

照片: 簡約樸素、典雅小巧的產品最受歡迎。
簡約樸素、典雅小巧的產品最受歡迎。
照片: 簡約樸素、典雅小巧的產品最受歡迎。
簡約樸素、典雅小巧的產品最受歡迎。

東京國際家具及家居用品展秋季展覽會是日本高檔家具及家居用品業的年度盛事,也可說是當地經濟現況的指標。今屆,很多參觀人士心裡都有相同的問題:日本經濟近來出現的起色足以推動奢侈品市場發展嗎?經濟向好又會如何影響富裕一族的喜好及消費模式?一如以往,這些問題都沒有絕對答案。

展覽彌漫一股近年少見的樂觀氣氛,場內人士對前景抱有一定信心,但整體仍相當審慎,不敢貿然行事。很多參展商雖然積極招徠生意,但同時步步為營,避免冒險。

至於買家喜好,同樣以審慎務實為主。各款簡約樸素、典雅小巧的產品依舊最受歡迎,設計現代之餘又絕不浮誇。整體上,商家注重產品是否耐用及以真材實料製造,花巧奪目反而不受歡迎。

這種喜好從產品的選料中可見一斑。不少產品都以木材及其他天然材料製造,特別是藤。很多較受歡迎的進口款式也同樣以真材實料取勝,包括中國設計師品牌Onever一系列糅合現代元素的經典中國家具,其中多款以瓷及櫻桃木製造的桌椅,售價最少約4,000美元。

Onever行政總裁兼首席設計師Wu Ha認為,中國設計目前的發展就像1980年代的日本家具業,很多業內公司均希望把傳統風格昇華,創造更現代、更適合全球市場的產品。不過,他指出,雖然兩者看來相似,但也有一些根本性的差異。

Wu Ha分析道:「民族不同,想法也頗有分別。日本人相當注重細節,中國人則喜歡看整體布局。」

Wu Ha的設計甚為倚重幾何形狀和流暢線條,體積也要比日本習慣的大得多。不過,曾擔任建築師的他認為這不是問題,而是善用空間的表現。

他解釋自己的設計手法:「設計產品時,我會想像它日後所處的室內布局。這跟中國傳統繪畫類似。一般而言,中國繪畫會留下很多空白地方,我們稱為留白,或是氣韵。我的家具就是專為這種寬敞有氣派的環境而設。」

Wu Ha很多產品優雅出眾,對普通家居而言或許過於堂皇,用於辦公室或酒店則較為合適。事實上,酒店正是今屆展覽的重要主題。隨著東京成為2020年奧運主辦城市,當地酒店業料將蓬勃發展。

這次Onever參展,反映中國設計終於開始打進日本市場。不過,若說要取代北歐設計,成為最受日本歡迎的外國風格,則仍言之尚早。今屆展覽,大型芬蘭展館再度登場。

日本市場素來異常熱愛芬蘭的各種事物。有趣的是,不少日本人對該國的好感竟是源自大受歡迎的芬蘭卡通《小肥肥一族》(Moomins,原創者是一位芬蘭插畫師),而當地2006年上映的喜劇《海鷗食堂》,也讓人對芬蘭首都赫爾辛基的生活產生無限憧憬。因此,很多商家也和往年一樣從這個北歐國家遠道而來,發掘商機。

照片: 市場追求以真實及天然材料製造的產品。
市場追求以真實及天然材料製造的產品。
照片: 市場追求以真實及天然材料製造的產品。
市場追求以真實及天然材料製造的產品。
照片: Onever的櫻桃木系列桌椅。
Onever的櫻桃木系列桌椅。
照片: Onever的櫻桃木系列桌椅。
Onever的櫻桃木系列桌椅。

另一方面, Norwegian Icons旨在宣揚挪威的設計潛力,也為這次展覽帶來不一樣的北歐風格。過去數十年來,挪威設計業的聲勢幾乎被一眾出色的鄰國完全淹蓋。有見及此,該公司分別在網上商店及位於東京市區的商店售賣挪威設計師的作品,期望可重振國內設計業的名聲。

