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秘魯紡織業盡力趕上拉美同業

秘魯紡織業的規模明顯不及多個鄰國,但該業的歷史卻相當悠久。現時,該國力爭成為具實力的紡織原料出口地,並盡力滿足國際市場的不同要求。

照片:秘魯國際紡織及成衣展展示秘魯別具特色的印花圖案。
秘魯國際紡織及成衣展展示秘魯別具特色的印花圖案。
照片:秘魯國際紡織及成衣展展示秘魯別具特色的印花圖案。
秘魯國際紡織及成衣展展示秘魯別具特色的印花圖案。

秘魯的紡紗業十分興旺,而服裝出口亦欣欣向榮,因此秘魯國際紡織及成衣展(Expotextil Peru)充斥著一片樂觀情緒。此外,秘魯生產商對紡紗和布料的需求十分殷切,而且對先進的針織、縫紉、刺繡和布料印花機器興趣日增,更令樂觀氣氛滲透會場每個角落。

很多業內人士認為,秘魯的紡織及製衣業終於趕上其他較為發達的拉丁美洲國家,原因之一是秘魯對北美洲及南美洲的紡織品及成衣出口有增無減,而且秘魯若干類服裝對美國出口時享有免關稅待遇。另一方面,不少外國參展商亦關注,秘魯的進口法規帶有保護主義色彩。

盡管如此,展覽會上有很多紡織機器品牌參展,全部都有意接觸當地數目日增的紡織廠,積極爭取生意。會上最受注目的紡織技術有絲網印刷機、工業用印刷機、直線和圓形針織機、刺繡機及縫紉機。與此同時,大會設有另一個展覽廳,專門揭示紡織品、鈕扣、扣子、紡紗、纖維、拉鍊、彈性布及花邊。

除了本土參展商外,哥倫比亞及墨西哥亦設立了各自的國家展館,而中國代表團亦集合了28個小型參展攤位。雖然大多數中國內地參展商主要展出各類紡織品,但有一兩家公司的展品卻出人意料之外,其中包括拉鍊、尼龍和聚脂紡紗、鈕扣以及縫紉機。

中國參展商認為,秘魯市場大有增長機會。Stars的總部設於江蘇,總經理Zoe Gong表示,雖然該公司是首次參展,但很多中國參展商以前曾經參展。她稱:「雖然秘魯是一個細小市場,但我們現時專注於拉丁美洲市場,特別是墨西哥,當地的消費者數目是秘魯的4倍。不過,秘魯市場的發展還未成熟,秘魯政府亦向進口棉花徵收關稅,設法保護當地的棉花業。」

今年,Stars展示林林總總的布料產品,包括聚酯針織毛毯、被子、浴袍及浴簾。Gong對該公司的業務前景感到樂觀:「我們公司應可在秘魯銷售聚酯產品,原因是產品價格便宜,兼且不用繳稅。不過,秘魯消費者的消費力不強。」

長興縣鑫盛輕紡有限公司的總部位於浙江省湖州市,營業經理Eddy Xu已是第二次到場參展。他談及該公司的營商經驗時表示:「我們未受進口關稅的影響,在秘魯已有3家客戶。我們在拉丁美洲銷售各類布料,包括服裝襯裡、床單、浴簾及家用布料。不過,現時為止,對我們而言,秘魯並非一個大市場。」

除了Eddy Xu之外,大多數出席的業內人士反而十分關注進口關稅問題。很多人認為,若秘魯政府企圖徵收進口關稅以保護棉花種植業,將會得不償失。當局的數據顯示,由2005至2015年,秘魯的棉花總產量下跌逾60%。

整體而言,在秘魯的紡織業中,逾半企業是從事棉花加工。根據秘魯農業部的數據,紡織業使用的棉花中,有70%是從外國進口,主要來自美國。至於紗線,大部分購自巴基斯坦,而布料的主要來源地是哥倫比亞及中國。此外,秘魯進口的服裝產品差不多全數來自中國。

標籤切割和摺疊設備生產商Galarza International的總部設於美國新澤西,創辦人Juan Galarza前來會場,以瞭解該公司的發展前景。雖然他在紐約長大,但父母是秘魯人,有助他掌握在秘魯的營商要訣。

他稱:「秘魯的紡織業增長勢頭已持續了10年,至今依然節節向上,但紡織機器及紡織品則面對亞洲的激烈競爭。」

過去,Galarza大部分客戶都來自加馬拉(曾是秘魯首都利馬重要的製衣地區)。在這個地區,服裝攤販滿布街上,聚集於各棟住宅大廈之間。這些大廈不但是當地居民的居所,也為數以千計縫紉店提供了經營空間。

