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美國服裝訂單下跌 中國公司轉戰日本市場

在2019年舉行的亞洲時裝展(Asia Fashion Fair),不少參展商表示,很多美國公司不再向中國內地的紡織品供應商取貨,訂單大減,因此日本已成為內地商家另一個目標市場。

照片: 有意發展日本市場的時裝製造商要留意當地消費者的喜好。
有意發展日本市場的時裝製造商要留意當地消費者的喜好。
照片: 有意發展日本市場的時裝製造商要留意當地消費者的喜好。
有意發展日本市場的時裝製造商要留意當地消費者的喜好。

亞洲時裝展舊稱中國時裝展(China Fashion Fair),自2003年以來每年都在東京和大阪舉行,為有意在日本發展原件製造(OEM)或原創設計(ODM)業務的中國內地公司提供一個展示平台。該展覽數年前更改名稱,很多人認為,這項舉措是要在延續傳統之餘吸納更多亞洲參展商。在最新一屆東京展會,一些跡象顯示上述策略已初見成果,不過參展商仍以從事OEM或ODM業務的中國公司為主。

該展會也揭示了日本時裝業一些值得留意的常態及若干新興趨勢。由於很多參加者本身已建立全球供應鏈,以服務世界各地市場,因此展會也為業者提供機會,瞭解其他公司如何演變,務求在瞬息萬變的國際市場中保持競爭力,以及應對當前陰霾密布的營商環境。

事實上,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後推行鮮明不過的保護主義政策,令國際貿易充斥不明朗因素,很多參展商都顯然大受影響,尤其是場內眾多中國公司。其中,總部位於浙江的童裝及女裝生產商Sulyfashion便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該公司營業代表Sylvia Zhou談到他們如何調整業務重心:「以往,我們在美國有很多生意,合作夥伴包括沃爾瑪(Walmart)等品牌,可是現在幾乎連一個美國客戶都沒有。

「現時,加徵關稅措施令我們的經營非常艱難。事實上,由於很多美國客戶都不再使用中國供應商,所以我們也要大幅轉移發展焦點到其他市場上,尤以歐洲為然,目前我們的當地客戶包括颯拉(Zara)和馬莎(Marks & Spencer)。另外,我們也有意大力發展日本市場,現時我們有大約30%生意來自這裡。」

三松服飾的總部位於江蘇常州,其副總裁Cai Jinchen所述的發展方向與Sulyfashion相似。該公司於2001年開業,雖然至今已建立了龐大的國際業務網絡,但由於目前國際市場變幻難測,進一步的拓展計劃差不多已完全停止。Cai Jinchen分析目前的困局:「短期來說,我們已沒有甚麼重大發展計劃。老實說,目前我們只希望能維持現狀。」

三松多年來一直和多家日本公司合作,不過這次卻是首度參加當地舉行的展會。Cai Jinchen雖對展會成效沒有太大期望,但也不是全然悲觀。他認為,展會有時可能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穫,且雖然現在與美國商家合作十分困難,但也不是絕無可能。他說:「去年,我在法國參加一個展會,成績頗令人滿意,因為美國一個休閑品牌正好在那裡物色新供應商,最終成了我們的新客戶。」

很多報道都已指出,在上述關稅問題下,很多公司都把生產設施搬遷到那些享有相關關稅豁免的國家,特別是一些勞工成本較低的地方,其中孟加拉和緬甸都是熱門的落腳點。不過,它們並非唯一選擇。例如,總部位於上海的休閑服裝製造商鶴山服裝據報便剛於埃塞俄比亞開設一家聘用1,000名工人的廠房,集中生產T恤和有領T恤。

該公司的貿易發展經理Peng Lin簡述作出這個決定的原因:「我們的最大廠房設於孟加拉,現時聘有5,000名工人,但埃塞俄比亞的勞工成本比孟加拉還要低。這是一個必須認真考慮的因素。」

照片: 有參展商覺得設計複雜的服裝最好還是由內地廠房製造。
有參展商覺得設計複雜的服裝最好還是由內地廠房製造。
照片: 有參展商覺得設計複雜的服裝最好還是由內地廠房製造。
有參展商覺得設計複雜的服裝最好還是由內地廠房製造。
照片: 高技術布料經常用來製造運動服裝。
高技術布料經常用來製造運動服裝。
照片: 高技術布料經常用來製造運動服裝。
高技術布料經常用來製造運動服裝。