Norwegian Icons日本經理Wakiko Fukuda表示,自1970年代起,挪威的經濟發展側重石油生產,令顯赫一時的設計業陷入長期衰落。不過,她相信現在是該國設計業翻身的大好時機。

Fukuda指,挪威設計一直備受忽略:「現時,北歐設計通常指丹麥、瑞典或芬蘭,並不包括挪威。不過,在1950至60年代時,挪威設計也曾享負盛名。

「在石油年代期間,挪威設計業不受重視,聲望也江河日下,令家具業發展大受打擊。同時,丹麥設計業發展蓬勃,成為該國的主要產業。不過,我們相信挪威是時候重拾昔日光輝。」

Norwegian Icons在攤位展出多款產品,包括手織地毯(小型180美元,大型380美元)、燈罩(450美元)、枱燈(530美元)及一些大型家具。

對任何有意打入日本市場的商家而言,瞭解當地消費者何以鍾情北歐風格可謂至關重要。Fukuda認為,那是因為北歐設計很多方面都與日本人的觀念不謀而合。

她說:「一般而言,北歐人較其他歐洲人內斂,而且有很強的團體意識,合作做事時都是平等相待,不會刻意突出自己。日本的文化基本上也是這樣,這可能是兩者一拍即合的原因。」

東京國際家具及家居用品展向來形象清晰,主攻日本高檔市場。然而,今屆很多參展商都刻意與奢侈品一詞保持距離。即使產品售價不菲,仍矢口否認以高檔市場為目標。Onever便是一個好例子。

Wu Ha強調公司的定位:「雖然我們的目標顧客群較普羅大眾略為富裕,但產品絕不屬於奢侈品的範疇。我們的吸引面較廣,也希望盡量打動更多人,令他們認同我們的理念。」

Fakuda與另外多家參展商也表達類似想法,可見很多公司都不希望被歸類為奢侈品供應商。日本的奢侈品市場喜好清晰,發展空間也很小。對商家而言,當地零售業的最佳定位是奢侈品以外的高級市場,使中產市場也能負擔相關產品。

京都的Tsuji Shoten便是這個市場定位的表表者。該公司已有數百年歷史,專門生產燙金及燙銀紙,一般用於茶藝活動,或在特別節日時用作筷子套。多年來,Tsuji Shoten一直在穩定的奢侈品市場發展不俗。不過,奢侈品市場本已較為狹窄,近年日本社會不斷演變,更令情況雪上加霜。

Tsuji Shoten高級經理Chiharu Yamagata談到公司計劃如何重新定位:「我們要脫離這個狹窄的市場。這次展覽,我們期望物色新的業務夥伴,協助發展新產品,進軍其他市場。」

除了避過奢侈品標籤的死亡之吻外,很多參展商也深明若只售賣貴價產品,便很有機會嚇退潛在買家。為解決問題,部分公司特意在攤位擺放一些較輕巧便宜的產品,希望以較低價的交易作招徠,吸引顧客日後購買更大額的產品。

Onever便是採用這種策略的公司之一。該公司在攤位展出多款設計師品牌杯子、靠墊、零食碟等細小產品,售價約100美元左右,恍似是昂貴款式的體驗版。

Norwegian Icons日本經理Fukuda談到公司如何應對上述問題:「家具由於售價高昂,因此往往很難售出。不過,我們發現其實可以從一些小型產品入手,例如小地毯。成功吸引顧客購買後,我們便能建立關係,為日後其他交易鋪路。」

照片: 東京國際家具及家居用品展是日本高檔家具及家居用品業盛事。
東京國際家具及家居用品展是日本高檔家具及家居用品業盛事。
照片: 東京國際家具及家居用品展是日本高檔家具及家居用品業盛事。
東京國際家具及家居用品展是日本高檔家具及家居用品業盛事。

東京國際家具及家居用品展秋季展覽會2017已於去年11月20至22日在東京國際展示場舉行,吸引16,654人次入場參觀。

特約記者 Marius Gombrich 東京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