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軟實力減退促使日本振興電影製作

日本電影的影響力和當地觀眾人數都有收縮之勢,引起日本電影業者關注。在日本政府和著眼海外市場的年輕導演支持下,日本電影業者正積極尋找聯合製作的機遇,嘗試開發新市場。

照片:《亞洲三面鏡2016:倒影》是東京國際電影節首部自製作品。
《亞洲三面鏡2016:倒影》是東京國際電影節首部自製作品。
照片:《亞洲三面鏡2016:倒影》是東京國際電影節首部自製作品。
《亞洲三面鏡2016:倒影》是東京國際電影節首部自製作品。

多部影片在今年東京國際電影節(TIFF)作全球首映,其中有一部是電影節的首部自製影片,由亞洲3位著名導演執導的3部短片組成,他們分別是菲律賓導演布里蘭特‧曼多薩(Brillante Mendoza)、日本的行定勛及柬埔寨的製片人索托.庫里卡(Sotho Kulikar)。

現在,亞洲一些電影節都有製作分段式電影,香港國際電影節也不例外。不過,東京國際電影節製作的《亞洲三面鏡2016:倒影》(Asian Three Fold Mirror 2016: Reflections)卻別具策略和藝術意義。為鼓勵日本電影製作人與亞洲鄰國同業合作,東京國際電影節遂與日本國際交流基金會亞洲中心共同製作該部影片,發揮示範作用。

日本國際交流基金會亞洲中心文化藝術交流計劃負責人Kazumi Inami介紹此次聯合製片的原因:「雖然日本本土市場依然龐大,電影製作人亦對國內票房感到滿意,但事實上日本人口正在萎縮。無可避免地,日本的電影市場和技術基礎亦將開始衰落。

「反觀韓國的情況則大不一樣,當地業界已經接受其國內市場相對較小的事實,因此早已將目光投向海外市場。」

Inami道出了日本政府日益關注國家軟實力下降的問題。雖然日本的電影、電視、動畫和遊戲產業發展蓬勃,但過去10年卻只能看著韓國佔據亞洲文化主導地位,至少在電影和電視節目方面,韓國無疑已經稱霸亞洲。與此同時,中國內地的電影市場規模已經超越日本,居全球第二位。2015年,中國內地電影市場總值68億美元,相比之下,日本市場總值僅為18.4億美元。

為扭轉這一趨勢,日本文化廳與日本電影發行協會(UniJapan)近期推出一系列財政優惠措施,目的是鼓勵海外製片商與日本電影公司合作。到目前為止,日本的聯合製作多以歐洲公司為合作對象。

今年較早時,日本著名導演黑澤清發布了他親自執導的首部法語電影《底片上的女人》(Daguerreotype)。該片於多倫多國際電影節首映,並在東京國際電影節上放映。目前,日本有少數製片人經常與歐洲同業合作,包括《底片上的女人》的聯合製片公司Bitters End,以及智利導演亞歷桑德羅.佐杜洛夫斯基(Alejandro Jodorowsky)最新作品《無盡之詩》(Endless Poetry)的聯合製作公司Satori Films。

然而,日本與亞洲鄰國聯合製作電影則要困難得多。文化差異、工作方式有別,以及日本製片廠和廣播公司依然主要專注於國內市場等,都成為障礙。

日本政府意識到國內製片廠無意發展海外業務,因此主動採取措施,並配合宏觀外交政策,決定專注推進與東盟國家的合作。由於東南亞各國的電影產業規模相對較小,且處於不同發展階段,因此相比高度發達的韓國電影業或急速發展的中國電影業,日本與東南亞國家合作有更廣闊的施展空間。事實上,多家韓國企業集團,特別是CJ E&M和樂天,已經早著先鞭,搶先在越南和印尼經營電影院,同時投資泰語、印尼語和越南語電影。

日本國際交流基金會亞洲中心於兩年前成立,其宗旨是通過於東南亞各國舉辦日本電影節,以及支持在日本電影節上放映東南亞電影,促進文化聯繫。Inami解釋有關理念:「東南亞電影在日本放映的機會仍然很少,通常僅限於電影節。

「同樣地,印尼和菲律賓等國家的觀眾可以觀賞到荷李活、中國和韓國電影,但卻鮮有機會接觸日本電影。我們的職責是把日本和東南亞的電影帶給對方的觀眾。」

除圍繞「亞洲三面鏡」舉辦的放映和座談會之外,「亞洲三面鏡」項目亦為東京國際電影節的「Crosscut Asia」單元奠定基礎。該單元每年均會集中放映一個東南亞國家的電影作品,今年共放映了11部印尼電影,包括妮亞狄娜蒂(Nia Dinata)作品《三個野蠻姐妹》(Three Sassy Sisters)的全球首映。