對來自南京的服裝製造商海企國際來說,勞工成本同樣是生產決策的重要因素。部門經理Xu Juan表示,該公司在緬甸的首家生產設施表現理想,因此正於當地開設一家針織廠。

Xu Juan談到這項舉措的優點:「在那裡開設針織廠可為我們的發展帶來莫大裨益,因為當地很多年輕人都喜歡從事這類工作。相反,在中國,要找合適的員工越來越難。

「隨著組織工作方面的進步,我們已成功克服生產過程中的缺口。我們的策略重點是在新開設的海外廠房生產較簡單的大眾市場產品,而中國工人的技術水平較高,因此可集中製造較複雜的服裝。這類服裝的生產批量多數較少,而且要較常諮詢客戶的意見。」

Sulyfashion 營業代表Sylvia Zhou認為,發展日本服裝市場時,生產批量較少是成功的關鍵。她說:「以日本市場來說,我們一般的批量介乎100至6,000件,其他國家則通常為300至10,000件。這個差異的主因是日本消費者通常都不喜歡購買人人都穿的服裝。

「另外,我們的廠房大多位於中國,很少使用海外生產設施,主要因為要妥善控制海外供應商,令他們完全依照我們需要製造產品,有時並不容易。因此,只要可行的話,我們都傾向以旗下的中國員工生產。」

蘇州恒潤專門從事OEM業務,是亞洲時裝展的常客,首次參展至今已經10多年。該公司同樣強調,產量少和質素佳對於在日本市場立足極為重要。營業代表Cherry Chong分享他們發展日本市場的多年經驗:「日本市場絕對喜歡產量較少的服裝,通常是500至1,000件。同時,製造商生產那些在這裡較暢銷的服裝時,也要面對若干掣肘。

「舉例說,今年我們展出的產品中,包括一款為Cleo製造的繡花蕾絲薄紗連身裙,售價110美元。對於在緬甸、埃塞俄比亞等地的新設廠房來說,要生產這類手工複雜、由多層組成的服裝殊不容易。」

這類服裝設計較為華麗,也能修飾身型,很受日本與日俱增的年長消費群歡迎。不過,今屆展會還有一個截然不同的流行服裝領域,就是運動服裝。

例如,海企國際的展攤擺放的幾乎全是運動休閑服,這個決定反映了該公司與優乃克(Yonex)、匡威(Converse)等OEM運動服裝品牌多年來的合作關係。此外,很多業者也指出,今年夏季舉行的東京奧運會也是一大動力,能帶動市場朝這個方向發展。

運動服裝深受歡迎,還帶動另一股趨勢興起,就是市場對特製物料的興趣漸增。青島的邦特纖維今屆到來,便是要為旗下多款高性能紡織品物色授權經營商。

邦特的眾多產品中,以智能調溫纖維Tempsense最為矚目。這款纖維可經潛熱交換方式來吸收或釋放熱力,確保人體體溫維持在最佳範圍內,因此十分適合用來製造運動服裝。另一款是薄荷纖維Green Mint,具抗菌功能,可營造清涼的感覺。

邦特企業經理Carry Sun深信,這些高性能布料將深得日本買家歡心。他指出:「日本人特別喜歡多功能物料。」

這類調溫布料除了在運動服裝方面大派用場外,也會用於時裝業其他領域。例如,山東的雷諾服飾便利用這類布料,為Top Man、Next、皮爾卡登(Pierre Cardin)等多個品牌製造西裝(售價約400美元起)、外套(200美元)、長褲(80美元)及制服。

雷諾營業經理Helen Zhu介紹旗下一款十分出色的多功能布料:「這款布料名為Thermolite,特點是能夠保暖,質地又不太厚。如此一來,西裝便可同時滿足保暖及醒目時尚這兩大要點。」

照片: 亞洲時裝展是日本重要的服裝採購平台。
亞洲時裝展是日本重要的服裝採購平台。
照片: 亞洲時裝展是日本重要的服裝採購平台。
亞洲時裝展是日本重要的服裝採購平台。

亞洲時裝展秋季展會已於2019年9月25至27日在東京太陽城Alpa舉行。

特約記者  Marius Gombrich  東京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