照片:中國是秘魯的主要布料供應地。
中國是秘魯的主要布料供應地。
照片:中國是秘魯的主要布料供應地。
中國是秘魯的主要布料供應地。
照片:秘魯長久以來一直使用羊駝毛生產服裝。
秘魯長久以來一直使用羊駝毛生產服裝。
照片:秘魯長久以來一直使用羊駝毛生產服裝。
秘魯長久以來一直使用羊駝毛生產服裝。

Galarza稱:「當時,加馬拉的後街小巷擠滿服裝生產商,猶如紐約市。時至今日,大規模的生產活動已遷往市郊,而這區的服裝店大多從事零售業務。不過,當地依舊有數以千計的家庭式製衣商,在一個細小單位內從事製衣活動。來自加拿大、美國及墨西哥的買家會向這些家庭式製衣商採購服裝作批發用途。」

Maribel Gonzales的設計保留了加馬拉傳統風格。她從逾千名參賽者中脫穎而出,成為最後18位獲選的加馬拉設計師之一,在會場內的加馬拉小企業培育展區(Gamarra Small Business Incubator)揭示自家設計服裝。

Gonzales能夠突圍而出,主要歸功於其質素上乘的兒童休閑服系列Magoki。她介紹自己的時裝設計意念時表示:「我們使用秘魯棉花。縱使秘魯棉花的價格高於來自印度或埃及的進口棉花,但品質較好。皮馬棉花的質地通常較為柔軟,纖維較長。

「我們的產品附有原產地證書,進口到美國時可以免除某些關稅。整體而言,我們是以質素取勝,非以價格競爭。

「多得秘魯生產部舉辦的工作坊,我們有很多機會學習品質標準及出口實務等知識。此外,我亦再次得到生產部支持,參加兩項時裝展,分別是時尚秘魯(Peru Moda)及時尚哥倫比亞(Colombia Moda)。」

秘魯紡織業的其中一個特點是長久以來一直使用羊駝(一種原居於秘魯的動物)毛。多個世紀以來,安第斯地區民眾都是從事羊駝放牧,羊駝的珍貴之處在於其柔軟的羊毛。

時至今日,秘魯的高地羊駝數目為全球之最,其羊毛每年可以製成4,000噸幼細兼極為保暖的纖維。雖然羊駝毛差不多全部出口到中國,但有少數參展商在秘魯從事羊駝毛加工。

其中一家是參展商Peru Naturtex Partners,總部設於利馬,展示林林總總的有機羊駝棉紗和纖維以及服裝製成品。該公司創辦人James Vreeland以前是一名人類學家,認為該公司並非只是經營一盤成功的生意,也是保存古老傳統。

他解釋該公司的經營管理方式時表示:「我們的羊駝毛纖維取自安第斯牧場的自由放養羊駝。牧場地處海拔約4,000米,屬於科爾卡地區。我們只用天然殺蟲劑及天然藥物照料羊駝,所採用的棉花則來自沿海及潮濕的東部森林。

「我們傾向從社區購入棉花,而非向個別農民採購,原因是不想改變他們的耕作方式。相反,我們想保留農民的耕作方式及文化。我們希望與一直保存傳統的社區合作。」

雖然該公司的經營方式有助支援秘魯社區,但Vreeland承認,這會增加工作量。他稱:「這樣成本更高,主要用於物流工作,需要從眾多小型生產商收集棉花。不過,我們的客戶亦理解到有機及公平貿易產品的價格較高,並認為產品物有所值。」

其他多家參展公司的產品都有羊駝毛成份,他們亦盡力滿足國際紡織市場的廣泛要求。以利馬為總部的Lancaster Yarns便是其中之一。該公司聲稱是秘魯主要的紗線生產商,產品包括各類混紡紗線,以及為多個國際知名品牌製造的短襪及長襪。

Lancaster Yarns的國際營業主任Claudia Caballero透露如何滿足各國市場的不同要求:「我們在羊駝毛中混入世界各地的其他纖維,包括羊毛、兔毛、棉及絲,亦使用羊駝毛、小羊駝毛、羊絨、美利奴羊毛、秘魯棉及尼龍生產襪子。雖然我們仍然主要使用秘魯羊駝毛纖維,但於過去60年已發展多元化出口業務。整體而言,在我們的產品之中,95%是對外出口,大多數出口到歐洲、南美洲以及北美洲。

「我們與眾不同之處在於有能力融合各類不同纖維,研製嶄新紗線,滿足客戶需要。現時,丙烯酸聚酰胺混紡紗線廣受歡迎。」

照片:得獎設計師Maribel Gonzales在加馬拉小企業培育展區參展。
得獎設計師Maribel Gonzales在加馬拉小企業培育展區參展。
得獎設計師Maribel Gonzales在加馬拉小企業培育展區參展。

秘魯國際紡織及成衣展已於利馬Jockey Exhibition Centre舉行。

特約記者 John Haigh 利馬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