談到選擇印尼電影的理由,「亞洲未來」單元負責人Ken Ishizaka表示:「印尼電影業於2000年跌至谷底,但之後年輕一代的電影人如雨後春筍般湧現。」至於其他舉措,Ishizaka證實「亞洲三面鏡」項目正在物色第二批導演,至少到2020年東京奧運會之前每年均會舉辦。

雖然東京國際電影節整體偏重東南亞電影,但在東京灣人工島御台場上與電影節同期舉行的日本影視大賞(Japan Content Showcase),多位業界代表就日本製片公司為何疏於和中國同業合作而展開討論。雖然近年兩邊電影業都曾主動提議合作,但截至目前為止仍是只聞樓梯響。與此同時,中國與韓國已進行多次聯合製作,不過由於韓國政府決定部署薩德導彈防禦系統,中韓電影業的密切關係正遇上阻力,至少暫時如此。

在日本影視大賞專題研討會上,北京博納影業集團首席運營官陳永雄發言時提到,中日電影界進一步展開合作面臨兩項主要障礙,分別是華語電影在日本市場不受歡迎,以及日本憂慮盜版問題。

他表示:「約10年前,日本是全球最大的華語大片買家,一筆交易的進賬動輒兩三百萬美元。但是大約在2006年至2008年間,華語電影在日本突然就沒有市場了。我們無法確切解釋其中的原因,因為日本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市場。雙方停止了磋商合作項目,因為找不到在這兩個市場都能賣座的題材。」

照片:《你的名字》:日本年度票房冠軍。
《你的名字》:日本年度票房冠軍。
照片:《你的名字》:日本年度票房冠軍。
《你的名字》:日本年度票房冠軍。
照片:《狼的孩子雨和雪》:細田守的大熱動畫作品。
《狼的孩子雨和雪》:細田守的大熱動畫作品。
照片:《狼的孩子雨和雪》:細田守的大熱動畫作品。
《狼的孩子雨和雪》:細田守的大熱動畫作品。

此外,日本製片商仍然顧慮中國盜版猖獗的問題。相比之下,日本甚少盜版問題,影片在日本影院上映的時間通常比其他地區晚得多。日本還是DVD業依然蓬勃的少數國家之一,該國一直致力保護這個產業。陳永雄認為:「整體而言,這當中涉及缺乏信任的問題,因為日本人知道他們的上映檔期晚於其他市場,這只會助長盜版行為。」

研討會上其他發言人認為,仍有許多理由支持中國繼續嘗試與日本導演和製片人合作。香港製片人李少偉表示:「除了漫畫之外,日本還有很優秀的知識產權作品和很多其他材料值得採用。我們只須找到適合廣大亞洲觀眾的題材。」

李少偉的言論數天後便得到證實。中國導演陳凱歌於東京國際電影節為其執導的新片《妖貓傳》(Kukai)舉行新聞發布會。《妖貓傳》取材自日本作家夢枕獏的著作,目前正處於製作階段,是中國新麗傳媒和日本角川映畫的合資製作。

同樣,香港著名導演吳宇森目前正在大阪拍攝《追捕》(Manhunt),一部根據日本作家西村壽行的小說改編的動作驚悚片。影片雖由香港寰亞電影單獨投資,不屬中日聯合製作,但起用日本演員和製作班底。

在電影節的其他單元中,多場放映會和專題討論會均顯示,日本如今最強大的文化輸出產品是動畫而非真人電影,即使動畫大師宮崎駿已經退休。另外,電影節還推出細田守特集。細田守是享譽國際的動畫導演,其作品包括《穿越時空的少女》、《狼的孩子雨和雪》和《怪物之子》。外界一致認同細田守的成就很大程度歸因於其一直堅持沿用2D手繪動畫,而放棄採用荷李活盛行的3D電腦生成動畫。

東京國際電影節亦特別放映了新海誠的《你的名字》。這部動畫片講述兩名高中學生在睡夢中交換身體的故事,今夏發布後即成為票房大熱,並引來眾多影評人關注。這部電影非常成功,國際影評人更把新海誠封為「宮崎駿第二」。《你的名字》是今年日本的票房冠軍,票房總收入達1.26億美元。目前影片已銷售至80多個地區,將於全球各地上映。

照片:《無盡之詩》是日本和智利的合拍電影,較為少見。
《無盡之詩》是日本和智利的合拍電影,較為少見。
照片:《無盡之詩》是日本和智利的合拍電影,較為少見。
《無盡之詩》是日本和智利的合拍電影,較為少見。

2016東京國際電影節已於10月25日至11月3日舉行,地點在六本木新城露天廣場。

特約記者 Liz Shackleton 東京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