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菲律賓電影業須深思電影院不足及資金問題

菲律賓製作的電影數量眾多,幾乎超過任何一個東南亞國家,不過,該國的電影業卻備受國內觀眾減少和全球市場銷路欠佳的問題所困擾。菲國政府新推出的舉措能扭轉這局面嗎?

照片:2018年搖滾歌劇電影《惡魔的季節》在柏林電影節首映。
2018年搖滾歌劇電影《惡魔的季節》在柏林電影節首映。
照片:2018年搖滾歌劇電影《惡魔的季節》在柏林電影節首映。
2018年搖滾歌劇電影《惡魔的季節》在柏林電影節首映。

論電影製作,菲律賓是東南亞最多產的國家之一,每年約有70至80部電影出品,偶爾還會在主要的國際電影節獲獎。今年,Lav Diaz執導的搖滾歌劇電影《惡魔的季節》(Season Of The Devil),內容關於1970年代侵犯人權問題,在柏林電影節首映及競逐獎項。此外,Erik Matti執導的驚悚片《釣魚執法》(BuyBust),以菲律賓備受爭議的毒品戰爭為背景,成為紐約亞洲電影展的閉幕電影。2016年,Brillante Mendoza執導的電影《私法拘留》(Ma Rosa),女主角Jaclyn Jose榮獲康城電影節最佳女演員獎。她在戲中飾演一個從事小規模毒品交易的便利店老闆,演技出眾。

菲律賓的電影製作人在國際闖出名堂,但國內市場的商業環境並不理想。2017年,本土製作電影在菲律賓總電影票房僅佔29%,雖然這個佔比與許多東南亞地區相若,但是在中國內地、韓國和日本,本土電影所佔的市場份額往往高達50%或更多。和許多東南亞國家一樣,菲律賓的低成本本土電影很難與荷李活大片競爭。再者,盜版猖獗和家庭娛樂市場不發達,也使當地電影製作商難以收回成本。

儘管菲律賓電影偶爾在電影節獲獎,但是在國際市場的發展並不順利。今年,WellGo USA購入《釣魚執法》的北美發行權,網飛(Netflix)則購買了影片的國際版權,令人鼓舞,可是這樣的交易並不多見。

由於市場形勢嚴峻,國際銷售代理商現在挑選片種時更加審慎。國際電影節聚焦於反映菲律賓社會問題的影片,導致類似的獨立電影大量湧現。當地導演Marlon Rivera曾於2011年拍過一部惡搞電影《化糞池裡的天后》(The Woman In a Septic Tank)來諷刺這個現象,內容講述3個有抱負的電影製作人如何通過一部以貧窮問題大做文章的電影,用盡所有必勝元素,務求博取國際聲譽。

為了解決這些問題,菲律賓電影發展局(Film Development Council of the Philippines)發起了一系列活動,旨在擴大菲律賓電影的本地市場,並協助當地電影製作者與國際發行商建立聯繫。到目前為止,這些舉措包括於8月15至21日舉行的菲律賓電影節(Pista Pelikulang Pilipino),在這星期內,全國的商業電影院只上映當地電影。菲律賓電影發展局也在8月17至18日舉辦了電影業研討會(Film Industry Conference),來自世界各地的電影銷售代理商、製作人、政府電影機構及電影評論家在馬尼拉聚首一堂,就當地電影製作者如何擴大電影市場提出意見。

研討會的主講嘉賓包括新加坡電影委員會總監Joachim Ng、亞太區電影協會傳訊部副會長Stephen Jenner、總部設於多倫多的銷售代理商Ravenbanner Entertainment 總經理Michaelangelo Masangkay、曾獲獎的泰國電影導演Aditya Assarat,以及3個區內串流平台Vidsee、iflix及 HOOQ的當地代表。

研討會上有兩個議題經常出現。第一個問題是,菲律賓很少電影製片人擁有有助成功打進國際市場的經驗和人脈商網。另一個問題與菲律賓當地的電影節有關,令人頗感意外。這些電影節本來是促進2000年代早期獨立電影發展的平台,現在卻被認為阻礙了很多本土電影進入國際市場的機會。

對於第二個問題,菲律賓電影發展局行政總裁Liza Dino有這樣的說法:「我們有一個非常獨特的資助方法,多個不同性質的本地電影節會為電影製作項目提供種子資金。這些電影在電影節上映後,許多導演都希望能把電影賣到國際市場,幫助回收成本。不過,他們沒有意識到,當他們與電影節簽訂合作協議時,往往已把國際版權給予對方。」

事實上,菲律賓全年都有電影節舉行,包括以商業片為主的馬尼拉大都會區電影節(Metro Manila Film Festival),在每年聖誕與新年期間舉行。此外也有一連串以獨立電影為焦點的電影節,例如3月舉行的Sinag Maynila、8月的CineMalaya、10月的QCinema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和11月的Cinema One Originals等等。雖然大部分電影節都為當地電影製作人提供資助,但許多時候都是由電視台及電影公司出資支持製片人,原因是他們需要保持本土製作供應穩定。當地的電影製作人為了得到資金,便得放棄他們的版權。

研討會也有討論另一個令菲律賓電影業感到惶惑的問題,就是全國各地的電影院相對不足。雖然過去幾年電影院行業已略為擴張,但並不像一些鄰近國家那樣有爆炸性的增長,尤其是中國和印尼。據總部位於倫敦的市場研究公司IHS Markit提供的統計數字,菲律賓在2017年共有920個電影院銀幕,總票房收入為2.18億美元。相對於該國的1.04億人口,電影院銀幕數量和票房收入都屬於過低。

照片:《釣魚執法》在美國電影院上映。
《釣魚執法》在美國電影院上映。
照片:《釣魚執法》在美國電影院上映。
《釣魚執法》在美國電影院上映。
照片:《青年將軍高約》是電訊公司投資的大製作。
《青年將軍高約》是電訊公司投資的大製作。
照片:《青年將軍高約》是電訊公司投資的大製作。
《青年將軍高約》是電訊公司投資的大製作。

Fulcrums Asia是總部設於馬尼拉的管理顧問公司,其管理合夥人Edgar Tejerero分析菲律賓電影院業發展緩慢的原因:「電影院的平均入座率低,一般只有14%,而且看不到有改善趨勢。交通擠塞是其中一個主要的不利因素,甚至在周末,人們也很難去到戲院。在電影的首映夜,也不見人群出現,交通永遠是一大問題。」

然而,當地許多電影業者認為,交通擠塞只是阻礙各地觀眾光顧電影院的原因之一。其他因素包括票價過高、網飛(Netflix)和其他串流服務平台帶來競爭,以及電影院設計過時等,都令電影迷不願踏足當地電影院。

菲律賓奎松市QCinema電影節總監Ed Lejano認為現有電影院設施不合時宜:「即使是大製作電影,在一個700座位的影院都可能只見到3、4個觀眾入座。在網絡平台大行其道的年代,大型影院是不可行的。相反,你需要的是有更多特色的小型電影院,例如高質量的音效、數碼拷貝(DCP)投影設備和舒適的座位。」

Lejano也指出,菲律賓年輕觀眾的喜好改變也是電影院生意轉差的一個原因。菲律賓有一個相當強大的主流電影業,幾十年來都在製作以當代大明星擔任主角、逃避現實的浪漫喜劇。ABS-CBN電視台的電影分支Star Cinema,一直是拍攝這類電影的主要公司,佔本土製作市場八成份額。

不過,近年來這類電影出現票房收入嚴重下降的情形。這促使Star Cinema和競爭對手都嘗試拍攝一些題材較大膽及不同類型的影片。Lejano說:「由於千禧一代的喜好出現了變化,現時的浪漫愛情片已較過去的憂鬱和情感化,『從此幸福地生活下去』的情節已不多見。即使如此,今年大受歡迎的愛情片仍然不多。」

不過近期本地電影公司也有成功的例子。Viva Entertainment經營收費電視和電影發行業務,旗下的製作公司Viva Films除了《釣魚執法》外,另一製作也有理想成績,那就是浪漫喜劇Kita Kita,去年的票房超過600萬美元。Viva Films正在拍攝一套大製作的超級英雄電影《Pedro Penduko》,由Treb Monteras II執導,他的電影處女作《菲常嘻哈》(Respeto)在今年的鹿特丹國際電影節放映。

此外,一些電訊和數碼公司也開始投資電影業。Globe Telecom電訊公司旗下的電影公司Globe Studios,為Jerrold Tarog執導的大製作歷史劇情片《青年將軍高約》(Goyo: Ang Batang Heneral)提供資金。這部電影由Globe Studios與TBA Studio合拍,主角是人氣超高的Paulo Avelino,於9月初上畫,是2015年大熱電影《魯納將軍》 (Heneral Luna)的續集。《魯納將軍》的製作成本為150萬美元(8,000萬披索),票房收入有450萬美元。

網飛、iflix 和HOOQ的串流平台也開始投資在菲律賓製作的節目內容。然而,就像在其他地區一樣,他們的重點放在劇集形式的內容,而不是電影。HOOQ正在投資製作一套6集的迷你劇,被視為2013年Matti 執導的動作片《末日殺神》(On The Job)的續篇。不過,HOOQ最近宣布會安排第一集在電影院上映。

在今次研討會上,HOOQ菲律賓分公司的內容與節目編排總監Jeff Remigio表示,該公司在其他數個國家串流播放菲律賓的視頻內容,讓更多觀眾收看,至今反應不俗。他說:「我們有許多菲律賓電影和電視節目在新加坡和印尼很受歡迎。所有節目都有英語字幕,主題通常是普世適用的。總的來說,菲律賓的視頻內容似乎有一些他們深愛的元素。」

網飛最近獲得由Mendoza執導、當地電視台TV5製作的13集犯罪劇《藥命哀歌》(Amo)的國際版權,這個舉動惹起不少爭議。許多人權組織批評,這套連續劇明顯是支持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的非官方政策,包括對涉嫌販毒的人採取司法以外的殺戮手段。

無論菲律賓製片人的政治觀點如何,這個題材勢必引起他們的興趣,就像哥倫比亞的毒品戰為網飛的西班牙語系列連續劇《毒梟》(Narcos)提供了大量素材一樣。毒品戰本身就是國際關注的議題,事實上,任何涉及罪犯、腐敗警察和無辜局外人的衝突,都很容易成為動作片的素材。

為了使菲律賓電影業更多樣化,業者在研討會探討製作大型動作片、恐怖片和有關該國正在崛起的中產階層的影片的可能性,而不僅僅是關注不同範疇的貧窮問題。這些電影類型中,動作片無論是否取材於當地實況,始終是最容易銷售的片種。因此,業界下一個挑戰就是要提出具國際競爭力的構思和製作預算。

迄今為止,Matti採用這個方程式已有一些成績,他的作品《釣魚執法》能在北美洲一些電影院上映。但問題是,其他菲律賓製片人是否願意或能夠仿效他的做法?

照片:《化糞池裡的天后》是一部以貧窮問題為題材的菲律賓喜劇電影。
《化糞池裡的天后》是一部以貧窮問題為題材的菲律賓喜劇電影。
照片:《化糞池裡的天后》是一部以貧窮問題為題材的菲律賓喜劇電影。
《化糞池裡的天后》是一部以貧窮問題為題材的菲律賓喜劇電影。

菲律賓電影發展局舉辦的電影業研討會已於2018年8月17至18日在馬尼拉諾富特阿拉內塔中心(Novotel Manila Araneta Center)舉行。

特約記者 Liz Shackleton 馬尼拉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